C&B15班《现代性与自我认同》备忘录

几米《星空》

最近重新拿起几米的绘本《星空》,一个孤独的女孩,眼中的世界,她这样描述自己和妈妈的关系,“我想我不了解她,她也不了解我”,这个孩子小时候曾经和爷爷奶奶在乡下住,她的心里始终在想念乡下大片的星空,城里的爸妈各忙各的,女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妈妈给她买只小猫陪她,却自顾自打电话,呼朋唤友,爸爸的报纸抬得老高,女孩连爸爸的脸都看不到…也许那是几米时代的台湾亲子关系状况,而现在城市里面的孩子依旧是这样,物质的极大丰富与情感的匮乏。

案例中17岁女孩,老T介绍看到她的第一眼这样描述,身上忧愁,灵魂昂扬,交流中的感受是,没有戾气,怨气,只是虚弱。

孩子成绩排名师大附中全年级第十名,与她形容为渣男的男生分手,描述自己近三个月来睡不着觉,把时间用在更用功的学习上。孩子在与父母相处中有负疚感,希望去住校,减轻负疚感之后才能痛快的死去。

房树人绘画中,房子被很多树包围,有窗子没有门,却有一个天窗,天窗的方向树木稀疏一些。老T补充说,当看见光的时候,树与树之间可以容纳无数的灵魂。

老T分享的几个要点:

孩子活在没有退路的世界中,成绩好,好强,颜值高,家庭环境好,父母却不了解孩子。

【孩子需要父母与她有力量感的联结,并且引导,父母爱自己,承受不了父母不懂自己的爱。】

她的心里只装着一个人,装不了世界,太多负能量。

物质丰富,情感脆弱,男朋友承担着原始母亲的功能,老T也强调这样的关系投射最好交给咨询关系来完成,咨访关系有设置,经由设置完成转化。

在一线工作中,也发现这代孩子的情感缺失实在很严重,要不父母太忙,委托代理人管理孩子,要么父母的陪伴没有太多品质可言,透过太多物质补偿孩子的缺失,孩子被物质,以及大人理解的爱所淹没,本真的他们是怎样的?父母不知道,孩子自己也不知道,连基本宣泄的出口都没有。

“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思贝尔斯就在其专著《什么是教育》中做了一组形象的比喻。

意大利教育学家蒙台梭利认为,教育就是激发生命,充实生命,协助孩子们用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并帮助他们发展这种精神。

这个问题值得父母们深思,一个个如花似玉的生命就这样折损,实则是教育中得不偿失的事情。

几米《星空》

回到课程:

第四章 命运、风险与安全

一个由风险和机遇构建起来的体系,它适应自然的支配和对历史的反身性建构形成的某特殊体系的必然伴生物。

命运(Fate)和天命(Destiny)在这个体系中不会受到任何作用,因为这个体系对自然和社会世界的开放式掌控而自行运行,未来的世界都有可能受到人类干预性活动的影响,这种影响的限度将尽可能地受到风险评估的制约。【这里吉登斯就显示出了他社会学的巨大的局限性,风险评估的制约是非常有限的,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运行,命运和天命这样的概念的却会在关闭性的系统中突出的展现出来,但是,在开放性的系统中不确定性的确是一个更为复杂的现象,但是,再不确定的开放式,它仍然是现象级的,而只要是现象级的层面,命运仍然是一个核心的认知维度,而且它也将超越现象级的认知维度,到先验这一级上,这一点就是哲学的锐利的地方,总结一下:现象级——经验级——因果逻辑与命运;现象级——先验级——非因果逻辑,经验的天花板与天命】

动态的反思能够调整我们的焦距,不断调整发射架,才能应对复杂的系统性运作,商业能突出表达现代性改变的快速度,老T在此处讲了咨询师的等级,我想商业领导人之间也存在这样的不同,是天分异禀,也是动态反思与调整的能力。

看清症状(占咨询师的80%);把握到症状背后的运作机制(20%的咨询师);内在机制中个人的气质形成的动力演化,这些内在机制中有本身这个人的性格、气质的整个结构,所形成的结构动力学的演化(5%的咨询师);关于命运、天命的问题,关于在系统中你被格式化,或有可能不会被格式化,你还保有你的那一点点个体化变形演化的那点空间,已经所剩不到0.5%的人在第五第六级自由攀爬。

到底能够思考自身命运与天命的是什么样的人?老T说在阅读《沉思录》与《荷马三千年》之后更深感悟,命运与天命属于远征者,更深了解灵魂的活性,以及变形的可能性,让这颗心可以走得更远,或者说知道自己能够走多远,在我研究星盘的过程中,也在感悟那个北交点的灵魂目标究竟是怎样的人群才能触及,能够触及到怎样的程度?32岁到40岁之间,有人完成了现实层面的建构,开始准备从舒适区迈向成就区,有人终身困在生存底层或者追逐更多的物质补偿,也就是困顿于舒适区,而有人还是更深发掘生命的能量朝向成就区攀登,当然,每个人的成就区依灵魂能量而定,随之,相应的资源和人际关系发生着质的改变,我在想无论成就的大小,能够触碰到命运都是一份嘉奖,从此,生命终将远征,我们开始更深思索我们能够为他人创造怎样的价值,小世界走向大世界的路上,生命的品质因此展开。

命运与宿命论的差异

命运被视为预先设定之决定论的一种形式,这个概念不仅还有一种不完全“确定的”未来之内涵,它还还有天命之伦理概念以及有关日常时间之深邃观点。

这里,深邃意味着这些事件不仅要依据他们之间的因果关系,而且还要依据它们在外部大环境中的意义来理解。

这里的命运和宿命论没有任何关联

宿命论是对现代性的抗拒,这种观念倾向于任何事件自由发展而抗拒对未来的掌控的倾向。

【宿命论一定是一种原始的未开化的原始思维,它组织着一种自我的深层理解和调动,我们看到那些原始的思维是如何将自我固化在一种混沌的混乱中的,自体障碍是一个重要的观察窗口,当你还没有演化起来,还是将生命演化起来吧!还不到谈宿命论的时候,当使命演化出足够的形状和升级的时候,或许我们才有机会去接近命运,否则,只有淹没在虚妄的宿命论中】

命运是关于未来的,也是关于伦理的——生命的价值,这是伦理的问题;而生命的方向,这是理想的问题。

而宿命论是对现代性的抗拒,是一种对未来可以掌控的倾向的抗拒。

【这里我也会想到,一个在原始结构中停留的人,他们的行为几乎是可预测的,甚至可以借由一张不动的星盘即可为其算命。】

马基雅维利使用“运气”与重大转向

基督教抗拒“幸运女神”,这主要是因为“运气”的观点暗示一个人可以不必作为上帝之工具来工作便得到思想。

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幸运女神只决定了我们行动的一半,另一半由我们自行决定,经常性地依据时间的变化来调整其行动的人便会获得成功【注意那伟大的一半的自行由我们决定的部分←看着我】

马基雅维利被誉为现代政治策略的鼻祖

政治决断力的实质:在采取了一个既定的行为之后需要思考一下下一步会怎样,并将这一可能性与其它所有可能性进行权衡斟酌。【看看,这才是政治,注意,这才是政治,注意这里的马基雅维利,恰恰。政治不是洗脑,而是一种更为复杂的系统思维,在某国讲政治就是洗脑,就是服从(称之为统治会更好),但是,作为现代政治的鼻祖的马基雅维利所讲到的政治是一种复杂的系统思维,是一种更为主体性的表达,是对世界更为复杂的认知,是对潜在风险的预估,是博弈论,到青年创业的今天,政治与觉悟,系统思维和格局,想象的深度理解与趋势的预测相关】

此处,老T在讲到一个女性的案例是说到,要害一个女人很简单,迷惑她并把她甩掉即可,他举例浮士德与格蕾辛的爱情,浮士德的伦理底盘让她不顾梅菲斯特的阻止,也要回去救格雷辛,他们有过美好的情感,美好的爱与感受,最终格蕾辛完成负M到正M的转化,升入天堂。在以上的ppt中政治决断力这个说法吸引了眼球,大部分的女人们困于情感发育中痴迷性依恋中,是不具备这样的决断力与现实止损能力的,格局感就是对现象的深度理解,也许女人们陷入长期精细的家庭生活之中,很难以系统性的视角感受自己生命的困境,这一点男性们一般都会敏锐太多。

风险、风险、再谈风险

在马基雅维利时代尚未出现一个能指代风险(risk)的词汇,该词汇的首次出现在欧洲思想史上要等一个世纪以后:19世纪。

在一个完全抛弃了旧有的、传统的行事方式的社会、以及在一个完全面临充满不确定性的因素的未来社会,风险便成为有重大意义的核心概念。

事物的开放性则要表达的是社会世界的可塑性,以及人类形塑我们所存在的外在物质环境的能力。

虽然未来日益被看成是内在的不可知的事物,同时日益与过往相分离,但,那个未来变成一个新的领域——一个具有反事实可能性的领域。

在一个命运已经消失殆尽的环境中,所有行动在理论上都是“可依据其风险进行估算的”(显然在这里吉登斯的局限性再次出现,未来总有无法掌握的,人类经验的天花板也同样会跟着人类的认知长高,而永远不可能为人类所征服)

抽象系统对日常生活的渗透,再加上人类知识充满变数之特征,意味着对风险的认知会深入几乎每个人的行动中。

赋权与专业知识之困境

你如何选择你的治疗?

在你理解不同治疗方法的大概脉络以及将这些方法与最早那位专家所给的建议进行对比的过程中,再技术化或者知识的再建构就出现了。究竟学者哪一种方法可能更为困难,因为她必须对解决问题的不同路径所提出的各式各样的主张进行权衡比较。此时,再无任何权威可供你去咨询了。【按你妈的意思回去练习大法还是进入现代性专业咨询体系中完成心智的发展,还是去找塔罗,还是去参加死亡清单的封闭性分享,这绝对是一个问题,这是T亲自经历的一个案例中情况】

斯多葛主义与宿命论的区别:斯多葛主义是一种人们在面临生活考验和时难是表现出来的坚强的态度,而宿命论就是命运的顺从和接受。

结语:

命运与格局感,政治决断力,系统性思考能力,远征,幸运女神与自由意志……

教育中如何更好保留孩子的灵性?让他们在未来有周旋的空间,我一直在尝试做这样的教育,虽然常常几乎要被时代或者集体潜意识中的阴影淹没,只要有一线希望,总有人会不懈努力,这个人,包括我~

几米《星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