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从甲骨文看人体的食用方法

  众所周知,汉字诞生于蒙昧时代,又得益于商人在甲骨上的刻画,使其能流传至今,犹可追踪溯源,窥见本来,如此,小子便与君等一瞥,寻看那一段艰难的岁月。

  话说商人尚鬼,周人循礼。商人尚鬼而近乎癫狂,周人循礼而规章有制。且不说周,更不叙礼,单说商人尚鬼,究竟其癫狂痴妄到何种程度?即以祭祀的种别来论,便多种多样,如选祭、周祭、望祭等,更遑论手段、目的,繁复叠加,林林杂杂。如向祖先献祭(选祭、周祭),向自然神献祭(望祭)。祖先分开男女,神祇亦分为祈祷或是问卜,所用牺牲、献法、数量、时间等均不一而足(上述结论还有待研究,目前学术上仍不够完全清楚)。

  再说说人殉与人祭的区别,前者发生在商王死亡之际,多在其墓冢旁举行,或以奴隶、战俘行献。后者视时间、位置方便,常以战俘行献。其中就有:人,女,执,母,妾,小臣,妻等人牲通名。通名之意,即不分奴隶还是俘虏。另有专名,比如羌,奚,姜(女羌曰姜),垂,尸等人牲,专指从其方国所掳来的俘虏。

  那么,具体又该如何展开呢?奈何史料亏缺,无法卒读,其中并无一固定线路勘引。小子不才,且说一家之言,比如单字,先溯其源起,解其本义,方解其个中的始末缘由出来。例如辜负的辜字,其甲骨原文为左死右古,死表意,古表音,是一左右结构的形声字,而非现行的上下结构。《说文》中解:“辜,从死。”即不难理解辜字现在多被用来指称罪或罚等之意了。

  闲言少叙。既商人献祭是为了享悦先王或自然神,那小子就按一道家常菜品红烧肉的做法(严谨起见,采用苏式红烧肉的做法,只煨炖,不熬糖色)来大略捋捋一名人牲被“食用”的过程,或除些惊怖与战惧,做玩笑耍子。

  好,先看杀法,见两个字:陷(埋)与沈。其最初的含义是,陷是将活人埋在土里献祭,沈是将人溺死在水里献祭。甲骨原文:“甲辰……至戊陷人” ——《甲骨文合集》1079,“……三牛,沈三牛,卯四牛”——《甲骨文合集》16189。两者意即:“活埋了一个人,淹死了三头牛来献祭”,及此,小子就联想到了一个词儿,沈薶,即沉埋。用其当埋首、埋没或深藏不露之意讲,一下就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说完杀法,大块肉做之前还要改刀,且看劈法。看个卯字,在上文中其已提过,为分开结构,左右各半。这里,如有在农村生活过的,多半都见过年下里杀年猪的情景,即展开联想,便那猪被宰杀以后,搁在案板上一剖两半的模样儿。对,这就是卯字本意,只被剖的还不全是猪、牛、羊等,甚多时候是人。怎样?有否对卯字有新的认知?见甲骨原文:“卯三羌二牛,卯五羌三牛”——《甲骨文合集》32093,什么意思呢?意思是用卯的方法向祖先献祭了“三个羌人和两头牛,五个羌人和三头牛”。

  劈杀完毕,这就准备佐料,油盐酱醋,葱姜蒜瓣儿,先把热油炝锅儿,肉要飞水,即下水小火煨了。按说煮法,看个而字,其意是将祭品烹煮之意,最早通胹(ér),在《说文》中有:“胹,烂也。从肉而声”。这里,且插个东周故事,大家耐心,那边肉在锅里炖着,说话儿工夫儿就好。

  却说晋国晋灵公滥杀,视人命如草芥。在《左传》有载:“宰夫胹熊蹯不熟,杀之,寘诸畚,使妇人载以过朝。”这里宰夫就是厨子,熊蹯就是熊掌。大意说:“晋灵公埋怨厨子,嫌其炖的熊掌不烂呼,就把他杀了,然后命人用筐把尸体从朝堂上抬了出去。”这中间,还隐藏着另一层含义,即晋灵公向当时还没有退朝的赵盾和士会示威,于是便有赵盾死谏,不成,弃家逃走。其族弟赵穿恨恼,就在桃园弑杀了晋灵公。只是后来,单单放了一个晋灵公身前的宠臣,屠岸贾。赵氏孤儿都知道吧,对,就是这文中赵盾的子孙,后来都被屠岸贾报复所杀,原因和这事儿有关。

  哈哈,扯远了,接说回来而字,见甲骨原文:“貍□羌,隻二十屮五,而二。”——《甲骨文合集》00499,前述不解,单说“而二”,即煮熟了两个,现还烂烂呼呼的,已脱骨入味,以资享用。

  怎样?这红烧肉你吃着滋味如何?还得味不?嫌腻?没事儿,不爱吃你扒拉开啊!做法就还有很多,比如箙(fú)法,可能是被祭祀者生前喜好腊肉,方法是要将人肉风干成肉脯,而后行献(所谓酒池肉林中的肉林,即是将肉脯挂在树上,可看作是最早的腊肉作坊)。比如□(左它右攴)法,即胣(chǐ)法,可能是被祭祀者生前喜好卤煮,方法是将人的肠子掏出整理干净后行献,文曰:“刳肠”,只就没有火烧,吃起来略齁得慌儿。都不赘述,还有兴趣者,可参看由郭沫若、胡厚宣编撰,于1978~1982年中华书局出版的《甲骨文文集》一书。

  最后,且不论那些祖先和神们都享用到了这碗红烧肉没有,却总逃不过世间一个轮回,见下图一字,终都尘归尘,土归土,复于尘埃。藉此,惟愿那些在艰苦繁难的岁月中间,被奉献的人牲们安息!

  参考文献:王平/【德】顾彬,《甲骨文与殷商人祭》,大象出版社。

  更多阅读,请微信搜索并关注公众号“墨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诗经全文及译文 《诗经》现存诗歌305篇,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共 500 余年的民歌和朝庙乐章,分为风、雅、颂三...
    观茉阅读 16,659评论 0 15
  • 文/栀紫 一些日子以前,我在北京的朋友那儿安静等待生日的到来。他们的住处挨着北京西站,楼底下来来往往的火车缓缓进站...
    栀紫阅读 81评论 0 1
  • 苦无 寺里的人都说那尊像叫苦无。 那是寺里唯一的一尊不放在室里的像。 形态乖张。 年关节间,来寺里求钱财,取功名的...
    群山赋阅读 100评论 0 0
  • 朋友圈,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地方 张小龙曾经说过:微信,不仅仅只是一个通讯app,他应该是未来的一种生活方式。自11...
    肥熊胖猫阅读 37评论 0 2
  • 时代与时俱进,男孩子们的撩妹方式却毫无长进。 互联网时代,80%的撩妹场所发生在微信。然而,生硬的试探,张口闭口「...
    林安阅读 84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