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的超女冠军,今月薪8000最穷只11块,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01

近日,某杂志出了一篇10年前的快乐女声冠军段林希的专访。

标题只有8个字,却非常犀利:快女冠军,月薪八千。

2011年她获得冠军后,曾经一度挥霍200万,背后的人性思考让人感叹。

如今,沦落为租房住的地步。

虽说租房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作为11年冠军的段林希,经过十年时间沉浮还在租房,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大红靠命,而段林希就是那一种命中不会红的人。

如果不是参加超女十年周年,或许早已经被遗忘人间。

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万人景仰,有人落入尘埃。

段林希恰恰就是后者,曾经在万人空巷的演唱会上成为主角,之后便如烟花落幕。

美之美已,实在太短。

再一次提起她,早已经被人遗忘,这号人物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在接受《智族GQ》采访之后,段林希对自己的人生,做了一个总结。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万人景仰的明星,这只是一个想要过好自己生活的素人。

在获得冠军之后,段林希迅速落寞。

可是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发展时期,再努力机会也不会再次到来。

02

事已至此,段林希也看得淡了许多,无论如何,生活都要过下去。

眼看她起高楼,眼看她楼塌了。

段林希从来都不适合娱乐圈,这是在获得冠军之后,很多人对她的评价。

她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很孤僻的孩子,唯一陪伴她的只有音乐,也就是因为这样,她走上了一条歌唱的道路。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如果没有那一场比赛,她估计早已经结婚生子,幸不幸福只是看自己的造化罢了。

一场比赛,把她卷入命运的另一个轨道。

那个时候,超女选秀已经家喻户晓,因为不想一直默默无闻,所以段林希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从海选开始,到进入决赛,段林希每天都在热火朝天地唱歌。

自己的名气,也一点一点打响。在那个夏天,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更大的舞台。

获得冠军的段林希,顶着蘑菇头,想要闯出自己的一份天地。

现在看来,她的定位其实是有一些问题的。

当时民谣吉他已经爆红,而段林希想要强行分一杯羹,就算是付出12分的努力,也只能获得很少的收获。

没有办法,人生从来都没有回头路。

03

舞台上始终只能有一个主角,那段林希只能是一个绿叶。

就算把自己染成红色,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因为自己的社交恐惧症,段林希强迫自己面对观众。

微笑之下,早已经是千疮百孔的心。对于她来讲,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逆天改命这些事情,只是极少人中的一个而已。很遗憾,段林希的运气早早用光了。

在那场比赛结束之后,作为冠军的她收到了赞美,同时也收到了很多非议。

本来就不善言辞,她一个人咽下所有的苦果。

再次提到段林希,甚至被别人称之为“捡漏王”,言外之意,她根本就配不上冠军的头衔。

如今,再一次面对这件事情,她也能够平静地对待,自己就是冠军,独一无二的那个。

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此时她一定能够坦然面对。

所有的荣誉消失之后,身边人都和她断了联系。

段林希狼狈地逃回老家,远离了大都市的她,没有了经济来源,靠着仅存的一些资源,倒卖过翡翠珠宝,甚至开过出租车,做过微商。

从没想过那个高高在上的明星,竟然会如此落寞?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个时候段妈妈和外婆,又因为心梗住院。

两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有时候她也在想,自己参加了那一个比赛,是不是真的错了?

最困难的时候,她卡里只剩下11块钱。

仅此一次,段林希再也激不起任何的水花。

好像是被时光磨灭了棱角,曾经说得豪言壮语,都变成了打脸的毒药。

04

那段时间,段林希把自己套在一个牢牢的盒子里,还好经过抢救,家人都平安无事。

等到那个时候,冠军的头衔所带来的流量,早已经消耗殆尽。

可是心有不甘,在妈妈的鼓励下,段林希还是选择北上,重新做回一个北漂族。

一切从零开始,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一个月的工资,在付过房租之后已经所剩无几,后来干脆搬到地下室去住。

从超女冠军到一个碌碌无为的青年,这之间的差别犹如跨过银河。

可是谁又知道,段林希内心之中,有多少的挣扎和无奈?

有人为她不值,有人为她惋惜。

但只要她自己觉得自己人生是充足的,别人的评论又有什么问题呢?

别人的人生是起起落落,而段林希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当时刚刚签约新公司的她,还没有到达北京,就收到公司的消息——北京的房租还是挺贵的,要不你就别来了。

没有流量,谁还记得你是谁?

尽管如此,段林希还是选择北上。

付不起租,那么就一个人住地下室,多打几份工作,几块钱的外卖匆匆扒拉几口。

重新回归,她已经不是另一个冠军,而是一个重新开始的素人。

这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

就算有的时候收入颇丰,可是扣除所有的东西之外,也已经所剩无几。

人来人往,潮起潮落,可能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而段林希找到了最烂的那一副牌,至于结局如何,那还要看他自己的努力。

作者:楚人

编辑:麦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