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过的地方》读后|是你住在过去里,还是过去活在你的体内?

鹦鹉螺的气室是大自然藏着的一门无声的课,教导我们如何运用过去:要住在最新的气室里,然后利用旧的气室,让自己浮起来。——《到过的地方》

-1- 调频转化

我们的旧伤、昨日的情感、过往的记忆都如同鹦鹉螺的气室,当我们能够住在当下,将经历转化为自我生命的智慧:

把哀伤转为感谢,把后悔转为现下的行动力,把错误变成经验,把过去的遗憾转为今天的珍惜,在讨厌中看见自己想要的,把嫉妒的转为欣赏的,把恨调频到放手和祝福,过去就“活”在了我们体内,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助力着我们行走。

昨天做了一个年中复盘沙龙,是自己想要花时间做复盘,一个人也是一上午,一群人亦是一上午,还能结识一群新人,碰撞一些新火花。念头一起,就开始坐起而行。

第一个Part是上半年的复盘,复盘是为了确立自己的起点坐标,知道自己在哪里。这样的视角来看待过去,自有启示。

有伙伴回应说:“整个上半年都感觉很混乱无序,一直泡在各种的事情里,没有这样的梳理,人很容易失去觉知的。”

这个功课在提醒我们觉知自己:我们是住在过去里,还是过去活在我们体内?

-2- 更新与进化

如果我们被困在原地,检查一下自己是否被过去定义?有多少现实的困境源于我们身体、思维、情感的惯性?我们有没有更新自己?

今年受疫情影响的时局,很多行业很多职场人创业者都遇到挑战,需要我们用不一样的自己来应变。

躺在惯性中做拉磨的老驴,越勤快越受苦,或耍赖撒泼、抱怨负气是容易的,疫情后期,每个行业都在进化和更新,在职场里存活下来的都需要面临“改变”的功课,跳出舒适区蜕变自己是辛苦的,既要面临未知,还要和惯性抗争,这确实是一场顽强的意志战。

不论是拥抱变化还是抗拒中被动应战,结果其实不会改变,就像这次让人类大疫考本身其实就是人类不愿意主动断舍自己的一些恶习而不得不被动应局的考验。但是过程的体验感会大不相同,是开开心心主动转身,还是痛苦挣扎着应变?

抱守自己以为的经验、身份才是理所当然的,才会感觉安全、舒适。然而我们是否看见自己的旧模式、旧标签、信念,其实就如同旧衣服,是否还适合今天的身材、气质和场景?

问一问自己:我们是不是还在用昨天的方式解决今天的问题,昨天的思维来调度今天的资源?

经历过而不耽溺其中,知道自己每一刻都是新鲜的,当下的,自己是一个动态变化更新的自己,而不是被昨天和经历定义和固化的标本。

-3- 断舍离

昨天不少伙伴都立下“断舍离”的flag我睡前也断舍离了一个手机的内存,里面还有很多当年对于当年的自己超有价值的课程,一直不舍得清理,今日算是彻底放下了。丢掉这一份羁绊的能量,我可以更轻盈的做当下这个自己。

当时想着有时间的时候要好好花些时间整理内化到自己的课程体系当中去,待今时再想起和检视,却已可以直接淘汰的资源了。

时代的需求在更新,我在更新,我接收的信息在更新,我的认知体系在更新,我身边的人也都在更新。

那些来不及消化的资源都不是你的资源,那些没有听的课都不会成为你成长的养分。让事物在必要之时在我们的世界及时流动、循环,能量的回流才会与我们的成长叠加。

断舍离要求我们时刻关注当下自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需要明确分辨的既不是“我”,也不是“物”,而是两者之间看不见的那个东西——关系。
断舍离这种方法论的终极目标就是——自在力。摘自《自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