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的以身相许

96
桃小毛 Excellent
24.5 2019.03.14 16:30* 字数 4434

(1)

当我醒来的时候,莫寒已经不在床上了。

昨晚的酒喝得太多了,我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揉了揉眼睛,我刚想起身,忽觉下体隐隐作痛。

我不由得心中一喜,幸好没有误事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莫寒君,看你往哪跑?

缩回被窝,一觉睡到了下午,我被肚子里的饿虫闹醒了。

手机上有两条信息。

莫寒:对不起美玉,我喝多了!

莫涛:美玉,想吃什么,免费送餐,上门服务。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冷面莫寒,唐僧肉已经被我吃到肚子里了,还说对不起!亏得本姑娘对你的一腔深情啊!

看来还是涛涛贴心,知道我现在最需要什么!

(2)

我和冷面莫寒,暖男莫涛,从小就是死党。

我死心塌地地爱着莫寒,莫涛死心塌地地爱着我。

其实我知道莫寒并不怎么爱我,至少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温度。

可爱情这东西,谁能说得清呢?

莫寒喜欢长发披肩,笑得要甜的大家闺秀型。

我偏偏是个古灵精怪,嘻嘻哈哈的刁丫头。

我在莫寒面前明明已经装得很温柔,很体贴,很听话了,可他却对我一直不愠不火,甚至还总是回避我的柔情攻势。

莫涛经常打趣我,美玉,要不你就退而求其次,从了我得了!

去去去!找准你的定位好不好,涛涛,你是我男闺蜜,知道不,不想办法帮我扑倒莫寒,整天只惦记着吃窝边草,没出息!

我点着莫涛的脑门,毫不客气地把他怼了回去。

莫涛虽然是莫家的养子,却天生一副好心态,我在他面前一直随性而为,本色表演。

莫寒高傲,莫涛随和,然而两人的兄弟关系却相处得非常好。

莫涛又开始给我上课,美玉,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追得太狠了,把我哥吓得直躲。爱情,就像是手里的细沙,握得越紧,流失得越快。

我白了莫涛一眼,知道什么叫水滴石穿不?就是99%的努力加上1%的运气,越努力越幸运,懂不懂?我就不信他是木头人!

莫寒要出国留学了,听说和他一起去的还有付家的千金付瑶。

我的危机指数嗖嗖嗖上升了好几个台阶。

那个付瑶早就对莫寒哥虎视眈眈了,不行,我必须要在莫寒离开之前吃定他!

(3)

莫寒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和莫涛在他的公寓为他饯行。

我私下恳求莫涛,成败在此一举!到时候你帮我把莫寒灌醉,但你自己可千万不能喝多,时机成熟你就先撤退,明天一早,你还要负责叫醒莫寒送他去机场。

莫涛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美玉,你真的想好了吗,何必这么做?

别废话,为了爱情,我必须搏上一搏,这是姐姐我的杀手锏了。

莫涛叹了口气,小声嘀咕,什么时候你能对我这样啊!

没错,为了在莫寒心中增加砝码,我决定以身相许。

隐约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开了好几瓶红酒,莫涛频频劝酒,我和莫寒不断举杯,或许是因为即将离别,莫寒竟然和我喝得十分痛快。

后来,莫涛好像摇摇晃晃地出去了。

我站起身抱住了眼前模模糊糊的男人,莫寒,我爱你!

我醉眼朦胧地送上自己的嘴唇,主动吻住了对方。

我也爱你!我听见他这样对我说。

(4)

莫寒走了。我的心也随着他走了。

可他的消息越来越少,最后,他不联系我了,我开始暴瘦。

我原以为自己把清白的身体给了他,他会读懂我对他的深情。

可是我错了。

我开始茶饭不思,人也变得沉默了。莫涛每天都陪着我,想办法逗我开心。

一个多月我就瘦了十公斤,我感觉自己好像得了厌食症。

莫涛非拽着我去看医生。

挂号,交费,抽血,化验,莫涛跑前跑后地为我张罗着。

最后医生把我叫了进去。

你平时月经正常吗?医生问。

我摇了摇头,经常不准时,有时候一两个月才来一次,这次好像有两个月没来了。

医生抬头看了我一眼,化验结果显示你怀孕了,孕期八周。你这贫血很严重啊,平时头晕吗?

我吓了一跳,想到莫寒的绝情,父母的指责还有舆论的压力,我稍稍平复一下心情说,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姑娘,你属于不易怀孕体质,又严重贫血,做人流会发生危险,而且容易引起继发性不孕,你还是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吧!

对,商量!这是莫寒的孩子,他可以和我结婚啊!我突然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似的,马上给莫寒发信息,告诉他我怀孕了。

隔了一会儿,一条回复进来了,做掉吧!给你卡里转了1万块钱,补补身体,对不起!

我抱着双臂慢慢地蹲了下去,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涌。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走到马路上的。

一直等候在外面的的莫涛追上来拉住我,美玉,医生怎么说?有什么问题吗?

我一句话也不想说,挣开莫涛的手,就冲到了马路中间。

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我忽然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朝滚滚车流中倒去。

(5)

睁开眼,周围都是雪白的墙壁。

莫涛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

美玉,我都要被你吓死了!千万不要想不开,什么事都会过去的!莫涛的眼底竟然泛起了闪光的东西。

我的眼泪静静地滑下来,莫涛,我必须得离开一段时间了,医生说我的身体不适合打胎,我…

别哭,别哭,莫涛手忙脚乱地给我擦眼泪,还有我呢!我不让你走,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美玉,给我个机会好吗?我愿意照顾你们!

我怔怔地望着莫涛。

莫涛见我不作声,着急地将右手举起来,美玉,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和孩子好的!嫁给我好吗?

我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美玉,不要拒绝我,我是真的爱你,为了你,什么我都不在乎!

我和莫涛奉子成婚了,莫寒没有发来祝福。

七个月后,我的儿子莫爱扬出生。对了,杨是我的姓氏。

婚后的生活,平静而美好。我的心也渐渐地安定下来。

莫涛是个完美的丈夫、合格的父亲,看着他和儿子欢乐的嬉戏玩闹,我的嘴角都不由自主地上扬起来。

莫涛没有失言,他很宠我,什么事都以我为主。

有的爱是一见倾心,有的爱是日久生情,我对莫涛的那种爱始于感激,可最终还是被他的真情慢慢融化了。

我渐渐地恢复了刁蛮少妇的本色,可心底却永远烙下了一块不可示人的伤疤。

(6)

莫寒与付家千金在国外成婚并定居了。

我想也许永不相见才是最好的结局。

转眼我的爱扬就上了小学。

这天,我牵着爱扬的小手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妈妈,我想吃爸爸做的糖醋排骨,妈妈,晚上我要爸爸陪我睡,爸爸讲的故事可好听了!

好好好,老娘我这样辛苦侍候你,也没见你说过我半点儿好处!我故作生气的样子。

好吧!妈妈是天下第一大美女!爱扬嘟起嘴巴不情愿地说,可我还是想让爸爸陪,因为他辅导作业时从不凶我!

我拍了拍儿子的小脸,小屁孩,果然都爱糖衣炮弹!

回到家一开门,满屋子都是浓重的烟味儿,莫涛并没有如往常那样在厨房忙碌,而是坐在沙发上抽烟,茶几上的烟灰缸满满的都是烟蒂。

干什么?莫涛,让我们被动吸烟等于你主动谋杀好不好!我一边换鞋一边叫了起来。

儿子,你先回房间,我有事情和妈妈商量。莫涛掐灭了手中的半支香烟。

我打开所有的窗户通风,还不忘责怪莫涛,干嘛,饭也不做,孩子也不管,从来没见你这样过,怎么了,天塌了不成?

莫涛拉着我坐下,郑重其事地看着我说,美玉,莫寒回来了,他要见爱扬!

什么!我反射般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见,他想见就让他见啊!凭什么?当初是他亲口说不要这个孩子的!

莫涛叹了口气,美玉,我也不想让他打扰我们的生活,不想让你再回想到从前,可是,莫寒得了癌症,已经到了晚期,他说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见孩子一面,否则死不暝目!

他不是绝情嘛!绝情谁不会,你告诉他,让他死了这条心吧,我和孩子都不想见他!我恨恨地扔下这句话就进了房间。

(7)

我和莫涛还是带着爱扬走进了莫寒的病房。

病床上削瘦得如一段枯木的莫寒与我记忆里那个高大帅气酷酷的形象大相径庭。

莫寒没有开口,眼泪先流了下来。

美玉,谢谢你!谢谢你!莫寒盯着小爱扬不住地喃喃自语。

可能是医院沉重压抑的气氛令爱扬反感,只呆了一会他就非要出去买冰点,莫涛只得领他出去了。

美玉,我对不起你!离开的那天早上,莫涛把我从床上拽起来,当我看到睡在旁边的你时,我一直都是懵懵的!莫寒有些激动。

唉!我叹了口气,当时怀孕后给你发消息你回复得那样绝情,我简直活不下去了,是莫涛在关键时刻接住了我!

回复,什么回复,我是后来才听说你是奉子成婚的,我还纳闷你怎么如此善变呢!

莫寒紧紧抓住床单,手上青筋突起,他满脸都是懊悔的神情,我知道了,美玉,是付瑶,信息一定是她回复的!我和她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看来真是报应啊!

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家属请注意点儿,病人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能太激动!

我站起来去拿纸巾,想给莫寒擦擦眼泪,慌忙之中碰掉了推车上病历本。

对不起,对不起,我捡起散落的病历递给护士,忽然扫到上面的病人信息,莫寒,性别男,年龄30,血型AB。

我一下子愣住了。

(8)

莫寒安心地走了。

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常态。

莫涛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好。

我却对他再也没了感激,还经常出言讽刺他,莫涛,我是多么幸运才遇到你这样有气度的男人,替别人养儿子还如此的甘之如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莫涛仿佛被刺痛了,美玉,你这是怎么了?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这样自揭伤疤你不难受吗?我不想和你吵架!

我开始咄咄逼人,揭伤疤怎么了,只有血淋淋的伤疤才能让我看清伤害我的人是谁!

莫涛垂下头去不再作声。

电话不合时宜地铃声大作。

什么?好好好,我们马上过去,莫涛放下电话就去拿茶几上的车钥匙,美玉,快走,爱扬出车祸了!

当我和莫涛赶到医院时,爱扬已被推进了急救室。

望着匆忙进出的医护人员,我全身无力地瘫软下去。

莫爱扬家属,小孩血型特殊,现在急需输血,你们谁是RH阴性血?医生在急救室门口大声说。

我是孩子的爸爸,用我的血!莫涛二话没说就进了急救室。

(9)

莫涛无力地躺在病床上打点滴,医生从他的身体里抽取了800毫升的RH阴性血。

我静静地看着莫涛,他面色苍白,不断地冒着冷汗,他用乞求的目光盯着我,干裂的嘴唇动了又动,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这个男人为了救孩子已经不要命了。

我没有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莫涛,你好好休息休息,什么都不要说了,我都知道!

莫涛还是可怜巴巴地看我,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出去。

好了,我已经不怪你了,乖乖睡一觉,满血复活之后你要接着照顾我和儿子!

莫涛终于满意地沉沉睡去。

爱扬恢复得非常好,很快又去上学了。

莫涛却变得象做了错事的小媳妇似的一直努力地讨好我。

不止抢着做饭做家务,每天晚上连洗澡水都给我放好了,在床上更是卖力表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心里的不安。

我决定和他好好谈谈。

(10)

一天晚上,温存之后,疲倦无力的我窝在莫涛的臂弯里。

莫涛,爱扬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真相呢?

我明显感觉到莫涛的手臂一紧。

美玉,对不起,很多次我都想和你说出实情,我害怕你会厌恶我!更害怕你会不要我!莫涛一脸沮丧,声音越来越低。

这种混水摸鱼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谁给你的胆量啊?

莫涛搂紧我,你还不了解我嘛!当年我哪有那样的胆量啊,莫寒喝多刚出去,你就对我主动投怀送抱,一个吻就把我吻懵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乖乖地从了你。

什么?啊啊啊!我一下子掀开被子,光着身子骑到莫涛身上就开始打他,你倒是会往脸上贴金,我那时根本看不上你好不好,还主动勾引你,呸呸呸!

莫涛长臂一揽就把我压在了身下,老婆,你刚才主动勾引我的样子好可爱!我们接着来!

……

芙蓉树下,我悠闲地靠在藤椅上吃点心,莫涛和爱扬在草坪上踢足球踢得热火朝天。

突然肚皮处传来拳打脚踢的感觉,我轻笑着拍拍圆滚滚的肚子,莫小扬,踹我干嘛!急什么,有你出来踢足球的那一天!

微风轻抚,白云慵懒,谁的青春不曾张狂,没有那次阴差阳错的以身相许,怎么能有现在一家人守在一起的圆满呢!

鸡毛掸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