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5我

原本计划晚上带着儿子一起骑车去参加读书会的,却因为儿子的不同意,我渐渐进入自己的对抗模式,半梦半醒间对儿子诸多不满纠缠不休。

回看这短短地4个小时之内,我的委糜、抱怨、受害、控制……我看到没人与我在一起的痛,我看到没人愿意主动选择与我在一起的痛,永远我只会在可以被派上用处时才会被“呵护”被“停留”被“陪伴”……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这是一个让我心碎的世界……

我不愿意去面对这些,我努力去改变一切,努力抗争,即便如此,结局始终不改让我钻心地痛。

我想找人救我,可我知道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救我。

我想逃离孩子,可孩子孤身一人竟己无处可去。

与孩子的互动中一个个小小事件,一面面镜像 ,照见一个又一个让我无法去触碰生疼的自己。

孩子,我嫉妒你与伙伴的亲密,我嫉妒你与Ta人热络的互动,我嫉妒这些亲密、热络的对象不是我,我愤恨自己被隔离被冷落,我爆怒在你的心里我不是唯一,我爆怒在你的心里我居然无足轻重到可有可无……

为什么我不是唯一,为什么还有Ta人存在于你我之间,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不可以!

我看到我的纠缠,心疼如此疯狂的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完完全全地与我在一起,不夹杂任何,完完全全只为我在这里,可那种求而不得的绝望与痛……

倔强如我、执着如我、疯狂如我、绝望如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