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王姨的故事

1

晚上8点半,小区的花园里,大妈们跳舞的曲子还剩下半支,很多阿姨的脸上还流露着意犹未尽。

花坛旁边,一号楼一层,靠近花园的窗户里有个人影在晃,王姨正在对着镜子化妆。唇膏是烈红色,一点一点的抹在嘴上。头发高高的扎了个马尾,短款的皮夹克已经穿好,紧身的牛仔裤,绷的两条腿笔直。

几分钟后,王姨在门口蹬上了那双略旧的短皮靴,摔上防盗门,和进楼的刚跳完舞的大妈们互相调笑招呼着走出了楼去。

小区门口,一辆把手高高翘起的摩托车停在那儿。王姨出来以后,接过头盔,熟练地坐上了后座,“轰”的一声,摩托车的尾骨带着巨大的噪音绝尘而去。

2

周围人都不知道王姨今年具体多大,只知道她退休后,又被现在的公司返聘了回来做些会计工作,一个礼拜去公司一两趟,月底跑趟税务局就可以。

今天是周三,是王姨在单位的日子,马尾辫同样高高的扎起,一身浅灰色的西服,精神的套在身上,里面的白衬衫领子上挂着工牌,袖子高高卷起,就跟美国电影里,拿自己和下属都当牲口用的女boss一样。

王姨的性格干脆痛快,公司里的小姑娘都爱和她待着。一个包子头穿大格子呢子裙的小姑娘正在跟她叨叨:

“姐,你知道吗?产品那边来了个新经理,真正的青年才俊,好几家大公司都呆过,老板重视的不得了,给我们几个部门挨个介绍,说过两天还要给他办欢迎会,吃完饭还要再玩一晚,姐,你也来嘛~”

“叫姨,没大没小。”王姨笑骂

“就是,没礼貌。”旁边一个清汤挂面头,穿着干练的姑娘对包子头甩了一句,转头对王姨说道:“你看她现在的样子,是犯了春心了,不过她呀,根本没机会,这青年才俊和他女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不过姐你那天也来玩嘛”

“你也没规矩,吃饭我就不去了,不过你们要去酒吧玩儿的话,说不定咱们能碰上。”

3

王姨一直没结婚,也没有孩子,当年下海扑腾了些年头,因为玩儿心大,生意也没有个什么结果,倒是这两年,被一个老朋友叫到公司去帮忙。

跟王姨相熟的朋友总说她身上有三大猜不到,所以最爱让新认识的人猜他的职业和爱好,年龄也想让猜来着,不敢。

她是真动手打啊!

王姨说话办事儿都干脆,加上可能是爱玩儿所以心情一直不错的缘故,并不显出丝毫老态,眼角的纹路有,但一点儿都不明显,人们自然猜不出她的年龄。即便知道了大概,看她的谈吐做事,也想不到他做的是和数字打交道的会计,自然就更猜不到她的爱好,是晚上去酒吧或者迪厅,听电音和跳舞。

4

李帅刚刚年满三十,从小成绩优异一路,高歌猛进,名校出国,在某藤校毕业之后,在美国打混了两年,之后毅然回国,女朋友是在国内找的,最近已经准备要结婚。女朋友人又美又甜,是个闻名的乖女。

李帅的哥们常跟他说,这样的生活,要是再不知足,老天爷会让雷公劈死你的,李帅也这么觉得。不过他最近却有点不爽,因为他自己有一笔积蓄,想要回国来开公司,但丈母娘催着要让在北京买房,女朋友也完全站在丈母娘那边,由此两个人产生了一些矛盾。目前正在冷战当中。

5

公司的欢迎会后,老板特批了一笔钱,让一群年轻人去酒吧乐呵乐呵。李帅想要借酒消愁,也就没有十分推辞。

大家见他兴致不高,就都上来闹酒,因为选的酒吧是王姨常来的,所以自然也跟着一块认识了,李帅也觉得王姨这样的人,在国内确实少见,又觉着她性格豪爽,也就跟这位新认识的姐,连连碰杯,大家笑闹一番,心情就越发好了。

酒多走肾,厕所去也。

李帅踉踉跄跄的往厕所走的时候,心里还在自嘲的想,要是这会儿碰上我媳妇儿,那才叫狗血呢!

6

嗯,狗血。

然后胳膊就被人一把攥住,转头看是一个高大的长发青年,脖子上腰上都挂着链子,叮铃咣啷得有个几斤,李帅打起精神,以为碰上找事儿的了,刚想动手,就听见耳边响起了这样的话:

“我叫高山,以后就是小雨的老公,我打算带她走了,本来她是要和我悄悄走的,但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毕竟你俩还没结婚,今天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小雨,以后是我的媳妇儿,也让你见见我,要动手,还是怎么着,你说出来,我接着就是。”

李帅看着高大青年,再看看他背后的小雨,眼睛低垂,默不作声,脑子用力的转了转,心琢磨,这是遇上不要脸的流氓了,心理苦笑了一下,就把拳头递了过去,后边的事儿就不太知道了。

7

过了些日子李帅才把事情弄明白,铁链青年是小雨的青梅竹马,俩人一直不错,直到青年才俊李帅回国后才被丈母娘拆开,挑了他这个“高枝”,谁知道“高枝”同学回国后连房也不买,自然心里不痛快,这才被一旁紧紧盯着战况的铁链兄钻了空子,重新夺回青梅。

真够狗血的。

李帅琢磨。

李帅来现在的这家公司纯是帮忙性质,他的主要重心还是打算放在自己的公司上,虽然这家的老板一直试图用感情去把他留住,但他态度还是挺坚决的,经过这么一闹,自己的公司也打算推迟些日子再做,请了长假,约好在网络上帮忙处理一些事情,加上进来听说,王姨他们要自驾远走一趟,就约了一起,准备散一段时间心。

8

李帅和王姨他们一群人自驾旅游,一路上穿戈壁住帐篷,湖边钓鱼,草地烧烤,车顶上看星星,帐篷里抓羊肉,玩了个不亦乐乎、不知归处。

一个月晃眼就过。回来歇了几天,李帅约了王姨,到他们当时初见的那个酒吧喝酒。

“姐,喝酒”

王姨笑了笑,喝了半瓶百威;

李帅张了张嘴:

“姐,喝酒”

剩下半瓶没了;

李帅眉头拧到一块儿,

“姐,喝酒”

王姨抽光了半杯洋酒;

李帅还想说些什么,王姨抬手制止了他,笑着说道:

“我对你词汇量的匮乏感到遗憾。”

不等李帅搭茬,就接着说道:

“你送送我吧!”

9

两人来到酒吧门外,一辆哈雷机车停在门口,车上坐着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帅哥,长发,束成了马尾,绕着嘴的一圈白胡子修的有型有款,军绿色的夹克外边儿,套着一件坎肩儿,脚下的军靴,把裤子塞在里面,李帅打眼一瞧,心想:这大叔真酷。

看着王姨,嘴里说的却是:

“姐,老头身上兜儿够多的呀!”

“没规矩,叫姨”

王姨笑骂一声,然后轻轻地抱了抱李帅,拍了拍他的后背,没有说什么话,就这么走了。

李帅摸了摸兜,掏出了王姨给他塞的老款三五,点了一支,看着坐在哈雷后座的王姨,戴上头盔,然后“轰”的一声冲了出去,心想这就是一幕好莱坞电影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咳嗽了两下,盯着红红的烟头,翘起嘴角,乐了:

“嘿,真够冲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