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ight写作打卡—W6)谁说“莫愁前路无知己”

        小时候,朋友于我而言,只是一个简单的词语。我可以轻松的背“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我也可以随口一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更相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所以,整个小学初中,我对友情的理解永远都是淡淡的。我跟着我姐屁颠屁颠的去闺蜜家串门,也帮着她迎接来家里的朋友,我不理解她们哪里来的那么多促膝长谈,哪里来那么多离愁别绪,和我的小学初中挥挥手不过是云淡风轻。

        庆幸的是,我的高中班级,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大家异常团结。渐渐的,我对老师,对同学才生出了友谊的情愫。以至于很多年后,我怀念得最多的就是我的整个高中阶段。那些一件件的小事,让我回忆起来的时候却总是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大约我们很多同学都与我有同感吧。所以很多年后,只要一声召唤,大家总是忙着来一场小聚,那些几年里不曾说过几句话的同学,在日后却总能一声呼唤,就能不遗余力的帮着你,这也许才是朋友,以至于最近几年,我觉得自己朋友越来越多,可以吃饭,可以喝酒,可以聊天,可聊那人生不如意事,掰着指头一算,大多是高中同学,隔十年后,因为同学,见面竟然毫不陌生,那些平时的隐忍和艰辛可以尽情释放,毫无虚伪。

        十几年前的同学,再联系时历经岁月沉淀,不用任何费力讨好的经营,就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不知道是青春年少时,我们在简陋的宿舍里用开水在脸盆里烫出的质朴的酸辣粉在岁月里酝酿成了人间罕见的美味让我们不舍至今,还是因为睡觉讲话被老师要求在操场上跑步时共同欣赏过最美的月光,也许又是因某个难得的课间我们曾为抢一张乒乓球台差一点引发了与别的班的一场班级大战让我们难忘那青春少年,亦或是那一年的元宵节操场上,我们一起煮了一锅最简陋却最幸福的汤圆,还有那一场最美的篝火晚会……总之,无论是我们中的谁,再见面,总会如此深情的回忆那剪不断的流年。我最喜欢那一句“愿你归来,仍是少年”。每一次,我只有在你们面前,才是那个高谈阔论,毫无拘束的少年。我想,这样的你们,应该都是属于我的朋友和知己吧!

          年龄的增长,足迹从四川延伸到北京,却又悄悄的溜回四川,偏安一隅。从懵懂、无知口不择言到谨言慎行、唯唯诺诺也不过是几年的光景,再历练到沉默是金也不过是更短的岁月而已。那些好不容易在工作中找到的闺蜜一个又一个离开,偶有发泄的窗口便一次又一次关闭。每一次,我总是跟她们说“不诉离殇,祝你幸福”。而自己却在某个地方独自落幕……从此,等一场朋友相聚的盛宴越来越长,那些青春年少里以为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终于在我的而立之年后戛然而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