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是政府腐败、社会诚信的终极解决方案

红会挪用捐款的丑闻大家都在新闻看到过,还有政府这个协会、那个协会变成某些利益集团或个人敛财的工具也时常发生。原本这些政府机构设计是用来帮助社会部分人群(弱势群体),但在运作过程中成为了某些权力群体的敛财工具。这里原因是政府监督机制的缺失,又或者说监管方面存在困难,让某些人既是裁判又是球员,让人有机会打"假球",即使在法律已很完善的资本主义也偶尔会看到政府官员腐败的新闻。

这些政府腐败问题在我们这或外国资本主义都存在,只是多还是少的问题。俗语说:只要让她有犯错的机会,人们就会犯错。这证明这类问题在人类社会,不管过去还是现在政治、社会制度下实在难以避免,即使有严谨社会法制法规等手段,由于其维护这些法制和法规也需要很大的成本,所以在操作上也存在困难。而区块链这种技术,这种完全靠技术的手段也许给我们提供一个革命性的解决方案。

用通俗例子来表达区块链技术与我们现有模式的不同,比如我们要给某山区小孩发起一次募捐活动,现在方式是由组织者去收捐款者的现金或者银行转账,然后组织者把钱汇总通过银行转给山区那边的一个接款的机构或者代表,代表再把钱给小孩的家人或直接帮小孩处理这些款。 在整个链条每个过程有如下出错机会:
1)组织者可能:收款统计错误、人为贪污了部分捐款
2)银行有可能:各种系统或人为原因导致款项延迟到账、甚至丢了
3)接受方可能:收款后挪用、贪污款项
过程中涉及的人或机构越多,就越有可能出问题,一方面是人会犯错(也可能有意犯错)、IT系统也有被黑或出错情况。

现在我们用区块链技术再来复盘以上例子是如何处理的(这里并不打算讲解区块链,要了解区块链原理 请自行搜索了解)。 接下来讲采用区块链后的过程, 同样的我们要给山区小孩发起募捐。在区块链场景下,我们每个人包括组织者、捐款者、受捐者都会有私人钱包(当然这是个虚拟钱包,而且很容易创建,只要在网上下载然后创建即可,无需到所谓银行申请开户),每人都自己保存打开这个钱包的钥匙(而且只要这个钥匙能够开钱包,其他任何机构都无法打开)。捐款组合者可以创建一个捐款智能合约(想不到更好理解的名字,暂且叫智能合约),该合约是所有人都可以往里面转账捐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因为智能合约已指定了目标,捐款最终是会到达受捐者的钱包,过程没有任何人为干预过程,所有都是通过算法和加密技术来保证可靠性(区块链技术可以做到,但本文并不会讲解区块链为什么能做到),因此可以极大提升效率和避免人为干预。

具体对比原来三个角色的情况:

  1. 组织者:任何组织者和机构都不能接触捐款,不管任何情况,由于智能合约明确写明到达方,组织者无法干预过程。
    2) 捐款者:因为区块链的匿名性和交易透明性,捐款者可以知道自己捐款是否明确到达收款者的钱包,同时别人不知道自己的交易记录。
    3) 银行:在区块链背景下,无需所谓银行,区块链采用去中心化方式运作,不会因为某些电脑出问题而不能运作。另外采用的算法技术保证过程无法破解和造假。(这些都已经在比特币这个区块链的特别案例得到验证)
    4)接收方:接收方实际就是受捐者自己,所以只要她不把自己钱包钥匙告诉别人或弄丢了,任何人都动不了她获得的捐款。

以上是区块链技术最基本的应用场景,其核心通过去中心化的分布式共识来实现信任,不依赖与任何某个人或者机构、电脑或服务器。

在区块链场景下,理论上不需要银行、红十字会等机构,人们可以自由的交易。这可能会被误解为无政府主义,但现实也不会往无政府主义发展,因为从历史发展看,社会变革不可能短期就发生巨大变化,特别是在社会政治层面。最有可能的方式是在社会运作、业务运作上进行效率提升,这种效率提升一开始可能不是政府驱动的,而是由企业推动的,企业采用采用区块链技术后能极大降低企业间、企业内的运作成本,从而反向推动政府监管层面进行采用。

政府腐败、社会诚信问题的最重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归根结底是信息不透明和能够被擅改。而区块链技术的不可擅改和交易透明恰好解决这个问题。传统模式的之所以不透明是人为制造的,因为要满足权力机构或特权人士来管理社会。时代车轮不断向前,技术带来的变革趋势不可逆转。区块链也许是互联网对社会变革后的一重大变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