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小事

20201203

《西安》

离开西安4年,回归后依旧如同未曾离开时那样熟悉,对面小区楼下沿街开满了各种店面。

晚上,小区门口齐刷刷的摆着各种摊位,一个挨着一个,白天可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我和胡哥最喜欢逛摊位,虽然冬天很冷,也依旧享受坐在室外吃一份冒着热气的美食,更多的记忆留在那里,总牵着你。

记忆里的冬天好冷,小时候经常冻伤手脚和脸,不仅要穿厚厚的棉衣,还要带帽子带手套包围巾,除了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其他都已经藏在里面。

我内心不喜欢冬天,所以喜欢呆在南方城市,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在外几年很少睡过踏实好觉,伴随的还有持续性的腹泻的问题,看了中医,试着更换向阳的居住房间,改变饮食,都没起到什么根本性的作用。

没想的事,回到家乡后,睡觉格外踏实,睡醒后格外清醒,就连容易腹泻的问题也自然消失,更加奇妙的更是手脚冰凉的问题改善了很多,也没有那么怕冷了,手始终暖暖的。这让我对冬天有了很多好感,同时明白了什么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这陕西身陕西胃,能够治愈的还是陕西的水土和饮食。

《去富平路上》

2020年12月2日

西安小雨

准备早早去富平医院看望弟媳,快要升级当姑姑的心很是激动,提前一天晚上买了腊牛肉和桶子鸡,切好装在饭盒里便出了门。

坐上去富平的班车,发现基本都是年龄比较大的人,应该是这个时间段年轻人都在上班。检票大姐大声指挥乘客放置行李和上车,这很有陕西味,大嗓门似乎是陕西人的自带特点。

上车一会人就差不多坐满了,车开始前进,我的心情也随之更加激动,一方面是可以见到爸爸妈妈,另一方面迫切见到弟弟和弟媳希望赶在生产之前到达。

上车睡觉是我的看家本领,车启动后我就开始睡,听着车内的嘈杂声醒来发现到了一个下车点,该下车的人下了车,司机喊着:"把安全带不要扔在地上,放在到座位椅子上。"

过了1秒,司机火了,带着自我的判断更大声喊着:"是不是耳朵聋了,一点素质都没有。"

全车的人顺着司机的喊声看向后面,有个人的安全带悬挂在空中,挨到了地面,他一脸懵逼,应该自己不知道司机说的是他。大家一起望向他时,他才意识到并拉起了安全带,司机这才回归座位开始继续前行。

很快到了富平,拦下一辆出租,是个阿姨,上车后习惯的用普通话说了下车地址,突然发现在这样的氛围里说老陕更加适合。阿姨用手机放着广播节目,遇到路况不好的问题,喊着这日他妈的,我没有震惊只是有点尴尬,因为许久没有听到过有人会带这样的词,差点忘记了这个词不止是骂人的,还可以当做日常自我情绪调节词存在。

阿姨说话把我带进了浓浓的家乡氛围里,我下车时已经开始用家乡话交流,县城很小,10分钟左右就到了目的地,起步价5元。

我下了车,正在往车厢尾部走去,显然阿姨忘记了我还有个行李箱,我在后面追着招手,一时间竟然忘记说话,她应该在后视镜看到了我急切的样子,停下来我拿了行李直奔医院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