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04)

“宫哥,有啥事儿,你说吧。”

“洛儿,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昨天我听说你俩在一起了,我是挺高兴。然后我就想,能是哪个妞儿……哈哈,然后就随便问了一嘴,结果别人说……”

“说啥?”叶洛打断了他。

“倒没啥,说她是挺漂亮,但之前……有点儿不太好的事儿。”

“哈哈,宫哥,我懂你的意思了。”

“是,我知道你懂,你也听说了吧。我说这话倒没别的意思,我主要是希望你好好的。”

“哎呀,知道了,社会我宫哥,你对我还不放心吗?”

叶洛是听说了一点关于玫瑰的事。可是人言可畏,叶洛也懂。叶洛这个人对待感情很单纯。无论是爱情,友情,只要是他看重的,他都选择相信。

“叶洛,你不爱交朋友吗?”

“还好吧,朋友不多不少。”

“我是说,你好像不喜欢和女生交朋友。”

“有吗?”

“我看你就不太喜欢和女生说话似的。”玫瑰耸了耸肩。

“有点儿吧。”“为什么问这个?”

“没,我就是看你一天除了打球就是看小说,不干别的……”

“谁说的,我还学习呢!”

“是,你学习,我知道。”

“不像你,都不用学习。”

“不用学习?你想说的是不学习吧。”

“我以为你不用学习。”

“什么叫不用学习?”

“就是那种……”

“行了,不用说我也知道,我不是不用学习。我是不喜欢学习。”

“不喜欢学习?那以后怎么办?”

“以后?没想过。”“你怎么和老师一样?”

“谁和他们不一样了……”“我说的是,不学习你以后干什么?”

“其实我的理想挺简单的,就是找个喜欢的人,然后结婚。”

“结婚是你的理想?”

“怎么了?”

“没什么。”

“那你呢?学习是为了什么?”

“为了某些人吧。”

“某些人?比如你喜欢的人?”

“嗯。”

“你一定有喜欢的人吧。”

“原来你是想问这个……”“没有。”

“那你一定有喜欢过的人吧。”“给我讲讲吧?”

“没有。”

“算了算了,我就是随口一问,没有更好。”

“嗯?”

“没事,嘿嘿。”

玫瑰上课时总是小声儿地叫叶洛。而叶洛一回头,就会被叫起来回答问题,可他根本不知道老师问的是啥。

下课了叶洛问她干嘛,她总会说:”就只是想叫你的名字,不行呀。”玫瑰从后面用两条纤细的胳膊揽住叶洛的脖颈,用下巴抵在叶洛肩膀上。

玫瑰经常去球场给叶洛送水,而且只买百岁山。

“你咋又来了……你看着我我紧张,球都拿不稳。”

“谁看你了,有个女生让我给你送瓶水。”“怎么让我碰上了,真是醉了……”

“什么?”

“没事儿,好好喝你的水吧!”

“别骗我了,水是你买的吧!”

“你瞎了?我只给你买百岁山!我哪知道那是谁。爱喝不喝。”

“我不喝。”“你告诉我是谁买的,我还回去。”

“爱还不还,”“随你便!”玫瑰把谁丢给叶洛,转身走了。

“哎等下,你别生气啊!”

叶洛环顾四周,注意到两个女孩儿在不远处看他,两人回过头正要走。

“喂,等一下!”叶洛跑上前去,“这种事以后不要再做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虽然叶洛没有和玫瑰在一起,但是玫瑰总是吃他的醋,这让他感觉玫瑰这人真的挺有意思。

学校的喇叭里传出了要办足球赛的消息。

“无聊。不办篮球赛,办什么足球赛……”叶洛靠在座位上,两只脚搭在桌上,看着《且听风吟》。

“原来你也在这儿。”玫瑰逃了课间操,没想到叶洛也偷偷溜回来了。

“是啊。你也逃了?”叶洛把书放在书桌上,把搭在书桌上的两只脚放了下来。

“你不知道,跑这破操,把我的脚后跟磨得疼死了。”玫瑰说着把帆布鞋脱了下来,不停地揉着脚后跟。

“好像磨破了吧。”叶洛看见她的脚跟处好像有血。“袜子的腰儿这么低,你还穿帆布鞋。”叶洛说着把书放下,蹲下来给玫瑰检查伤口。“都磨破了,你等我下。”

叶洛说着在书桌里翻了翻,找到了碘酒和棉签。

“你从哪整来这些东西?”

“先别说话。”叶洛说着便把玫瑰的袜子脱了下来。

“洛哥,你……”

“嘘。”

“先晾着吧,”“你咋不穿运动鞋呢。”

“你……”玫瑰有点受宠若惊。

“我什么我,咋了?”“乐于助人,我的本性。”叶洛抬起头,两人的脸差点儿贴在一起。叶洛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玫瑰,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东西。

“瞎想什么呢。电视剧看多了吧。”叶洛收拾好东西,起身坐在座位上,拿起书,两只脚又搭在了书桌上。

“切,瞧你那傻样儿,我想啥了?”玫瑰撇撇嘴,“喂!足球比赛你参加吗?”

“参加啊。”

“我都想到你踢球的样子了,”“肯定超帅。”玫瑰说着把叶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花痴吧你。”

“你才……”

“等下!我得去厕所了!班任要回来了!”

“今天跑操又有人没来,”“别等我点到你的名字你再站出来噢。”班主任在讲台上显得很严肃。

没人回答。

“行,没人承认明天就加几圈,一起跑噢!”

叶洛瞥了眼玫瑰的座位,站了起来。”老师,是我。”

“又是你。”“剩下那个呢?”“不承认的话,那我就让叶洛……”

玫瑰也慢慢站了起来,“老师,我……”

“你怎么了?”“剩下那个是你?”

“不是,老师,她的脚受伤了,我刚才看见她一瘸一拐地走回来的。”

“叶洛,我问你了吗?我问她呢!”

“老师,剩下那个是我。”

“你的脚受伤了?”

“嗯。”

“行,那就让他自己跑吧。”

“老师,这次跑几圈儿?”

“几圈儿?你小子,很能跑是吧?行,这次不用你跑了,运动会的5000,正好没人报呢,你报了吧!”

“5000?……”

“嘀咕啥呢?咋的,怂了?”

“怂?我什么时候怂过?”

“别吹牛!”

“参加就参加,谁怕谁?”

要说叶洛这人,多少有点儿喜欢逞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管你说什么,得是正能量!” “对,不能因为搞对象耽误了学习……” “不是不能因为搞对象耽误了学习,最好别搞!搞...
    一抹白月光阅读 594评论 0 51
  • “没有。” “还没有,”“行吧,”玫瑰撇撇嘴,“不过,你昨天好帅呀。” “昨天?哦,你是指班会?” “嗯嗯,你说的...
    一抹白月光阅读 509评论 0 46
  • 北方八月的天依旧让人感到燥热难忍。窗外的树叶已经卷了起来,操场的跑道似乎快要被晒化了。数学老师在讲台上一边擦着汗,...
    一抹白月光阅读 644评论 0 53
  • 写于多年前。 (创作背景):是在秋天落叶铺满地的时候,心里酝酿着这个故事,可是一直没时间提笔构思,转眼已是深冬,怕...
    却悔阅读 725评论 0 0
  • ■为什么有的气球可以飞? 一个夜晚,我们一家四口到鼓楼溜达了一圈,一个奶奶正吆喝着卖气球,看看妹妹,小手指着社会人...
    韩HY雨阅读 9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