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读《罗马人的故事》波斯战争和希腊

96
雪主沉浮
2017.03.16 17:23* 字数 3549

一场战争的开端,总是需要一个缘由,或为扩张领土,或为争夺财富,或为昭示权利。公元前5世纪前,由波斯帝国发动的入侵希腊的战争也同样是如此。已征服东方的波斯帝国准备向西方扩张势力。

之所以向希腊入侵,理由有二。其一是爱琴海一带的繁荣经济引起了波斯的觊觎之心。其二是宗教因素,波斯帝国信仰道德之神阿胡拉·玛兹达并以此为傲,认为道德之神优于希腊信仰的诸神。因此,波斯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希腊应该接受被其统治。

所以,波斯战争不仅仅是一场以抢夺经济为主的战争,更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战争。

作者认为,战争,通过追踪它是如何进行又是如何处理战后事宜,可以了解到一个民族的风格。而且,为了要理解罗马人,不能不首先理解希腊人。

而波斯战争作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全希腊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事例,最具有参考意义。


波斯战争的开端

波斯战争首先爆发于小亚细亚西岸。

起因是波斯国王强迫当地城邦将民主政体改为君主政体,但以米利都为代表的爱奥尼亚地区予以坚决抵制。为了对抗波斯帝国,米利都人向军事国家斯巴达请求军事支援,遭到反感民主政体的斯巴达人的拒绝。最后,同是阿卡亚族的雅典和埃维厄提供了援助。

然而,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波斯帝国用了不到4年的时间,在公元前494年打垮了爱奥尼亚希腊人。

从米利都人军事求援这件事上可以窥见希腊人的独立心和自主意识,以及城邦间各自独立、各自为政的松散关系。

此外,还间接表明了斯巴达人和民主政权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已初现端倪。


攻占爱奥尼亚地区的经历,让波斯国王认识到征服希腊不仅要有军队,还需要辅以外交策略。

在公元前490年,波斯国王大流士通过向援助爱奥尼亚的城邦国家派遣大军,表明波斯的敌人只有雅典和埃维厄。初期,这一策略的确卓有成效。埃维厄很快就被波斯攻占。随后, 波斯将矛头直指雅典,并在阿提卡地区东岸的马拉松平原成功登陆。

于是,这一次,换成雅典向斯巴达请求援助。虽然不像米利都人那时直接拒绝,但斯巴达也没有行动的迹象。

先不提雅典的危机。从提出外交的策略可以看出波斯国王颇具见识,在首次交锋中,他能够发现希腊城邦之间的缺陷,并适时加以利用,攻占埃维厄,压制雅典。

另一方面也说明,希腊这种国体虽然是民族的共同选择,但其危机自建国之初就已是如影随形。


波斯战争的转折

回到波斯和雅典的对峙。

此时,出任“国家战略官的”10人中恰好有极富决断力的米提亚德。他通过在马拉松平原拉长战线,在左右两翼布置精锐部队的战术,成功夹击了波斯军,使波斯海、陆两军撤回东方。

马拉松战役以雅典的胜利而告终。这场战争最重要的意义不只是击退了波斯军,更传递了一种精神,在东方百战百胜的波斯军并不是所向无敌的常胜军。

此外,还有一个著名赛事因马拉松战役而生。马拉松之战胜利后,一名雅典士兵跑步回到雅典传递捷报。这一庆贺胜利的方式后来演变成奥林匹克马拉松比赛。

雅典的胜利,不只是鼓舞了雅典人民,更是给予希腊全体城邦国家以信心。另一方面,雅典迫在眉睫的事便是制定应对波斯的战略方针。和无数有权利之争的政权一样,此时雅典内部分成了对立两派:稳健派和激进派。

这种对峙暴露了雅典、也是希腊民主政权的一个弊端,即派别对立以及领袖个人的权利竞争意识。


此时,领导稳健派和激进派的分别是阿里斯德岱斯和特米斯托克力斯。激进派的特米斯托克力斯主张将雅典军事力量的重点放在海军上,通过增强军备提高自我防卫能力。

为了排挤稳健派的阿里斯德岱斯,特米斯托克力斯利用陶片放逐法驱逐了他。随后,他在雅典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先是储备军需财力,之后大力发展制船业,达到一年可造三层浆纸战船200艘的程度。

这一时期的雅典,完全超越了同时代的迦太基,成为地中海世界实力最强的海军大国。

雅典原本就是沿海城市,特米斯托克力斯通过发展海军来增强军事力量的想法并无不妥之处。在之后和波斯帝国的战斗中,彻底发挥雅典海军的强大战斗力,为取得波斯战争的胜利做出巨大贡献,充分说明了特米斯托克力斯极具远见卓识。


波斯战争的高潮

公元前480年,马拉松战役10年后,波斯帝国卷土重来,此时波斯国王是继承了大流士遗志的薛西斯。

波斯国王薛西斯率领30万大军和1000艘战船大举进攻,目的和10年前一样,为了显示波斯的实力,继而离间希腊各城邦国家的关系。不过,这一策略如今已经失效。

和10年前的入侵不同,这一次的战争代表着不同文明之间的对决。在雅典和斯巴达的带领之下,希腊的城邦国家纷纷响应号召。在独立心旺盛而协调性欠缺的希腊,在捍卫希腊人的独立和自由的旗帜下,实现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团结。

希腊联军由雅典的特米斯托克力斯指挥,他制定了陆军防御+海军伏击的作战方案。陆军方面由斯巴达王列奥尼达率领的300名斯巴达士兵和4000名伯罗奔尼撒士兵据守关隘,海上伏击则是由以雅典海军为主力的希腊联军舰队负责。

但是,有句话说的很对,在战场上发生什么事都不稀奇。

虽然特里斯托克利斯的战术无懈可击,也在海上成功阻止了波斯海军,但在陆地上,由于斯巴达的增援部队却未能及时赶到,致使斯巴达王列奥尼达和300名斯巴达士兵全部牺牲(4000名伯罗奔尼撒士兵遵王命撤退)。

斯巴达勇士的壮举震惊了全希腊。他们让全希腊人知道了连斯巴达人也会为了希腊的自由和独立而殊死战斗。面临危机的希腊统一战线因而不再动摇。


波斯战争的终结

希腊面临的最大危机是领土的三分之二被波斯军占领、征服。

特米斯托克力斯始终坚信,对于擅长陆地作战的波斯军,把胜利寄托在海战上,几率会更大。为此,他将雅典居民送到萨拉米斯岛,将雅典彻底变成一座空城,让所有的雅典战士都守在战船上,等候迎接最后的决战。

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萨拉米斯海战”,仅花费一天时间,波斯军队就被雅典重装步兵和海军士兵击溃。从此,在爱琴海上的波斯舰船就彻底消失了。

虽然第二年,波斯帝国又一次发起进攻,最终仍是落得溃逃回亚洲的结局。

在有了上次战争大捷的经历后,这一次希腊各城邦国也都迅速地行动起来。海战方面,特米斯托克力斯再次实行了将雅典变成空城,采用海上作战的战术。陆战方面,由斯巴达王普萨尼亚斯任总指挥,率领5万希腊联军击败波斯。

随后,希腊转守为攻,以雅典海军为主力,向东越过爱琴海,攻打小亚细亚,逐一收复了爱奥尼亚地区的失地。

波斯战争于公元前478年结束。

至此,确立了雅典人在海上,斯巴达人在陆地上的绝对霸主地位。对希腊人而言,爱琴海再次成为自己的内海。

波斯战争是希腊的胜利,也成就了希腊城邦代表雅典和希腊。但是,对于一个民族而言,战争的结束宣告的不是终结,更是重新开始。


一场战争的胜利,不仅能够给予一个民族信心和荣耀,同样也会带来新的忧患。

就像雅典的内政有党派之争一样,在波斯战争中取得突出贡献的雅典和斯巴达,同样要面对一种权利之争。这就是造成雅典和斯巴达持续47年冷战的导火索。


波斯战争后的希腊

波斯战争之后,希腊开始有了忧患意识,各联邦国家一致认为有必要成立一个永久防御体系,“提洛同盟”因此而诞生,共有200多个联邦加入“提洛同盟”。

由于在波斯战争中,雅典海军起到决定性作用,所以各联邦一致认可同盟的主导权便应该属于雅典。因此,同盟的议长权、同盟舰队的最高指挥权和资金支配权由雅典一手独揽。

雅典真正成长为一个霸权国家。

然而,希腊人的缺乏协调性的特点在战争结束后再次复燃。斯巴达人不满雅典主掌主导权,因而拒绝加入同盟。

于是,由雅典主导的“提洛同盟”和由斯巴达控制的“伯罗奔尼撒”同盟正式决裂。在海上,雅典越来越强大。在陆地上,斯巴达越来越强大。

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希腊强国开始了持续47年的冷战状态。


在雅典,恢复和平的国内不免又开始了政治斗争,这一次的主角依然是特米斯托克力斯和阿里斯德岱斯。

在波斯战争中,激进派特米斯托克力斯通过海战击溃了波斯,他更坚信大海才是雅典的出路,主张继续加强海军的力量。

不仅如此,他的眼光看的更加长远。

他看到了雅典和斯巴达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为了削弱斯巴达的力量,他极力促使“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成员脱离斯巴达,建立民主政权。他还鼓动斯巴达国内的农奴希洛人进行反抗。

特米斯托克力斯试图从内外两方面削弱、瓦解斯巴达的力量。为此,他需要更大的权利。但是,他的眼光虽然看的足够长远,却忘记了眼下的政敌-以阿米斯德岱斯为首的稳健派。

就在特米斯托克力斯为了推行自己的政策而不断奔走的时候,以阿米斯德岱斯为首的稳健派正在谋划将他赶下台。稳健派以他敌视友邦的名义,利用陶片放逐法将其驱逐出雅典。

就在公元前471年,大败波斯的第7年,特米斯托克力斯被逐出雅典,他的极具远见的政策最终未能实现。


在驱逐了特米斯托克力斯后的10年间,雅典一直处于稳健派的统治中,雅典的战略也只针对波斯,并一直将斯巴达视为友邦。

在阿里斯德岱斯退隐后,由马拉松战役的胜利者米提亚德的儿子西门继承领袖地位。但西门的统治未能持续下去,民众派此时卷土重来,登上政治舞台。

从此,开启了著名的伯里克利时代。

阅读记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