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深缘浅,我自安然

岁月的渡口,晃晃悠悠

青葱的年华,无论有多葳蕤繁盛,也会渐行渐远,渐离渐逝,最终泯然于时光的弄堂口。

繁华终将落幕,喧嚣也会归于沉寂。

曾经躁动的心,不安的灵魂也会在岁月的悠悠里蜕变成波澜不惊、素朴恬淡。

看过的景,交过的人,经过的事,走过的旅程以及那些听过的或褒、或贬的声音,沐浴过的温暖或凄冷,都只是人生长篇里的句段标点,成长、成熟的必备养分。

回头看时,仅此而已。

无人可以一生顺畅永无遗憾,走过的路就如天之阴晴,月之圆缺,花之开谢,轮回里蕴藏着时序轮转、生息长灭和交替变幻。

大师作画题字,须臾方寸间也会用留白衬托出架构美、意蕴美和让你遐想的空间。

人生之憾亦如是。

南宋马远的一幅《寒江独钓图》,寥寥几笔勾勒出一翁、一船、一钓竿,再用清浅疏淡的笔勾出微波几许,再无多余笔墨,却让观者顿生空阔寂寥、寒江浩渺感。

是寒冷萧瑟?是空疏寂静?还是悠然闲适,亦或是遁世逃离的悠悠然?作者之用意藏于画间,观者解语却不尽然。

这就是留白之美。遗憾如留白。

人生正因有遗憾才能映衬得到之惊喜、收获之满足、拥有之幸福、开心之乐趣、成全之大美。

故而,有憾胜似无憾,有憾更胜无

没经历过失败的人不知道成功的不易和艰难,没经历过失去的人不知道拥有和失而复得的欢喜,没淋过雨的孩子不知道伞的价值和意义,没被生活使过绊子的人不知道走平路和被人拉一把有多难得。

拥抱自己的平凡,感恩曾经的际遇,珍惜目前的拥有,安享当下的一切,才是活着最大的价值和意义。

缘深缘浅,我自安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