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带血的棉签治愈了我的死亡焦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特别忌讳在路上遇到戴黑袖章(服丧期内)的路人。迎面走来,本来满面春风的我,看到了笑容都会有些凝固。我会去联想一些晦气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我一生都无法跨越,并因此会感到无力、无望。

恼人的是,遇到这种人的频率还总是在当我几乎要忘记这件事时,就会遇见一个,似乎挥之不去。有次在地铁里遇到一群玩Cosplay的小年轻,那么多角色,站我旁边的偏就是死神,她的镰刀尖尖还时不时地戳到我地上的背包。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昨天在公司楼里,心情很愉悦地刚走出自动扶梯,就看到地上一根带血的棉签,我居然又不由自主地浑身一紧。我问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1,我现在这个年纪,为什么一直会对这种我一生都无法超越的恐惧反应这么大?这种反应在提示我什么?

2,我为什么要这么抗拒一个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3,做些什么改变,能让我比较坦然地接纳它?

答案浮出水面。

我现在想象如果再遇到带戴黑袖章的人迎面走来,我会生出感谢的心,感谢他们来提醒我:刘咏霞,人生无常,活出你自己,常珍惜,常感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