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九章 爱的缠绵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情人岛上

全章目录


该看的都已经看了,该玩的也都玩了。明天将要告别这美丽的小岛,陈嘉豪和依依却都莫名地伤感起来。他们眷恋着小岛的迷人风景,更眷恋着在一起的温暖和美好。

陈嘉豪和依依坐在餐桌前,互相注视着对方。他们是恋人,却更似夫妻。陈嘉豪把菜谱递给依依,她点的却是他爱吃的菜。感动和深爱同时上演。

“想着明天将要回去,心里就很难受,好想和你一辈子生活在这小岛上,打鱼为生也好。”依依的眼神有些哀怨。

“是呀,如果我们能厮守在这小岛上该多好呀!和你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陈嘉豪叫服务员拿来一瓶可乐给自己,又专门帮依依要了一杯温热的椰奶。

依依觉得很奇怪,陈嘉豪来这里几天了,一滴酒都没喝过。看来他一出远门倒挺自觉的。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来过一次,以前和爸爸妈妈舅舅他们一起来的。我觉得这里挺美的,就想和你一起再来一次。”

六点十分,他们已经吃完晚饭。他们哪里都不想去,相互依偎着回客房休息了。

打开电视,刚好在播放少儿节目。不知为什么两人都没有要求换台。看着小朋友们唱歌做节目,依依的脸上现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眉眼中带着甜蜜的笑意。

是啊!小孩是可爱的天使。他们那天真无邪的脸上,总能让人看到世界最美好的一面。

陈嘉豪并排坐在依依的身边,望着电视,却将手放在依依的小腹上,轻轻的抚摸着。

“我们在一起两个月了,你怎么都没怀上呢?”

“喔,我吃了避孕药。怎么,你想让我未婚先孕吗?”

“别吃药了,如果有了,我们就结婚。”

“什么意思?如果没有呢,就这样一直玩下去吗?”依依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

“我已经想好了,回去我们就订婚。我不想再过这种分分合合的日子,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他认真又严肃。

“你们男人啦,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你看小普多惨。”

“世上有坏人也有好人,你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嘛。你和我相处这么久了,难道还不了解我吗?”

“嘉豪,我不是怕你变了,我是怕世界变了。”

陈嘉豪将依依揽在怀里,轻抚着她的脸。其实,他能理解她的担忧。人有时候说变就变了。就像他的爸爸一样,一个看上去多么善良,多么正直的人啊!可他却在外面有了二室,竟然还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十岁,女孩八岁。

为此,陈嘉豪的妈妈一直耿耿于怀。吵也吵了,闹也闹了,就是舍不得离婚。为了赌一口气,她想尽办法服用各种补药,一心想着生个二胎。为了和小三抗衡,为了能给陈嘉豪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她到处求神卜卦,可就是怀不上。

天不随人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生气,她愤怒,她成了怨妇,她终于把自己气出病来。

自从得知妈妈生病了,陈嘉豪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以前他玩世不恭,不求上进,与世无争。可当她看到妈妈因为病痛和感情的双重打击,所遭受的身心剧痛。他的心中就激起一股无名的怒火。

陈嘉豪认为,妈妈所受的苦,都是爸爸一手造成的。是爸爸将一个原本完美的家庭推向了深渊。如果他一心一意爱妈妈,体贴她,关心她,妈妈是不会生这种病的。

如果有一天妈妈真的离他而去了,他将不再是稳坐江山的太子爷。家里的财产将会被分成三份,而他也只能得到其中的一份。

以前陈嘉豪从不关心钱财的问题,因为他明白,家里的所有财产,理所当然都是他的。可当他得知突然凭空窜出来两个小家伙,可能要和自己分财产,他的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就像小时候堆在房间的玩具汽车。尘封在那里,不碰它也不想理它。可当有一个外来的小朋友想要拿走它去玩,他哭着闹着也要抢回来。

以前妈妈不同意他和依依来往,也正是担心依依看中的只是他家的钱财,而不是他的人。其实妈妈的担忧自有她的道理。爸爸一开始也是很爱妈妈的,他的目的达成以后,他就变了。这让妈妈非常难过。她不相信自己认认真真爱过的男人,会说变就变了。她曾经高傲的像个公主,如今却成了遭人可怜的病妇。

陈嘉豪已经想好了,他得趁妈妈还健在,快点结婚生子。他要提前一步长揽公司的大权。也只有和依依快点结了婚,安稳地放她在家中,他就可以了无牵挂地好好工作。

如果妈妈没有生病,爸爸没有外遇,他也许还会再玩上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都有可能。除了妈妈,他从未想过,在女人身上寻找安全感。

现在,陈嘉豪担心妈妈一旦提前离开了,家会变成别人的家。所以他必须快点结婚,既使家里发生了变故,未来的女主人也应该先是自己的老婆,而不是爸爸的小老婆。

听了陈嘉豪的一席话,依依感到很震惊。她想不到,一切会突然变得这么复杂。生活就像浩瀚的大海,表面平静,下面却是波涛汹涌。

原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穷人有穷人的烦恼,富人有富人的悲哀。

世界上本无好人与坏人之分。在利益面前,好人也许会变成坏人,坏人也许会变得更坏,好人也许还是好人,坏人也许会变成好人。好人和坏人从来不是一句话就可以概论的。

人性的丑恶,并不是与生俱有的,为求得某种利益,适者生存。有的人可能会变的更好,而有的人却会不自觉地变坏。当我们能够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偏见就会减少。

依依的脑海里不断出现着各种复杂的幻想。她够体谅陈嘉豪的痛苦。其实,只要陈嘉豪是真心爱她,既使他是个穷光蛋,她也不在乎。她愿意为他受任何的苦,她只想要他全心全意地爱她。

一定要得到对方的真心,这是陈嘉豪和依依所持有相同的爱情观。爱情在精神层面上,他俩是门当户对的。

“你还想郑辉吗?”

“这么久了,你还问这么没有意义的话。”

“做我女朋友,我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但如果要做我老婆,就一定要全心全意对我。”

“从决定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我就把他忘了,你还不满意吗?”

依依真的有些生气了,她将脸扭到一边去。她觉得又恼怒又莫名其妙。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这么不信任自己。这让她感到很委屈。

望着她生气的样子,脸都气得胀红了,嘴也撅了起来,连呼吸都拉长了。陈嘉豪倒觉得依依现在很可爱。

如果她不生气,他就会和自己生气。但他却不向她认错,他觉得自己说出了任何一个男人想对妻子说出的话。现在他还没有给她任何名分,却理直气壮地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

陈嘉豪将依依的脸,用手轻轻地扳了过来。他们疯狂地拥吻,翻云覆雨地缠绵在温柔乡里。爱的海洋又将他们摇摇晃晃地,载去那遥远的地方。

她是真心爱他的,既使他不认错,但只要一靠近他那温暖的胸膛,她就瞬间原谅了他。依依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纵容陈嘉豪,但又没有办法继续使着性子。也许这样会惯坏他,但爱让她没了脾气。

远处,海浪拍打着礁石,一浪接着一浪。它将所有的激情,用简单又粗暴的方式,深情而绵长地赠予礁石,执着而辽阔。

依依安静地枕在陈嘉豪的胳膊上,温柔地环抱着他的腰。以前陈嘉豪每次缠绵过后,都要抽上一根烟。这次却只拿了根烟放在鼻孔前闻了闻,又放回了烟盒。

“想抽就抽呗,闻什么呀?”依依故意打趣道。

“诶,为了你们母子健康,我决定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他按了一下摇控器,又打开了电视。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这么得意。”依依浅笑着。

陈嘉豪拿着遥控器不停地调换频道,夜深了,并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突然,一个美女扭着妩媚的身姿,在屏幕里搔首弄姿。陈嘉豪不再换台,目不转睛地瞅着屏幕。

“色狼。”依依望着陈嘉豪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半批评半开玩笑。

“欣赏一下美好的东西嘛,怎么就变成色狼了?”陈嘉豪迅速换向下一个台。

“以后除了我,不准你对别的女人抱任何幻想。你对我专制,对自己也要严格一点。”她义正言辞。

“过些天,我和你一起去你家里,看望一下你的父母。我们先把结婚证领了。”陈嘉豪伸手关了灯,紧紧地将依依抱在怀里。

“好吧,正人君子。”她柔声细语。

夜温柔而宁静。月亮在云里自由穿梭,草儿和树木都尽情地舒展绿叶,演绎着生命的华美。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