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宋王朝(第二十三章,第四节)

              第二十三章 澶渊之盟化干戈

                          第四节 幸澶州

再说契丹,见和谈不成,加上先锋将领萧挞览等本不同意议和。十一月六日,萧挞览等辽军拥兵攻瀛洲,知州李延渥率军击退,辽军大败而逃。

赵恒闻辽军进攻,在寇准督促下,十九日 赵恒命李继隆为驾前东面排阵使、石保吉为驾前西面排阵使,先行统军赴澶州。二十一日,赵恒终于从开封启程北征。

二十四日,赵恒在禁军的扈从下,进驻韦城县(河南滑县)第二天,温度骤然下降,天寒地冻,冷不堪言。左右内侍给赵恒戴貂帽、穿皮衣。

赵恒拒绝道:“臣下将士皆苦寒,朕安用此?”众将士听说后,都高呼“万岁”。赵恒也算演了一出和军士同甘共苦的好戏。

这时王继忠第三次派人送来书信,请求和谈。赵恒大概被契丹的反反复复惹恼了火,对宰相寇准道:“王继忠多次说契丹想和谈,如今河面结冰,谁知他们的和谈有无奸谋?我们应该加强防备!”

寇准对赵恒的这个表态,当然十分高兴,立即附和道:“目前敌人已至深州、祁州以东,我方大军在定州及威虏等地,东路别无驻军。应一面调天雄军步骑万人,驻守贝州,派孙全照指挥,遇敌掩杀;另一方面招募民兵,深入敌后,袭击敌人据点,兼以报告敌情,这样就可以振奋军威,安定人心,打乱敌人的军事部署,并可与刑州和沼州的军事据点构成犄角之势,以便攻守。万一敌骑南下攻人贝州,即应增援定州,向东北进攻,牵制敌人后方,使敌兵不敢纵深作战。”

同时寇准特别强调指出:“为了鼓舞士气,争取更大的胜利,陛下必须渡过黄河,到达澶州,亲临前线”。

另外,寇准派人到河北把农民中的优秀青年组织起来,加以训练,发展民兵队伍,并规定:河北民兵杀敌,所在官军应给以声援;民兵中有杀敌立功者,同样给予奖赏。

寇准还派人携带钱物慰劳河北驻军,并出银30万两交给河北转运使,用来收购军粮,充实军资。

寇准用他的行动说明,只有坚决抵抗才是惟一的出路。骑在墙上的赵恒,在寇凖的多次督促下,启程从韦城出发,赶赴澶州。

当赵恒的车驾缓慢走出韦城时,前方的战报雪片似地飞来。所幸的是,消息有好有坏。

好消息是:杨延昭守广信军(治所在河北徐水境内的遂城),魏能守安肃军(治所在徐水境内梁门),两军濒临前线,从九月开始,一直遭到辽军围攻,长达一百多天,但两军在杨延昭和魏能的指挥下,相互配合,岿然不动!

两将因为坚守城池,犹如铜墙铁壁,后来双方和谈,辽军自动解围,世人称广信军为“铁遂城”,安肃军为“铜梁门”。

坏的消息是:王钦若在天雄军,束手无策,惟有闭门吃斋诵经,但求安然渡过此难。诵经过程中,可能难免要诅咒寇准几句了。

另外,更为严重的是,辽兵已经攻下祁州,向东南推进,经贝州,直扑澶州城下。

这样一来,不仅河北大片领土陷入敌手,而且仅隔一河的都城汴京也暴露在辽国骑兵的威胁之下。

胆小的逃跑派又劝赵恒南下躲避敌锋,于是赵恒又动摇起来。停顿在半路上的行宫里,召寇准入内。

寇准在军中忙前忙后,焦头难额时,见赵恒又停下来不走了,知道有些不妙,听内侍召自己进行宫,立即三步并做两步,匆匆赶来。

寇准在行宫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人道:“群臣想将官家推向哪里啊?官家何不早点回京师?”似乎是陈尧叟的声音。

寇准快步入内,施礼毕,赵恒将临驾金陵的意思说了。

寇准瞥一眼陈尧叟,正色道:“有些大臣真怯弱无知!见识甚至不如妇人!如今胡虏迫近,四方危心,陛下惟可进尺,不可退寸!河北将士闻陛下亲征,旦夕望陛下御驾。陛下亲临,将士气势涨百倍,陛下回銮数步,则军心顷刻瓦解,胡虏乘势攻击,陛下怎能安然至金陵?”

赵恒至此完全顿悟,起驾赴澶州。

十一月二十七日,赵恒终于到达澶州,驻跸澶州南城。

北宋时,黄河从澶州流过的,将澶州城一分为二。

此时辽军已抵澶州北城附近,兵力雄胜。随驾大臣中,很多是白面书生,何曾见过如此阵势?胆小如鼠者劝赵恒不要过河,驻跸南城远远观觇军势。


佐料:陈尧叟(公元961年-公元1017年),字唐夫,左谏议大夫陈省华长子。

公元989年,赵光义亲试进士,陈尧叟为状元。

赵光义见陈尧叟器宇轩昂,举止大方得体,回答垂询时口齿清晰,辞意畅达,很是高兴,问左右的大臣:“这是谁的儿子?”

王沔回答道:“此楼烦县令陈省华之子。”太宗于是赐陈省华绯衣,不久召陈省华进京,委任他为太子中允。

陈省华三个儿子:陈尧叟、陈尧佐、陈尧咨。陈尧佐是公元988年进士,陈尧咨是公元1000年年状元。三兄弟两状元,可以说在我国科举史上,绝无仅有。

景德年间,陈省华在尚书省,陈尧叟是枢密使,陈尧佐在直史馆,陈尧咨为知制诰,侄孙辈任官者十多人,宗亲考举进士的又有几人。真是枝繁叶茂,富贵逼人,荣盛无比!

陈尧叟能在真宗赵恒面前说上话,不是没有原因的。但陈尧叟多次劝真宗南逃,而寇准力主北上,同是进士出身,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