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声优界也已经开始看脸了吗?

在我们一贯的印象里,声优界似乎都是隐于幕后无私耕耘默默奉献的样子,怎么看也是跟外表扯不上关系的职业。

可是你知道吗?现在在日本,声优界也要看脸了。

日本人气谈话节目《中居之窗》曾经做过一期声优特辑,请到了老牌声优野泽雅子(《七龙珠》悟空、悟饭、悟天三角的声优)和神谷明(毛利小五郎的声优)以及年轻声优的代表牧野由依(《翼·年代记》里小樱和《高达创站者Try》里星野文奈的声优),牧野提到了现在在日本当声优的一些基本条件:

在试镜甄选会投简历时需要提交全身照和大头照。

通过甄选后还会提供音乐、舞蹈课程培训。

两位前辈纷纷表示无法理解,因为自己那个时代完全没有这些。

其实,牧野所言正反映了日本新生代声优的现状——他们的工作不再局限于幕后的配音,而是越来越常出现在幕前为人熟知。

比如同样作为年轻声优代表的声优组合μ’s(《LoveLive!》里的声优),更是直接将动画角色带到现实世界歌唱,她们开的演唱会座无虚席,票一经售卖便被抢购一空。

μ’s组合里的饭田里穗还在2015年出席了红白歌会(代表日本最高水准的歌唱晚会,地位相当于中国的春晚),引起了话题热议。

唱歌、跳舞、开live、拍写真集,甚至还参与电影、电视剧的拍摄——这已经成了不少日本新生代声优的工作日常——乍听上去已经不像是声优,而更像是偶像的工作了。是的,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话题——日本的声优偶像化。

日本的声优偶像化起源于90年代末,当时声优的宣传方式主要是通过无线电节目、OVA等传播媒介将名字作为品牌打出去,并大量推出与声优有关的周边,达到广告宣传效果的同时增加声优知名度。而仅仅过了二十几年,声优偶像化发展的态势就已经如此迅猛,这其中有着怎样的原因呢?接下来让我们从外因与内因方面来分析声优偶像化出现的必然性。

外因

声优的本业收入水平并不高+有先驱,引起模仿:

声优行业表面光鲜实际上充满辛酸,以日本演员联盟的基准来说,30分钟一集的周播动画报酬约为18000日元,这还是平均水平,最低等级的声优基本工资只有15000日元。

2000年中期公布的声优年收入排行榜上,许多知名声优年收入竟然都低于普通工薪族的年收入(约300万日元)。也就是说,单靠声优本业赚钱,这些知名声优都可能无法满足基本的生活条件,更不要提那些在底层挣扎的声优了。

单靠正常的配音工作无法满足大部分声优的生活需求,因此,很多声优会选择在事务所的包装下,参与为动漫角色唱歌、主持电台节目、广告旁白、公共场地广播的录音、各种电玩游戏的角色旁白和内容解说等工作,其中不少发展的比较好的声优会一步步往偶像派声优靠近。

在这其中起到先驱作用的当数水树奈奈了,水树奈奈在成为声优之前原本是一名歌手,日本歌手要出道需要经历大量专业的声乐训练,而对声优出道的人就没有这样的要求了,所以相比其他声优来说,水树奈奈有着唱歌方面的优势。并且她的出道时间正好处于第三波声优热潮的节点上,在事务所的包装下,她成为了最早一批“声优歌手”,占领了市场先机。

水树奈奈取得的成就也十分耀眼:于2009年登台红白歌会,使得不关心动漫和声优的大众也开始注意她的歌曲;因为唱歌和外形俱佳,她的唱片销量成绩也不俗,2014年4月,她发行的专辑《SUPERNAL LIBERTY》首周就获得日本公信榜冠军;她也是第一位登上东京巨蛋开演唱会的声优,打破了声优的记录。

水树奈奈的成功引起竞相模仿,推动了日本第四波声优热潮,加速了声优偶像化的到来。

内因

日本发达的动漫产业和游戏产业+御宅文化巨大的商业潜力:

日本作为一个动漫大国,对声音本就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声音是一个动漫角色的灵魂所在,没有声音,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角色就失去了生命力。所以对于动漫产业和游戏产业极其兴盛的日本来说,声优一直是有大量市场需求的。在这些需求中,有一个人群必须得提到——那就是为这些声优偶像贡献了巨大财力的御宅族。

日本著名的社会经济研究团“野村综合研究所”于2004年就曾提出御宅族这个市场有两兆三千亿日元的规模,是一个商业潜力巨大的市场。2005年IT Media News也发表理论认为不计算周边商品,只计算映像、漫画和游戏的销量下,“萌”这个市场值888亿日元。

日本文化研究学者东浩纪,在借鉴了黑格尔、科耶夫等人的哲学之后著述的《动物化的后现代》一书后,提到了这样一个理论:“御宅族正急速地动物化,他们的文化消费没有大叙事背后的涵义。原来的大叙事故事不再受到欢迎,他们只单纯追求自己喜爱的萌要素,将自己喜爱的要素从作品或人物中剥离出来。御宅族们从对高达世界观的喜爱,到对《EVA》中绫波丽的喜爱。”

因此,创作者们也开始组合各种要素进行公式化与模板化生产角色和剧情,声优偶像化正是这个理论下的产物。以前动漫角色是虚拟的,不能满足粉丝们的互动需求,现在声优们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让粉丝们产生声优=角色的错觉,其能产生的消费力是巨大的,如果还能将声优的故事与角色的故事结合起来,让粉丝们随着声优偶像的故事一起落泪,所能产生的消费力更是惊人的。

以前文提到的Lovelive!为例,其动画本身的剧情十分乏味,为了防止废校而成立偶像组合的设定情节十分老套,但是却因与背后的声优有所联结,感动了很多观众。该声优组合μ’s从第一张单曲发售的时候只卖了434张到现在《μ's Best Album Best Live! Collection II》在Oricon榜上获得第一,并在东京巨蛋举行演唱会座无虚席,可以充分说明当粉丝们将动画中的剧情与声优的遭遇联系到一起后所能产生的惊人消费力。

不过,对于目前声优偶像化如火如荼的发展趋势,很多老牌声优抱有的态度并不乐观。前文提到的野泽雅子(《七龙珠》悟空、悟饭、悟天三角的声优)就曾在自己的代表作《鬼太郎》推出DVD-BOX之际接受采访时如是说:“现在的声优与原本演戏剧出身的我不同,都是一开始就以声优为目标,不知是否脱离活字的影响,我感觉他们在读剧本的时候也不能很深刻地加以理解。”

神谷明(毛利小五郎的声优)也提到日本如今很多声优功力都欠火候:“现在的年轻声优,剧本写‘嗯~’就只会照本宣科读‘嗯~’;剧本写‘尖叫’,只能用最平凡不过的‘啊——’来表现,真是笑死人了。看现在的动画,完全分不清哪个角色是哪个。”

的确,如今日本声优界偶像化风行,导致不少声优疏忽本职,不够注重自己配音作品的质量,这种情况与年轻声优为谋生计和背后事务所的趋利至上等原因是分不开的。但是不要忘了,好的配音作品才是作为一名声优最有底气的代表作,也是最能固定观众群的基础,如果这个基础不够扎实,那声优自身的可取代性随着时间流逝会变得越来越高,其偶像化道路也终将会变成空中楼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