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语

世上最怕不是外接伤害,而是身边恶语相害

你咋笨,当初不应要你,要你错误,一个坐沙发上奚落着, 旁边女孩拿手机听着杂音吵闹音乐,看对面女人面表情有如哑剧不用听知道她说什么,女孩看每天家里鸡飞狗跳上演各种剧情,激动的,吵闹的像一场动物园的杂戏团,争辩的有一半主题内容是女孩,另一边的人拿手机默默看小说一言不发沉沦自己世界什么都她没关系 ,厕所传来没完没了冲水像恨不得世界水冲没,那个女人用扭曲的脸走上前狠狠打在弯着腰摇摇显显的人身上,好像不记得她在那个人待了十月,仿佛这个人是她仇人,敌人

女孩每天在思考是不是当初真不该出生,这么她们能正常些我也清净,晚上女孩做美好梦境里光脚走在一片红色大海中央,抬头望发亮天空听着风儿吹过一点点安静睡过去,第二天醒来吃着最安静早餐看电视剧,穿好衣服背好包出去抬头看蓝色天空,邻居阿姨拎菜篮子出去看到女孩心情那好问:要出远门,女孩说;嗯,邻居:你家人哪,女孩笑一笑说,他们出去外地度假去要很久回来,女孩笑转身走了,邻居看一眼女孩回家听到一滴滳水声问家里是不是水管坏了,丈夫说可能隔壁邻居水管漏了吧!

女孩坐火车看窗外听安静的音乐,啊,现在真安静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