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源《等》

      听着一首老歌,才蓦然发现  原来自己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自己爱过的和被爱的那些人,如今都是芳华已逝,青春不再。可反过来想想,原来我们都曾年轻过的。 

      那时候,我们还处在  那个笑着给自己脸上扇巴掌的年纪。我们迷恋一个眼神、迷恋一个背影,虽然简简单单  可也一爱就是三年。我们常常掉进一段故事里,一段情节里出不来,我们常常把自己疼的撕心裂肺  似乎自己有着天大的委屈,似乎自己才是天底下最不幸的那一个,可到头来才发现  一切都不过是一个笑话。那个笑话,在你毕业后再也不肯轻易提起,可每次端起酒杯仰脖下去  眼泪也会跟着下来。

      后来,我们经历的生活多了。也世故了、圆滑了、处处顾及体面和尊严。再也不会轻易喜欢一个人。我们知道,为爱拼尽全力的结果,往往不过是握住一束带刺的玫瑰  满手被扎的鲜血淋漓,那时候痛的是自己、孤单的是自己、被奚落的也是自己。

      好害怕受伤,只好一个人躲起来  孤立起来,在自己苦心经营的壁垒里,小心的舔砥伤口。

      恍然又是很多年过去,谈感情  竟变成了笑话。在这个物质操纵一切的年纪,我们在一起的基础,非学历不肯  非房子不肯  非钱财不肯。我们再也不会为一个精心编织的几块钱的手链,感动到无以复加。

      对于感情,如今却只能依赖回忆度日。想想那时候多好,喜欢就喜欢了  爱就爱了。

      简直单纯的要命,率真的要命…… 

                                                —— 2019.5.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