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吗?

拿起床头边的手机,揉一揉朦胧的双眼,打开手机,刷一刷我那帅气的脸蛋,看着微信,除了工作群以外,无人问津。

自诩清高,自以为可以获得万千少女的芳心;然事实有打击了我,这是第七十天,没有收到信息了。捏起衾被的一角,掩盖着头,继续做自己的春秋大梦,正所谓,梦里有时一直有,梦里无时再做梦。

临近中午时,才慢悠悠起床。洗漱过后,便拿起昨晚剩下的汤加热,放一袋泡面,完美,省了一顿午餐的钱,也为自己厨艺点赞。

洗个澡,着完装,带着书,还有不可缺少的口罩,大步向前走出门。

阳光肆意的照射我脸上,全身懒洋洋的,多么舒畅,好想买个毛毯,躺在草坪上,享受日光浴带来的乐趣;收回脑中的幻想,继续去永利商城的costa,点了杯美式咖啡;看着周边的人,不是拿着小白在办公,就是拿着小黑在写作,亦或者三三两两在侃侃而谈;没有大声的喧嚷,也没有一群人打牌消磨时光;环境约束大家提升自我修养,花少数的钱,可以让自己处在自己想要的环境里,这笔开销值得。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需求,而我的需求就是如此,让自己舒服即可。

塞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练字,字依旧丑陋不堪。一般人是没有勇气继续写,可我是个伪文艺青年,写的不是字,而是心态。文艺青年第一件事就是要提升自己逼格,外在买了根派克钢笔,给人感觉非同寻常;内在表示自己在保持宁静兼磨练耐性。内外夹击,给人不明觉厉的感觉,为自己的借口满分。

晚上,我姐跟我说,她在微信摇一摇中,摇到一个漂亮姑娘。一脸激动,兴致勃勃的让我也试试。于是,我在蹲厕所的时候,摇了十几个姑娘,各个都发了“在么”,无一人回复。有可能都睡觉了吧,静静等待明天起床后,看到有人发信息问我:

“在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