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在“林海”26年的森林守护员

一辆摩托、一把镰刀、一双磨起老茧的脚板,就是这样,黄新平在焦坪林场的大山里行走了26年,严寒到酷暑,花开到花落,他灭过火、守过夜、抓过贼、栽过树……为了那沉甸甸的两个字“责任”,在深山丛林中穷尽了青春年华。

我从小在大山里长大,每天见得最多的就是树,各种各样的树,3月满山竞相绽放粉嫩花瓣的山桃、山杏树,一夜间如雪花蕾爬满树梢的梨树,4月开出“毛毛虫”花絮的核桃树,5月挂出串串香甜槐花的洋槐树,挺立身子直戳云霄的小白杨,一年四季常青的松柏,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的树。

这些树于我而言,日日见,天天看,习以为常,也就那副摸样,即使是能结出脆甜果子的树,我似乎也并不会对它们有所感念,心里也从未生出对它们的爱意。


黄新平不一样,他每天都骑着摩托车颠簸在林子里的土路上,张望着郁郁葱葱的不会言语易不懂情感的树,时间久了,就对它们生出了情。

他说他爱树,对树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情感,如果看到树被人刮开了皮,揭掉坑坑洼洼的老皮,露出白嫩嫩的皮肤,他能心疼的不知所措,恨不得将掉了的皮重新缝合上去。

我没去过焦坪,大概只知道方向,林业局的人便带着我和同事去找黄新平,一路上,能看到山坡上一棵棵耸立壮实的油松,一堆一堆,一片一片,顺着和缓的山坡往上爬,像一缕黛绿色的绣带。

3月份的时候,北方的天气还比较冷,太阳倾泻在屋外的玻璃上,用手去触摸能感触到微微的暖意,而屋里却不同,渗冷渗冷,要么在大衣外披上羽绒服,要么围坐在炉火边才能抵御渗入骨髓的凉意。

我们到的时候,黄新平正在屋子里喝着水,他刚“巡山”回来,看到我们,赶紧放下杯子张罗着给我们倒水,礼让我们坐在沙发上。我四处扫视了一遍,眼前这个实在的男人有四十多岁的模样,说话利落,待人热情。

1991年19岁的黄新平带着青春年少的稚气来到印台区焦坪林场,从那时起他就把工作当做自己的本职,把巡山护林当做自己的使命。焦坪林场是铜川的重点林区,与宜君县哭泉林场、太安林场,耀州区柳林林场,旬邑县马兰林场,黄陵县建庄林场接壤,是渭北高原上的天然氧吧。

铜川在地理上属于黄土高原残垣丘陵带,从西安一路向北,过了关中平原,当你能看到小小的起伏的黄土丘陵时,离铜川就不远了。

在行政划分上,铜川北与延安接壤,这个位置,适合天然次生油松林的生长。而黄新平主管的焦坪林场,就是总面积达6.7万亩,林木质量好,管护难度大的天然次生油松林。

“如果说焦坪林场是渭北平原“白菜心”式的重点林区,那黄新平就是这个白菜心的守护者。”带我们去找黄新平的林业局的人毫不含糊地说。


森林管护是日日查,天天看,容不得放松警惕。黄新平差不多每天都要骑着他的摩托车从管护站绕道山梁上去巡查,摩托骑不过去的地方就步行进去。

春节前后是森林管护的特殊时期,天干地燥,易发生火灾。焦坪“十八公里”处因坟场所在,过节上坟、祭祀的人较多,点火时一不小心很容易发生火灾。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黄新平几乎从未休过春节假期,在别人合家团聚,走街串巷,有说有笑的时候,只有他的摩托车这个铁疙瘩陪着他。巡山的时候冷风吹,他裹上大衣,给头上捂上一个棉帽子,穿上护膝,像一个胖胖的熊,行走在墨色的山林间,路上遇到上坟的人就叮嘱几句,一定要把火熄灭后再撤离。

2014年大年三十下午3点多,焦坪南阳坡的油松林突然发生了火灾,火情就是命令,得到消息后,黄新平立刻带领了七八个同事带着风力灭火机、防火水枪、铁锹,迅速奔赴火灾现场。


因为油松的缘故,大火很快就绵延开来,

焰头鼓足劲不断往上蹿,活像火龙猖狂的吐出要吞噬大地的火焰,红艳艳一片,火焰掠夺的地方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好似油松的呜咽。

黄新平和同事赶紧打开灭火水枪灭火,但火势太大,他抱紧水枪,喷溢而出水浸湿了他的衣服,零下的气温不一会就把他湿淋淋的衣服变成了冰服,裹在身上让人瑟瑟发抖。26年来,黄新平前前后后灭火上百余次,为那片林子操碎了心。

“这个工作也是时刻准备着。”

“对,如果一天没有接到电话,我都觉得很享受,心里能轻松一截子,那证明林子平安无事。”


由于气温的上升和空气湿度的增加,每年6月份,森林病虫害进入高发期,为了防止红脂大小蠹虫害的蔓延,黄新平带领管护站职工对油松进行逐株拉网式排查和防治。每天9点出门,下午2点回来,高温炎热、蚊虫叮咬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2016年,黄新平在查防病虫害时,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用漆树做标记,无意中接触到皮肤致使过敏,全身红肿,都是斑疹。可是病虫害查防工作紧,黄新平来不及休息治疗,去镇上买了过敏药涂抹上又继续查防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说林子有事,我心里就着急了,这算是对林业的一种朴素的感情吧。”干一份工作时间久了,估计连骨髓里都融进对工作的别样情感。


自古忠孝难两全,黄新平也没能破解这个难题。“我顾了工作,就没法顾家里,确实对妻子、儿子和母亲有亏欠。”焦坪林场处于山区,交通不便、通讯不畅,黄新平一个月最多才能回两次家,陪伴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家务活和孩子的教育全部由妻子负责,老母亲瘫痪后,妻子又服侍左右。

有一次,黄新平回家看到儿子有点懦弱,“对,感觉没有太多男孩的阳刚之气”,他心直口快的对妻子说“儿子跟你在一起久了,你看这性格。”妻子多年来承担的一切在他似乎有点挑剔的时候,有点爆发,“她生气了,冲我说,‘你一天从来不管娃,还嫌这嫌那的’,那一刻,其实我挺后悔的,这么多年没有陪伴过儿子,欠他太多了。”

小时候,我们总不能理解父母给予的为数不多的陪伴,甚至在心里憎恨过他们,为什么他们总是有忙不完的事,为什么答应的事情总是无限制的推后,以至于后来都忘记了。

现在,自己长大了,也慢慢理解了他们的为难和不容易。天下父母,又有谁不愿意多陪伴自己的孩子,不想参与他们的成长呢?


回想起这些,黄新平的眼角湿润了,他打心底里感激这位在背后默默付出,从不埋怨的妻子高灵珍。

黄新平说不出什么丰功伟绩,也道不出什么轰轰烈烈,他说他只是个农村娃,从事着一份平凡的职业,只不过从小在山里长大,喜欢大自然,喜欢森林。他觉得自己很普通,普通的只不过执着于这片他看守了26年的林子,早已习惯了它的陪伴,不愿放手。这或许就是人常说的“爱的深沉”吧!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714评论 1 29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817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456评论 0 21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811评论 0 17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501评论 1 25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648评论 1 173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05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07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870评论 6 22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4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11评论 2 21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31评论 1 225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89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74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33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9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53评论 0 16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23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15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7-12-27 每日晨思妙语 【晨思妙语】命运能不能改变,关键看怎么做 我们明白了因果的原理以后,怎么办?就...
    书香一缕_eaeb阅读 166评论 0 1
  • 纽扣 你不会忘记扣纽扣, 你会不会忘记我。 在距离心脏, 一个手掌的距离, 轻轻按下开关。 打开,关上, 相聚,分...
    喵小隐阅读 184评论 0 2
  • 概述 http协议是明文的,也就意味着网站传输的数据只要被人抓包就可以看到其中的内容。为了提高安全性,我们需要ht...
    st0rm23阅读 1,29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