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二月 还是走了

二月 有寒风 邪风  也有暖风正气

        有凄雨 冰粒  也有雨水春雪

        有花朵在凋零  有生命在怒放

    致绝版的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

说好的团聚,你聚了吗?

幸运的,聚上了,多少年都没聚在一起辣么久了!有偷得浮生一月聚的惊喜,就有分离过久难以融洽的同一屋檐下,有晨昏颠倒纠结到无法自拔作息,有悠闲自得的琴棋书画诗酒茶。有被窗外的春风春花撩拨得不顾一切涌进公园河堤的,有宅出久违的内心宁静顿悟的高光时刻,厨房里登峰造极,花盆里的蔬果田园,真的再想宅它个五百年有木有!

当你看到真正的江城内外,会明白宅与宅有着实质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