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贞观乱(一)·第五章

回目录

第五章:问药初元难千嶂,灵狼破晓凤还章

“你说你,还偷偷回来干什么,现在染上了时疫,这时疫来的凶猛,很容易死人的,义父义母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敏儿一边照顾着卧榻上的梦莹 一边抱怨,“你们啊,都一样,从来都不让家里省心”

“咳咳,敏姐,我是不是快死了,咳咳,我好难受,你,你离我远点,千万不要被传染到。”梦莹挣扎着说。

“别胡说,你会没事的,来,把药吃了,这是含山寺文祥师父送来的方子,据说相当管事。至于我嘛,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身子好,没那么容易传染到的。”敏儿并不是为了安慰崔梦莹才如此说的,从小到大,她虽然一直受苦,却从来不曾患病,以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小姐小姐不好了,夫人她吐血了”一个侍女跑进来哭着说着,“您快去看看吧”

“姑母怎么了,咳咳”

“梦莹你不要乱动,小鹊,让小姐把药喝了,我去看看义母。”说罢,敏儿把药碗递给小鹊,急匆匆的又跑去看卢夫人。

“红凌,去拿药,小蝶,大夫呢”

“秋大夫刚给夫人看过,现在正在大堂候着。”

“好,我这就去”。自从瘟疫爆发以来,卢晋元整日在外面忙着,后来卢夫人也染上时疫,整个卢府上下就都是敏儿在管着,也许敏儿天生就善于做这个,纵使时疫这样乱,卢府也是井然有序。

“秋大夫,为什么义母会吐血呢,梦莹她染时疫的时间要长于义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敏儿急切的问。

“卢夫人确实染时疫时间较短,但卢夫人本就身子阴寒,此疫症又极损阳气,因此阴气入肺,才致吐血。”大夫仔细说着,似是在思考,又像是漫不经心。

“那秋大夫可有什么方子,哦,含山寺文祥师父的方子你可看了”

“回小姐,文祥师父的方子对付时疫虽好,但是却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治卢夫人的方子也有,可两病做不到一起治,而且缺一味药引”

“什么药引”敏儿问。

“凤凰胆”大夫说到。

……

“凤凰胆?”

“对,文祥师父,您知道什么是凤凰胆吗?”敏儿问。

“那个大夫真的要用这个做药引?”文祥师父再一次问道,小心的很。

“文祥师父,您,怎么了”敏儿也被搞的一头雾水,不敢出声。

“传说中的凤凰胆,又名雮尘珠,有说为黄帝仙化之时所留,有说得之与地下千丈之处,是地母变化而成的万年古玉,亦有说是凤凰灵气所结,种种传说,莫衷一是,乃是世间第一奇珍。凤凰胆中有火炎精华,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极阳之物,通体红如火,万毒不禁,补阳去阴。”文祥师父娓娓道来,听得敏儿一时入神,可文祥师父还没有说完,“我刚才那样疑惑只是因为……,只是因为能用此物来做药引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有此一问。”

“哦,那这东西在哪里才……”敏儿没有说完,眼前一黑,便昏倒了过去。文祥师父赶忙帮她号了脉,发现没什么大事后,叫了疾风来,把敏儿抬到大殿后客房中,才吩咐下去熬药。

“方丈”觉缘方丈闻讯赶来。

“文祥,思琴施主怎么样了”觉缘方丈问。

“这孩子只是累坏了,没什么大碍。不过,方丈,请借一步说话。”文祥师父说罢,与方丈渐到廊前,这才仔细说了起来,一旁的觉缘却紧锁着眉头,一句话也不曾说。

“在我给她把脉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她体内似乎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在涌动,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我隐隐感到,这孩子体内的力量会与九宫多年来一直寻找的东西脱不开关系。”

觉缘终于开口问了一句,“你能够确定吗?”

文祥摇摇头,“确定不了,毕竟没有人真正见过。对了方丈,对于这次时疫,我想回去初元山一趟。”

“你的方子对付以前的时疫确实有效,这次却反应平平,我本想和你提及此事,看来现在用不上了。”觉缘方丈平静的说。

“嗯,却如方丈所言。我想去最初发生时疫的地方再看看,一开始我便怀疑这时疫不似天灾,却像人为,是通过食用某些东西进而感染,现在看来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只是不知道借那孩子给我提醒的大夫究竟是谁,这么多年,天下竟然还有知道这个药方的人。”文祥谈起这件事,却是满脸的遗憾和不解。

“幽州城的药材也差不多用光了,含山寺里也就你识医术,还要劳烦你去初元山时再带些药材回来。”觉缘想了一想,还是向文祥提了这一句。

“丹皮,甘草,玄参 ,连翘 ,生地,黄芩,赤芍,这些药材本就少,我记下了。到时候我会带着色空,涅空,缘空他们这些认识药材的去”文祥说完,正闻见一股子焦味,想来疾风估计又把药熬干了,匆匆往后院赶去。

“疾风哥,文祥师父去采药可不可以带上我们啊”赵仕岚转在疾风身边不停的问。

“你问我也没有用啊,再说了你们几个一个认识药的人都没有,去了也是添乱,还是好好留在寺里帮忙吧”疾风一脸无奈的说,“不过嘛,时疫爆发以来,你们几个已经帮了寺里很多忙了”

“那意思是我们可以去了?”

“都说了我又不管这事,你以为你们可以自己去初元山脚下等着文祥师父,然后用这段时间的帮忙打动文祥师父吗?当然行不通啦。”疾风明显话里有话的讲到。

“谢谢疾风哥。”说罢,疾风看着高兴跑开去报信的赵仕岚,暗暗说到“果然还是没长大的傻小子,要是薛弘在,估计他也会这样来说情吧。但愿他没有染上时疫”

文祥又去了时疫爆发的各个打水的井周围观察,按着那“秋大夫”的说法果然找到了朱砂的残存粉末,朱砂属火,最不近阳气,心下便有了解释。回到寺里调整了方子,清点了所缺药材,次日清早便动身前往初元山百草谷,他们后面悄悄跟着赵仕岚慕容卿陈林安他们三个,敏儿才累坏身子,路淑云既要忙寺里不断送来的病人,又要去照顾敏儿,抽不出身来跟他们一起,再说疾风也留在寺里,她就更不想去了。

走了将近一天,傍晚时分就算已经进入百草谷腹地了。

“大家整理好东西,离天黑还有一小段时间,争取天黑前把最近的药材分布看清楚,不要走太远”文祥师父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回头看时,发现了鬼鬼祟祟的三人。

“出来吧,看见你们了”文祥师父低头整理东西。

“文祥师父,这都被你发现了”几个人嬉皮笑脸的从后面出现。

“难道不是你们故意让我发现的吗?疾风这小子也真是大胆,给你们出的什么馊主意”文祥师父继续整理东西。

“啊,您是怎么猜出来是疾风哥的主意的,不会是他告诉您的吧”陈林安问。

“你们也是,不在寺里好好帮忙,还非要跟过来,要是不看着点,出了事我可交代不了。”文祥师父依旧在整理东西。

“嗯,文祥师父,我来帮你吧”慕容卿看见文祥不停地收拾身边的箱子,恍然大悟。

“总算有个眼神好使的了”文祥心满意足地走到一边歇着去了,边走还边说“看在你们帮我收拾箱子的份上,等下吃过晚膳,我把最常见的几种药材给你们看看,免得明天你们把整座山的草都拔光。”

赵仕岚和陈林安两个人“嗯嗯”的答应着,一脸惭愧,抱怨慕容卿怎么不点醒他俩。

当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是蒙蒙亮。山林间还有着薄薄的雾气,一行人就已经在采药了。文祥昨日没有教给赵陈慕容他们太多的药材样子,只教了玄参和黄芪,这两种,一个最少,一个最多,任务分给他们三个,今日就专门找这两个了。虽说平时打打闹闹的,可真做起事情来还是相当认真的,一天下来,没采多少药却是累个半死,第二天如是。

“早知道就不来了,咱们一共要采多长时间的药啊”陈林安擦了擦汗,时已六月,虽说林中清爽,动一动却依旧浑身是汗。

“原来是打算采集三日的,咱们十多个人就属咱们慢了,还在那闲聊”慕容卿发现一株黄芪,把锄头深深一砸,轻轻一剜,择下根来,继续寻找。

“再说咱们还不认识药,又不能时时都让文祥师父看在旁边”赵仕岚反驳着,沿着草甸子向上大跨了一步,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哎哎,我看见文祥师父了,他在那边”

“看见就看见吧,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慕容卿爬上去,站在赵仕岚身边“哪呢”

“那儿,百步开外,看见没有”

“奇怪,文祥师父没有背药筐,而且怎么感觉他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

“不是吧,难道你跟踪别人上瘾了吗?看谁都鬼鬼祟祟的”陈林安抬头看着他们。

“要不跟上去看看,反正今天的任务差不多快完成了”赵仕岚问。

“差不多?好像差多了吧,你还真的跟踪成瘾啊”慕容卿脸上写满了不屑。

“走吧,去看看,万一发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赵仕岚进一步劝说。

“别,再惹上什么事,到时候又像薛弘似的,那……”才说到一半,慕容卿便发觉说错了话,当下看了看两人的脸色,却已是为时已晚。

“不要提他,走了反倒清净”赵仕岚率先表态,“六亲不认,也就只有他能做的出来。”

“薛弘也是一时冲动啊,”慕容卿说着,心里也在想:再说断绝关系不是你说的吗?

“行啦,咱们继续采药吧”两人见陈林安也忍不住说了这一句,只好默默的闭嘴,三个人很长时间也没有说过话,周围只剩下掘土与鸟鸣之声。

文祥回头看着百步外骚动处已无动静,摇着头叹了口气,继续向山中高处腹地走去,拐过山峦,再看见的乃是一处残垣断壁,一片狼藉。文祥顿了顿,四下又望了望,才向前走去,在文祥停顿处,乃是一断裂的石牌,赫然写着一个“宫”字。

“你果然来了,我就知道,羲游宫一定还有活下来的人。”

入夜,百草谷里渐渐萦绕起淡淡的药香,令人忘却一天的劳累。

“今天怎么看不见月啊?”

“这个时辰还未升起吧,原来薛弘失踪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慕容卿低着答着。

“是啊,已经这么久了,打完我就跑了,都没有机会还手。”赵仕岚看见慕容卿躺在地上看着天,也跟着躺到一边,“这样躺着好舒服啊”

“是啊,什么都不用担心,就这样躺着,真的好舒服”

“其实你也在担心吧,我们之间哪里会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两人昏昏沉沉的睡去,再醒来时却是被一声“有狼”唤醒。

“文祥师父,我们被好几百头狼包围了”

“文祥师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狼”慕容卿他们也急急地跑到文祥身边急切地问。

“可能是这两日我们采药惊动了它们,可这里的动物都极有灵性,若我们无恶意,它们是不会攻击咱们的。但眼前这情形,看来有人不希望我们能治好时疫。”文祥师父用双手挡住这三人。

却说这次来采药的十八人中,除了色空,涅空,缘空他们三个本是寺里的武僧,功夫足以自保外,赵仕岚他们三个还没有正式向觉缘方丈学过招数,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人还行,对付这些狼可就束手无策了;文祥和其他人都没有功夫,再加上都累了一天,对付狼群更是问题。

“小心,这些狼都有灵性,极度聪颖,有可能会分批前来攻击,尽量保持体力,大家围成一个圆。”文祥师父耐心的指导着。

果不其然,狼群渐渐围上来之后,并不是急于立刻攻击,几头狼先上前探了探眼前这些人的虚实,而文祥让大家围成一个圆,四下里都能看到,正仔细防守每一个角落。终于,第二轮攻击开始了,众狼从不同方向纷纷发起攻击,才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狼群便失去了试探的耐心,群狼之攻,几人很快撑不下去,为首的头狼渐渐从狼群中走出来,身下一蹲,飞身便朝着垓中的文祥而去。狼群聪明的很,已经看出眼前这些人中的“头领”,于是直接出手解决他。文祥发现时已晚,不自觉的闭眼的一瞬,一道白影闪过,文祥回过神来看时,那白影已经和灰色头狼扭打在一起了。

“是一头白狼”有人喊道。

狼群中被冲出了一片空地,白狼和灰头狼各占一边,看那白狼浑身的毛根根树立起来,雪白的身体在夜色下倒映出别样的色泽,让人不寒而栗,两只闪着微微幽光的眼睛透露出阵阵杀气,只要与之对视一秒都会被这杀气镇服。灰头狼也不甘示弱,嘴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后腿稍蹲,迅速像闪电一般冲出去,两只狼又扭打在一起,狼群中没有狼敢轻举妄动,它们在等,等最后胜出的那只狼成为新的命令发布者。这场比赛持续了近半个时辰,灰色头狼最终倒下了,白狼将一只前脚踩在灰狼身上,嘴角边是殷红的血,它向天长嚎“呜~,呜~”,一时间千万头狼齐嚎,整个山谷回响着狼群齐声的叫声,一时间山摇地动,飞尘扬下。白狼又一声长嚎,众狼蠢蠢而动,包围渐散。眼看狼群退出谷外,白狼也尾随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啊,”一旦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伤口便开始作痛。

“还好是有惊无险,百草谷最不缺的就是药,所有受伤不严重的,马上随我去找药材”就在大家都在为刚才山狼共鸣惊讶时,文祥迅速恢复神志,为伤者包扎。

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原本三天的采药时间因为众人的受伤只好再延长时间,白天拼着体力采药,晚上还要防狼群再袭,终于采够药物,十几个人连夜赶回寺里,他们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这一回去还不知道瘟疫发展到什么地步。只是在文祥看来,也许,这次回去用不了半月,这场危机就可在他手里褪去了,因为他已经得到最好的方子。

“崔钰大哥,幽州城现在怎么样了?”秀仪急切地问。“时疫已经控制住了”。

崔钰一边带着秀仪往太原府赶,一边不断派人打听幽州城及梦莹的最新消息。现在他们正在街边逆旅歇息,眼看着不远处驿站的文书北上,崔钰却只希望时疫的消息晚一点传到长安。

“秀仪,进屋吃些饭吧”崔钰从舍中出来,看见了一直站在门外的卢秀仪。

“崔钰大哥我不饿,我,我只是担心梦莹和我爹娘,崔钰大哥,你能告诉我父亲为什么急着送我出幽州吗?”

“既然都已经出来了,也就没有再知道的必要了,免得你瞎想”

“崔钰大哥,你还是告诉我吧,你这样难道真的是为我着想吗?你们就是喜欢瞒着我们,薛弘就是因为我才…”秀仪才说着,泪花已现。

“唉,秀仪,薛弘的事不能怪你,你也不需要太过自责。至于为什么要你去长安,是因为卢别驾之前收到过一封密信,信上说要范阳卢氏出三百万贯钱,没有原因,只有威胁:若是五月初五端阳节见不到钱,对方就要拿整个卢氏开刀”崔钰说着,顿了顿,“薛弘的事,是恰好碰上了”

“果然还是因为我,其实,我总感觉薛弘一直在我身边,只是我看不到他。”

一阵风吹过,树叶被打的沙沙作响。

“你想太多了,进屋吃饭吧,这样才有气力赶路。”崔钰安慰着她。

不远的树叶沙响处,徒留下一个包袱。

“醒啦,小少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传来。

薛弘微微睁开眼,看到身边影影绰绰的人,他努力回想着之前的一切,那天从兴塘庄跑出来,他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于是躲开出来寻找他的疾风,顺着大路一直跑,一直跑,直到精疲力尽,他不想回去,不想看见那些人,他们全是虚伪的,他想到以前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没少惹他生气,要是能回到以前,他再也不会四处乱混,不会给家里惹事,可是一切都晚了。仇恨在他心中燃烧的越旺,他就越发感到自己的没用,复仇?他又该去找谁报呢?他失魂落魄的走在远离幽州的大路上,累了,就躺在路边睡,饿了,就只好忍着,等路过人家,主人会送点粮食给他吃,依旧神情恍惚的吃完,再茫然出发。直至那一天,他从马车被风吹起的帘子中看见了秀仪,他开始跟着她,却不知为何要跟着她。衣服破了,就脱下来当成包袱,装着路人的食物,他在那家舍馆不远的灌木丛里听着秀仪与崔钰的对话,才想出去,便被人捂住了口鼻,失去了意识,醒来便已是到了这里。

“怎么,在想什么”刚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薛弘四下寻找着声音的来源,问着。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怎么现在杀父仇人站在你的面前,反倒不认识了?”一张青面鬼脸赫然出现在薛弘的面前。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前哪,有一头独来独往的狼,它的腿受了伤,需要接骨草来治疗。可是它自己拖着三条腿,疼痛难忍,不仅捕不到果腹的猎物,...
    闲云伴江月阅读 181评论 2 8
  • 本文章参加简书有奖征文脑洞写作大会第二期|创意续写计划[https://www.jianshu.com/p/0c1...
    珊珊美好阅读 310评论 5 11
  • “拜我为师?”那男子笑了笑,随后扭过身来说“可以,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是哪里人氏?为何会出现在天地山下的森林里?”东...
    父神nb阅读 449评论 0 5
  •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位落魄女子走在荒山中。 她本是一名黄花大闺女,一天被人糟蹋了身子,这件事在村子里传来了,这...
    辰十三阅读 510评论 1 16
  • 樱花和媚音对视了一眼,笑了。 她们的目标,就是山顶上的那把生之钥。 “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樱花提着手提袋。 “那就出...
    天天都在网卡的奶盖阅读 160评论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