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帝国的崛起丨从近交远攻到远交近攻

说起秦帝国,大伙儿恐怕再熟悉不过了,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秦始皇嬴政,统一六国,这些大概是大家第一时间反映出来的标签。但是小编今天要说的是秦帝国真实的崛起之路,这是一段long long story,故事还得从秦始皇的曾曾曾…祖父说起,这个人名叫嬴师隰(xi第二声)。

话说战国初期,三家分晋之后,魏国在战国早期迅速崛起,成为战国首强。其原因除了有魏文侯这个战国第一强人以外,另外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魏国地处中原腹地,人才济济,恰恰魏文侯又是一个能任用贤能的君主,并且能做到用人不疑,大力改革。魏文侯时期的人才有哪些呢?我们来列一列:

李悝,战国变法第一人,早商鞅N年;

乐羊,隔山打牛,一战灭了中山国;

吴起,不用多介绍了,驻守河西之地几十年,秦国不敢东进;

西门豹,熟悉吗?中学课本翻一翻。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大量的人才,加上一个能任用良才的主子,魏国想不崛起,恐怕都很难啊。

“嘿嘿嘿,作者你跑题了,不是说秦国崛起之路的吗?怎么说到魏国了?”

别着急,因为秦国的崛起,和魏国有很大的关系,更深一步说,魏国为秦国的崛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当然,这种贡献不存在主观故意。

在秦简公时期,魏国首先崛起,大有“战国一枝花”的态势,其他六国沦为陪衬。而秦简公最大的败笔,就是将河西之地丢给了吴起,在吴起驻守的时候,就没能再拿回来过。这是一块战略要地,是秦国东部最大的屏障,此事一出,秦国民怨沸腾。


战国早期地图

这个时候就轮到嬴师隰登场了,当时的嬴师隰还在魏国做人质,在得知秦国内政的时候,便萌生了要回国复兴秦国的想法,并且取得了魏武侯的支持,最最关键的是,魏武侯居然支持他回国夺取君位。如果魏武侯知道这个举动会给魏国未来两百年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的话,恐怕打死他也不会这么干,因为就是这个人和他的后代,将魏国拖入了无底深渊。

嬴师隰顺利回国后,在秦国朝野的支持下,也顺利的夺回了君位,号秦献公。在他的带领下,秦国大力改革,内修朝政,任用贤才,着力改革。但我们不得不说,改革不是一件能毕其功于一役的事情,嬴师隰的改革不算彻底,虽然已经给秦国带来了生机和希望,但由于秦国老旧贵族的势力较大,很多改革无法深入推行。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原因就是他儿子的横空出世,那就是秦孝公—嬴渠梁。

从此,秦国正式迈入开挂时代,从秦孝公之后的好几代秦王,励精图治,对内彻底改革,对外伐兵伐谋并举,终于在嬴政一代,统一全国。从秦孝公之后,每一代新领导人下的秦国,都有一对最强CP,就像明朝每一个皇帝背后都有一个得势的太监一样,每一代秦王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纵横家。

一、秦孝公与商鞅

在秦孝公初继位时,为了延续老爸秦献公的改革成果,并进一步扩大改革,广发招贤令,邀请全国各路精英汇聚秦国。时值当时的魏国,公叔痤当政,卫鞅在他下面任一小官。公叔痤此人较为嫉贤妒能,明知卫鞅此人有大智慧,却一直将其雪藏在自己身边,未给其机会崭露头角。直到公叔痤病重,不知是人之将死还是怎样,劝魏惠王重用卫鞅,如不重用,必杀之。可惜稳坐战国双傻宝座的魏惠王,并未听从其意见,既没有重用,也没有杀之。卫鞅最终心灰意冷,正巧又听说秦孝公招贤,于是不顾一切去往秦国,与秦孝公大论王霸之道三次,终得到秦孝公的信任,委以重任,大力变法改革,由于后期卫鞅的封地在“商”,所以后世也称之为“商鞅”,或者“商君”。

商鞅变法的故事,上过高中语文的同学应该都知道了,商鞅重金立木,取得全国的信任,大力变法图强,严格限制老牌贵族的权力和封地利益,充实国库;改革全国的人力资源体系,规定全国大多数人民只能做两件事情,务农和从军。务农可以保障军队粮食供应,从军可以换取爵位进而从政,这是将整个秦国打造成了一台战争机器;同时,制定严苛的律法,要求全国执法必严。从此,秦国整个国家的效率大大提高,最可怕的是,倾全国之力,为战争服务,矛头瞄准山东六国。在此期间,商鞅因为变法得罪了很多老旧贵族势力,其中就包括当时的太子嬴驷。但因为秦孝公倾全力支持商鞅,所以旧贵族的势力暂时不便发作,但是也埋下了商鞅后来悲剧的种子。

二、秦惠文王与张仪

秦国在商鞅变法之后,国力蒸蒸日上,打造了战斗力超强的一支军队。可惜商鞅的结局并不好,在秦孝公死后,老牌贵族的势力反扑,加上秦惠王自身与商鞅有仇,于是将商鞅车裂于市。但是所幸的是,商鞅所制定的改革措施并未废除,而是继续在后世发扬光大。秦惠王依然是一位较为贤明的君王,在任期间,任用张仪为相,大力开展他的连横政策,也就是“近交远攻”。

那么什么叫“近交远攻”呢?合纵连横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吧,“近交远攻”其实就是“连横”的同义词。当时秦国经过商鞅变法之后,国力已经比之前强盛了许多,但是面对东方六国,如果想要一统天下,实力依然是远远不够。事实上,当时秦国的实力,尚不足以吞并东方任何一个国家,秦国这个时候所需要的,依然是积蓄实力,积极外交,向内发展,尽量避免国际冲突。所以,当国际社会看到秦国崛起,纷纷合纵来对抗秦国的时候,秦惠王清醒的认识到,秦国目前无法与诸多国家同时开战,更无法对抗合纵大军,于是他需要瓦解合纵的队伍,于是他任用张仪,开展了他外交战略上的“近交远攻”的连横政策。简单说,就是将在东方与其接壤的魏国和楚国争取成为盟友,从而孤立更远的齐国和赵国。于是张仪,出马了。

张仪,魏国人,无法在魏国得到重用,转而投秦,担任秦相。当时东方六国以公孙衍为首,时常合纵以攻秦,使秦国显得非常被动。张仪为了转变国际局势,首先出使魏国,凭借其三寸不烂之舌劝说魏惠王事秦而孤立东方诸国,魏惠王不从,于是秦国攻打魏国,并夺取数座城池。秦国对魏国采取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态度,迫使魏国屈服而退出合纵盟约,与秦国连横。后来,魏国也在合纵与连横之间数次反复,为秦国争取到了宝贵的发展时间。

对于楚国,张仪更狠。虽然魏惠王智商有问题,但是当时的楚怀王,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不然怎么这俩哥们儿并称“战国双傻”呢。张仪去到楚国,以城池金钱和美女诱惑之,估计也就是对楚怀王说:我们秦国的东西是你没见过的,尤其是美女,西安美女,哦,不,是咸阳美女,比你们楚国的更有风韵啊。于是楚怀王就妥协了,派人去齐国把齐宣王骂了一通,气的齐宣王转而和秦国结交,彻底孤立了楚国。当楚怀王满怀希望去找秦国要美女和城池的时候,结果什么也没有,一气之下,发兵攻秦,结果可想而知,被秦齐联合攻击,以失败告终。经此折腾,齐楚之间的关系,倒是破坏的很彻底,不能不说张仪牛啊。

很可惜,秦惠王在位时间并不长,在他死后,张仪也和商鞅一样。商鞅是和秦惠王不合,张仪同样和后来继位的秦武王不合。不过张仪比较聪明,找了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溜去了魏国,最后终老于魏国。

这里稍微穿插一下:张仪和苏秦应该不是所谓的师兄弟,更没有交集,苏秦登台的年代要比张仪晚上几十年。这些细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参考一下从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那些帛书,上面有当时苏秦在齐国搞“无间道”的时候,写给燕昭王的秘密书信的抄写本,相信可以解开很多那段历史的不解之谜。小编仔细研阅了一番,堪称战国版“琅琊榜”,不仔细研究战国地图和国际关系学,恐怕有些细节还不好理解。

三、秦昭襄王与范雎

秦惠文王死后,他儿子秦武王嬴荡继位(大家看清楚哈,是这个“赢”,不要对号入座)。可惜这小子比较穷兵黩武,一路打到周朝首都洛邑,非要看夏朝初年大禹铸的九鼎。你说看就看吧,为啥非要举起来呢。可以想象,当时秦国的生活是多么无聊,专心致志发展军事,毫无娱乐,既没有电视、手游、WiFi,也没有斗蛐蛐和琴棋书画之类的,搞得好好一个太子,平时也只能玩玩举重了,估计后来项羽也就是跟他学的。估计那鼎也确实是重,秦武王就这么被砸死了,这死法还是挺坑爹的。和春秋时期,晋景公掉茅坑淹死,有的一拼。

好了,秦武王为举重事业牺牲了,总要有接班人吧,于是秦国历史上第一猛人嬴稷隆重登场。为啥说他猛呢?因为除了他在位期间,将六国打残以外,还因为他的寿命太长了,足足活了将近八十岁,对于春秋时期的人来说,除了那个双傻之一的魏惠王能有得一拼以外,其余的寿命均不长。不过人家魏惠王是缺心眼儿啊,凡事不操心,当然命长。你嬴稷这么猛,居然活这么长,楞是把自己的太子安国君都快熬死了,可还真是不容易啊。

嬴稷继位后,其实历史应该分成两段展开了。从嬴稷继位到赶走宣太后和魏冉是一段,后面一段就是嬴稷和范雎这对史上最强couple的双簧秀了。

先说第一段吧,秦国经过了“季君之乱”后,嬴稷继位,宣太后和魏冉辅佐,内政不稳,各股势力蠢蠢欲动。山东六国没有趁机一举攻灭秦国,可以说失去了灭掉秦国最好的一次机会,这样的机会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在魏冉将秦国内部有可能夺权的贵族势力全部清扫干净以后,秦国终于从泥沼中走出来。虽然此时是以宣太后和魏冉为首的秦国“四贵”专权,嬴稷尚未掌握实际大权。但是这三四十年,秦国的对外扩张那也是非比寻常。尤其以那次魏冉向东对抗山东诸侯,宣太后向西,怀柔义渠王并灭之,一举奠定了秦国扎实的基础,具体细节可以参考小编之前的那篇文章《宣太后的战斗》。

虽然宣太后和魏冉都是当世强人,但和嬴稷比起来,差距依然不小。当嬴稷启用范雎以后,秦国内部局势发生了逆转,在嬴稷和范雎的双重压力下,宣太后退居后宫,不问政事,魏冉被驱赶离开秦国。秦国四贵的势力被彻底瓦解,大权重新回到了秦王嬴稷手中。在后来的一二十年中,秦国彻底展开了其开挂的国势。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来,秦国东部,中间是魏国和韩国,这两个国家,在这个时候已经沦为二流尾巴国,彻底被秦国给征服了。东部较远的燕国和齐国,正好经历了五国伐齐,乐毅带领五国联军,差点把齐国灭国,燕和齐实力均大大损耗,尤其是齐国,再无法在东面与秦国抗衡。

这么一来,秦国真正的强敌,只剩下南方的楚国,和北方的赵国。我们先来说说赵国吧,说到赵国,完璧归赵的故事,上过中学的同学应该都是能全文背诵的吧?大家都很佩服蔺相如的机智和勇敢对吗?觉得蔺相如一个人出使秦国,面对秦昭襄王这个战国最强大的君王,还能随意戏弄并全身而返,都感到十分钦佩,奉其为自己的偶像对吗?但是大家可知道,这场和氏璧的闹剧,最终的胜利者,不是蔺相如,而是秦昭襄王嬴稷。

范雎入相之后,这对最强couple,制定了秦国最终统一天下的基本战略----远交近攻。简单来说就是,秦国现在已经具备消灭其他诸侯国的实力,现在需要的,是结交远方不接壤的国家,打击近处接壤的国家,逐个击破,而使远方的国家不会来救援,不会形成合纵的局势。完璧归赵不过是这场大戏,其中的一个非常微小,无关紧要的环节。嬴稷需要做的,其实是结好北方的赵国,给他腾出手来,先收拾掉南方的楚国。所以,即使蔺相如献和氏璧给秦王的时候,他再怎么折腾,秦王也不会因为一块玉璧,和赵国翻脸。就算这块和氏璧再怎么值钱,也不可能和天下江山相提并论,所以和氏璧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只是体现出了这个特殊时刻的价值,只是秦昭襄王结交赵国的一个借口,而并非其真的有多价值连城。这一点秦昭襄王和范雎心里很清楚,我猜,蔺相如心里同样很清楚,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而同样的,在后来的秦赵渑池结盟的时候,蔺相如同样心中洞察秦国的这个战略方案,秦国需要稳定赵国,使自己无后顾之忧的去攻打楚国。所以在会盟时,可以率性而为,为赵国争回了面子,而秦国为了顾全大局,不会为难赵国。果不其然,渑池会后,秦赵之间迎来了十年的和平时光。在这一局棋中,真正的赢家,是嬴稷。

我们再来说说楚国吧,在远交近攻的策略下,秦国安抚好赵国,就可以全力来对付南面的楚国了。秦国从巴蜀之地出兵,沿长江向东,由白起帅军,一举攻克楚国半壁江山,迫使楚顷襄王向东躲入吴地,屈原愤而投江。在此过程中,赵国等其他国家,无动于衷。从此,楚国只能偏安一隅,再无能力争霸中原。

远交近攻的策略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效。楚国被打残以后,世界上唯一能与秦国相抗衡的国家,就是赵国。赵国经过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后期赵惠文王的精心治理,廉颇和蔺相如的辅佐,国力已经较为强盛,而其偏居北方,更无后顾之忧,渑池会后,一心一意发展自己的国力,实力一时无两。可惜,一山不能容二虎,在经过了十年的和平期后,秦赵之间的战争,在所难免。

于是,以上党郡为诱因的秦赵之争,正式拉开序幕。一直到引发历史上著名的“长平之战”,赵国四十万青壮年男子,被白起全部坑杀,再后来长达几年被秦国围攻的“邯郸包围战”,再与燕国的两次战争,赵国实力大损,已经不具备再和秦国争霸的资本。

这些就是秦昭襄王嬴稷在位五十多年,取得的成绩。如果再给他十年寿命的话,恐怕秦国就在他手上统一天下了,也就没嬴政什么事儿了。

四、秦始皇与李斯

秦昭襄王嬴稷死后,安国君继位,三个月,卒。后传位于异人,为秦庄襄王,三年,卒,传位于嬴政。嬴政继位后,铲除太后赵姬、吕不韦和嫪毐势力,独揽大权,重用李斯。李斯任丞相期间,大力推崇他的法家思想,极大促进了中央集权。对外,李斯鼓励嬴政用重金贿赂山东六国,离间诸侯与其君臣的关系,取得了良好效果。公元前221年,在李斯的辅佐下,嬴政终于完成了统一全国大业,号秦始皇。

五、天时地利人和

以上我们说了秦国在战国数百年间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也说了秦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四对组合的完美配合,也详细解释了秦国在不同时期从“近交远攻”到“远交近攻”的战略部署,那么我们现在来总结一下吧,秦国最终能统一天下,是巧合吗?还是历史的必然?

我们必须要说,秦国的统一,需要感谢一个国家,那就是魏国,为啥呢?您看哈,秦献公嬴师隰是魏国送回秦国的;商鞅是魏国不用转而投靠秦国的;张仪是魏国人,而魏国不用之转而投秦;范雎在魏国效力,结果差点丢了性命,不得已逃亡秦国,隐姓埋名,最终找魏国相国魏齐复仇。我们以上提到的诸位,或多或少都与魏国有关,魏国统统不用,送给秦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简直就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国际主义精神啊有木有?

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秦国统一天下的真正原因,是它掌握了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的因素。“人和”,是秦国在商鞅变法之后,贵族势力大大被压制,秦国以其海纳百川的气魄,吸引了世界各国的人才为其效力,“尊贤尚功”,以功劳的大小论爵位,很多有实际能力的布衣卿相可以登上历史舞台,展露才华。整个秦国,就像一台上足了发条的机器,目标就是一个,发展国力,统一全国。而反观其他山东六国,贵族政治把持朝政,任人唯亲,有些甚至尸位素餐、浑浑噩噩,像后期楚襄王、楚考烈王和赵孝成王等等,根本无法驾驭国内的贵族势力,更别提与秦国抗衡了;“地利”,是秦国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西面戎狄部落已经被扫平,东面有函谷关屏障,南面是已经被征服的巴蜀之地,秦国基本不存在来自外部的威胁,它的统一,只是静待天时而已;而“天时”的出现,就是嬴政掌握国家实际权力,而六国已经疲弱不堪之时,天下在其手中统一,已不可避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