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3断舍离

虽然立秋已经过去,早晚一丝丝的凉意已经能吹走脸上的汗珠。但八月的晚风仍是带的着热浪的余炙。在这样的夏夜,抱着屁股烫人的笔记本,狂热的希望创作。只因今晚是我多年来不曾有过的美妙时光。身体仿佛处在绵绵轻浮,不着痕迹,但又切身感受到的高潮之中。

这一切的引爆点,是我4月份在省会出差的时候买的一本小书,它叫“断舍离”。

这本书买来,是为了给伴侣看的。我曾经在一次顺风车的旅途中,听到两位三十几岁的女士谈论婆媳的关系,其中一位女士侃侃而谈,另一位女士随声的附和。这位侃侃而谈的女士谈到她的婆婆如何的囤积旧物,不舍丢弃任何一件东西,因而这位女士不愿与其婆婆共处,甚至不愿儿女交其帮忙照顾,最后这位女士总结一句,就是要“断舍离”。我听到这三个字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断舍离”,这个词,我应该是第一次听说。可它就像你新交的一个朋友,却似曾相识到仿佛寻回一个旧友。

从这两位女士谈论的过程,我简单的理解“断舍离”应该就是抛弃旧物,拥抱新物。所以,过后也不再深究了解,以为“断舍离”大概就是一个状态,一句词语,表达一种抛弃旧物的意思。直到我到省会出差的时候,到书店为伴侣挑选礼物,才偶然发现“断舍离”是一本价格不菲的书。我想她是很适合看这本书的,衣柜里的一堆旧衣物、不舍扔掉的旧杯子、不下五把印着不孕不育及各类妇科疾病的扇子、抽屉里用不完的塑料袋,因为不擅长归类,物品看似整齐,其实无序的放在各式各样的地方。于是我毫无犹豫的回到宾馆,打开电脑,上网买下了这本书,送给我的伴侣。她高兴的接受了,并饶有兴致的开始阅读,几天后,她跟我谈了她看了书的前一小部分的心得,说道:“其实我衣柜里大概是三分之一的衣服是可以扔掉的”。

她的幡然领悟,让我感到高兴,我开始憧憬我们不用因为卧室里看似杂乱无章的各种物品而争吵;我不用在劳累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回到家看到一个不整齐房屋而愤怒。可事实上我只做对了大概一半。一周又一周过去,书夹还停留在那本书的开头那几页。我提醒她的时候,她有些不耐烦的告诉我,她的忙碌,让她无法静下心来把书看完。也许是我的几次提醒最终起了作用,她把书看完了。并且在一个周末,她开始行动了,扔掉了一些衣物。书在此已开始体现出了它的价值。

不过,她也只是扔掉了一些衣物,其他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杂乱无章的卧室只比以前好一点;塑料袋的问题,有了一些改观。我也仍然回到家因无法忍受的环境而大发脾气。我的伴侣一开始一一的承受着我的愤怒,并且稍作解释,提醒我这个屋子里不是只有我们,还有他们。我不能认同她的说法,我告诉她物品是我们的,我们应该学会收拾,并提醒他人。我常常会动手收拾杂乱的房子,但每次的收拾都会让我更加的愤怒,仿佛那些杂乱物品的郁气从物品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慢慢的,我也不想收拾了,我开始放任它们的存在,不自觉的生活在了一堆我以前无法忍受的杂乱环境之间。直到前几日,我看着架子上那些物品,收纳整理的冲动再次占据了我的内心,我开始着手处理这些物品。可看到有些我已经分类得好好的物品被他们重新堆在了一起,我现在又要一一分开,我的愤怒在此高涨,需要一个发泄口。这时我的伴侣走了过来,成了我的出气筒,我的怒吼引来了他人的关注询问,长辈提出了质疑,批评我像一个老妈子,这让我的愤怒值达到了极限,愤怒就像洪流倾泻在他们的身上,最后我离开了战场,回到了卧室。我想起了那本书“断舍离”。于是,我把它从书堆中找了出来。

“断舍离”只是一本小书,如果静心下来,最多三个小时就能读完了。可是,琐事一直围绕着我。我在周末断断续续的读着,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每一个字,每一段话都让我的身心得到启发”。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懂得“断舍离”了,自信的以为断舍离就是整理归纳好物品,节省出空间。看了书才知道,原来我真是大错特错。断舍离是一种人生的状态,对待物品、对待生活的态度,是大道至简的人生哲理。只有从生活甚至人生这个角度去看断舍离,才能毅然决然的将那些现在不用的,以后也不一定能用的物品送至它应该去的去处;让那些用来纪念过去的东西的真正的成为过去。

我一边看书,一边实践断舍离。最终,我在仅有不多的私人物品中再次的清理出了一袋东西。我甚至开始把无形的财产也断舍离。将那些不用年费,本来觉得有备无患,且不用似乎也没关系的信用卡注销掉,只留两张常备的信用卡。我刚刚又想到,其实常备一张就好。将放在储藏间里的新杯子拿出来替换掉旧的杯子。有计划的把一些不用的包包,过时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放在一个地方待处理。我还有一个不曾使用或觉得毫无用处的吸尘器,也应该处理掉。当然,也不是说我看了书一下子就懂得这些,而是我在未看断舍离之前已在慢慢实践它的一些皮毛。看了断舍离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那些对待生活和物品的态度。

今晚,只有我一个人。我的伴侣需要几周后才能回来这个屋子,她带走了衣物和需要用到的物品,房间一下空荡了许多,我将剩余的除了必要的物品,其他的都放在一起。整理出空间,我发现屋子更加的清爽宜人了,简直是我需要的近乎理想状态了。

所以,如我文章开头说的,我现在进入了一个持续了,不可琢磨的,让人飘飘欲仙的高潮之中。这间卧室,就像一个裸体的,清纯的,无任何梳妆和胭脂涂粉的豆蔻女郎,我身在这里,心已荡漾,甚至希望借此机会来一次与豆蔻女郎的鱼水之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