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稳现世的颠沛流离

                            序

        胡适说“你的闲暇往往定了你的终身”,穷忙——在网络社交工具兴起的同时诞生的词。在穷忙的间隙,我也常常会问自己,为什么如此充实的一天,却如此空虚?前几天看山下英子的《断舍离》,里面有段话,大致意思是如果明天你即将离开人世,你希望留给这个世界的是怎样的自己?好吧,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烦扰得我几天不开心。今天突然觉得可以用一个词形容这种状态——安稳现世的颠沛流离。一路走来,兜兜转转,丢丢捡捡,唯一还住在心底的东西我想应该动身拾起,其实不需要借口,因为来日并不方长。那么从微习惯开始吧,就今天,几十也好,几百也罢,一句也好,一段也罢,为了灵魂不再颠沛流离。。。



                          燕子

        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她,大抵是因为这确实是挺励志的人生的。燕子是我的高中校友,准确地说应该是后高二的校友,为什么叫后高二,先卖个关子。我的高中在东部沿海县城的一个小镇,在那个时候属于三流高中(所谓三流也就是想读重高不够格,读职高不甘心的人去的地方)这里没有贬低母校的意思,只是按事实陈述,三流不代表都是三流学生,只是相对自律性差的多一点而已,这与最后毕业生的人生没有直接关系。那个时候我的三流范也挺足,经常有些课我会不去上,我不去上不是因为想逃课,而是想自己补课,后来证明这种策略并不好。我是理科班的,燕子是文科班的,那个时候我们寝室在同一幢,她的寝室在三楼难免第一间,我在北面第三间。我和她如何熟悉,皆因两人都逃课“补课”。

        我逃课的时候,还做了现在看来挺“犯法”的事情,每次想逃课,我都会写个请假条,然后模仿班主任老师的字签个同意和落款,然后给我的同桌,也就是班长林子,林子每次都会说像,真像,不关我事哦,班主任同意的。我请假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有头痛的、肚子痛的,还有头晕拉肚子、牙疼、感冒,还有心情不好等林林总总。班主任是语文老师,语文课我是绝对不会逃的,我一般逃政治课和物理课,政治课逃是因为政治老师咽炎太严重,知道咽炎的人肯定能懂,班主任他是断然不会知道我竟然会逃课的,在他看来,我是非常勤奋乖巧的孩子。[呲牙]我那签字如今若还在还真想看看,不知道同桌林子还是否记得。一次碰巧我和燕子一起逃课窝在了寝室。我于是到她寝室两人窝高低床上聊起了未来和爱好。林子说:如果有可能她想去省城zj 大学,好的大学氛围好,她喜欢看书,她可以一天都不吃不喝看书,zj 大学肯定有很大的图书馆,但是就目前的成绩是不可能的,但她想试试,哪怕旁听。那个时候我还不太知道什么叫听,但我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三流高中,别说zj大学,就是普通一本进去的也是屈指可数,每次想到这我都会有种绝望的感觉。燕子的成绩除了英语,其他几门在那个时候也是看了就会绝望的那种,但是燕子并没有,她是说到zj大,两眼发光那种,在那个时候的我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然而却应验了那句“心️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燕子床上有很多英文的书籍,有些小镇上是买不到的。就这样,有时候我们逃课撞一起了,也会一起聊会,权当解压,但我们从来不讨论课业,只谈爱好和想法。就这样,后高二在我断断续续的逃课中悄然渡过,转眼高三,学习越来越紧张,偶尔座位换到走廊边,我会看下教学楼前的梧桐树,心情好,写几句梧桐叶落秋意起,来年你落我不再之类的排泄情绪;座位换到北面床边,我便会常走神看对面小学音子给学生上课。和燕子聊天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后来几乎没再一起聊过。临近高三下学期的时候,学校好像开始实行分流分班,也就是当时出台了一个政策,️学习形式是脱产的成人高考,推出脱产成人高考的都是比较好的本科院校,其中包括zj大学。知道文凭不一样,我还是毅然选择了普通高考。燕子也选择了成人高考,并且志愿填了zj大学,我的小学同学兼同桌妮子也选择了成人高考,但她不喜欢省内,她喜欢去西南西北越远越好,不想被她妈妈管,问我的建议,让我帮忙推荐个学校。我翻了志愿指南,没有网络的年代很自信的告诉妮子,选“中国计量学院”吧,这个学校在西南,四川去那边,妮子深信不疑的填报了,我想这估计也是计量学院被坑最惨的一次了,妮子后来说我的建议挽救了她[愉快]让她有幸留在了省城[愉快],并且可以继续和我厮混下去。

        就这样,我和燕子妮子她们各自备战高考,妮子也不再和我一桌,越临近高考人也越寡言,无形的压力有时候令人喘不过去,实在喘不过气,我便会独自一人用最快的速度爬到香花山(小镇上离学校最近的山,山上有个海军基地),山的东面可以看到沧海桑田,山的西面可以望到我家所在的村。每次爬到山顶我都会先看东面希冀未来,然后再看看西面,咬紧牙关。

        妮子她们先于我们结束高考,我们还在备考,她们已经知道自己考到哪所大学了,那年成人高考,学校成绩喜人,大多数参加考试的同学都进了自己心仪的大学,那时候脱产的成人几乎和全日制没有区别,不但生源质量好,学校教学质量和师资也是和全日制无异的。妮子被我坑惨进了计量学院[呲牙],也断断续续从其他校友那得知燕子如愿进了zj大学。而我,那年普高高考并不理想,并没有上本科线,而且离本科线还有很大距离,固执的我毅然选择了高复,还记得绍兴某学院招办电话征求补报志愿,父亲不希望我再高复,想着让读个算了,我却因为儿时一直的梦想只想去省城,态度坚决动员家里亲戚说服了父亲同意我高复,现在想来自己也真是固执。从此,我和燕子再无联系,我继续到县城一个山脚下的高复培训学校复读,燕子她们赴省城读大学。复读的日子丰富而充实,也结交了几名挚友。

      第二年秋风送爽的日子,我如愿进了正常的一所本科院校,我又继续和妮子开始厮混,她的我学校在文教区,我的学校在城南,但没课的日子我便会坐527路公交车找她玩。至于燕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那个移动通信并不发达,大家家里很少有固定电话的年代,我都不记得怎么联系上燕子的。再次和燕子的时候,已经是我大二,她大三了。她说她准备考研,我们省城第一会是在她租在学校附近叫青林坞的地方,住在这个地方的基本都是考研的学生,燕子和另外个女生一起合租,她的床上依然很多书,除了考研的书籍,还有很多名著,而且书的厚度越来越厚。她说她的数学是短板,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当燕子已经坚定目标考研的大三日子,我还未褪去刚入大学的各种新奇中。我所在的学校到市区最便捷的一条公交线路就是527,因为这条线路可以到景区,可以到电脑城,到zj大学主校区、到妮子所在的文教区。有闲的周末我常会去妮子那,也会约室友去zj大玩,因为专业的关系,zj大正门的书店关于计算机的书比较集中,去那里淘书总能买到要的。我们一般会快中午出门,到zj大刚好可以在留学生食堂吃饭,留餐的菜在当时的我看来就已经很便宜,现在看来还是超便宜。用完中餐在校园溜达,可以感受浓浓的985高校的底蕴,我特别喜欢那种氛围,累了折进书店可以看看一下午书。偶尔我也会找下燕子,谈谈她的进度,燕子依然徜徉在她的书海。

        大学的时光总是悠远又短暂,时光里的人总觉漫长,转身时已是经年。大三下学期,我开始奔走在各种培训和考证中,学业和就业的压力弥漫整个年岁,去zj大的次数也日渐减少。燕子似乎突然在我面前消失了一样,到大四那年还是从我同学的同学那里听到燕子去上海了,具体是工作了还是考研了都不曾听说。大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燕子的qq,以至于毕业之后互相失联了。我如愿留在了我童年砥志要留的城市,在入职初期努力工作的间隙,偶尔也会想些如果的事情:如果继续考研会怎么样?如果回故乡会怎么样,如果去北上广又怎么样之类。。在安于现状又挣扎于现状的拉锯中悄然度过了人生最宝贵的年华。

        工作、恋爱、分手、结婚、生子,8年后,再次得到燕子的消息,燕子已经在帝都扎根。在高中同学处获知燕子的消息,我还是非常兴奋的,有些人在你的人生虽是悄然走过,不复重叠,却也是雁过留痕,也许是高中那段逃课的时光已然如同留声机般刻录在回忆的卷宗,总让人不经意会想起。2012年,还是感谢化腾同志的小企鹅,我和燕子再次在网海相聚,聊着彼此的曾经。

      燕子告诉我,大四那年邂逅了师兄现在的先生,师兄考研去了帝都,为了守护那段感情,她走上了漫长的考研之路,第一年没有考上,艰难的日子,她去了上海,一边工作一边继续考研之路,人一旦有了目标所爆发的潜力是非常可怕的,也许是帝都师兄的召唤陪她度过了艰难的那么多天,当她坐在bs大硕士研究生面试教室告诉她的导师:她就是喜欢看书,闲暇都在看书时,那位和她有着一样闲暇的中年女人收下了这位爱看书的徒弟,我想我能懂那并不意外,你的闲暇往往会在你无路可走时闪闪发亮带你去另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燕子的那份执着和真爱就是她最大的资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前言部分 1.给正在考研的你的一些建议: 1.1选学校方面: 关于一开始的学校选择,其实(1)分为时间上的即现...
    HeavenlyTime阅读 40,801评论 304 2,163
  • 自序 这些年我做过很多场演讲,去过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人。 曾经听到过很多故事,回想起来,每一个都历历在目。一年前...
    吴祉祺阅读 6,125评论 1 17
  • 一个很好的朋友跟我发微信说,她跟她老公吵架,离家出走了。我问是在地铁还是在高铁上,回复:地铁,然后我就不回了。 不...
    京冀神儿阅读 68评论 0 0
  • 导读 读西游记总有一个疑问——唐僧那么无能,为什么孙悟空非要带着他去取经呢?如果孙悟空自己去取经,不就麻烦少多了么...
    等风来1阅读 90评论 0 0
  • 雷欧是以一种非正常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因为他一出生就死了。不过,如果真的如此,这个故事,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
    沫小神阅读 1,77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