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之光

许久未见,还是从那本书聊起吧!

比起其他外国名著,这本书可怜的少有人知,至少我是不知的,书中的“该隐之光”也被我不断加工,不断深化,以至于本意为何,无暇在意,也不去在意。“该隐之光”就像杂货铺的空白书信,尽管你不知道你所愁是何,但你就是很哀伤。我们都是忠于内心的个体,可当外界和内心全然敌对,又何去何从。这么说可能不解滋味,可说太直白,又太过剑有所指,每个人有不同理解也好,各有各的说法!

到现在为止,我都没能回忆起这本书的具体细节,甚至于正确书名。我读书讲求的是感觉,未读之前若有所思,翻书时候若有所思,合书之后若有所思,每次思的是什么,大概是忘了,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时间点,思的有

又怎能一样。

我从未刻意记过任何日期,可有些日期莫名其妙就在脑中落了户,而且生根发芽,每逢整月、整年,不由得泛到眼前。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写日记必有时间,我只管记,很少回头看,除非有些事情泛到眼前。写在纸上的时候,因为字迹不满意,我会重新写好几遍,直到满意,可有时写着写着就成了练字,下一次一定不连着写,容易一提笔就练字。现在,更多是写在手机上,各个角落都有,空间、微信、简书、WPS、便签、扇贝,有些给别人看,有些给自己看,给别人看的时间不超一天,给自己看的从来不看。内心从来就需要别人肯定,可又怕不被肯定,甚至相悖。

好像过了大言不惭的年纪,限定词用的太多,准确性要求的很高,生怕某个词的不当使用挑动挑剔的敏感神经。年龄的增长不仅是成熟,还有物质精神的双重追求,我很珍惜现在还可以对精神有所追求的时光,物质的打压和不满足很容易让人忘记精神的匮乏,而且愈演愈烈。

年后,我准备要做很多事情,年前就开始了,但一直都是准备,不想开始,一开始意味着生死未卜,成败难定,倒不如一直幻想,至少结局一直都是美好,灿烂且辉煌的。或许这篇日记就是为了跟幻想挥手道别的,我曾幻想在扇贝365天的时候,有个好消息突然不意外的造访,如今我把扇贝卸载了;我曾存了很多鼓励图片以示激励,等到功成那天,一一致谢,如今,我也删了。我记得我全部的生活,和不能忘却的经历,我要继续开始了,一直向前,距离下一站的路也许会比想象中的更远。前路定有阻碍,有挫折,摔就摔吧,绊就绊吧,能怎么样呢!

该隐之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