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棉,我想要的仪式感

“三毛,你愿意做荷西的妻子吗?”法官问我。我知道应该回答——“是。”不晓得怎么的回答了——“好!”法官笑起来,又问荷西,他大声说:“是!”我们两人都回答了问题,法官却好似不知下一步该说什么好,于是我们三人都静静地站着,最后法官突然说:“好了,你们结婚了,恭喜,恭喜!”……

沙漠婚礼,新郎当天要上班,帽子上插一把香菜做头饰的是新娘,还有第一次主持公正结婚,紧张而语无伦次的沙漠法官,结婚礼物是令人惊悚不已又豪华不尽的骆驼头骨。

……

几十年前,还是校园青涩少女一枚的我,读着三毛的《结婚记》,心无陈腐地又乐又感动。而内心深处,却由这被异域荒诞了的仪式感重重地撞击,隔着时空一厢情愿的要做那个率性女子的知己。穷尽了心思,去所有可能的地方搜寻她的书籍。在她与荷西的故事里,阳春白雪的是那个美丽一生,也哀愁了一生的女子,而情陷撒哈拉、不能自拔的是做着罗曼蒂克梦的校园小女生。

站在青春入口处的我,那时也在经历着自己人生最初的爱的时光。飘飘渺渺的思绪里自然也有着对婚礼仪式的神往……简爱、罗切斯特,小说里男女主人公曲折离奇、而又缠绵动人的爱情故事完全摄住了我的心。他们跨越了世俗的畛域、基于心灵相投合的深挚爱情,经受住了严酷的考验,却源于婚姻存在的障碍,而致婚礼在宿命中中止。“我自己在乎我自己,越孤单,越无亲无友,越无人依靠,我越是要尊重自己,我要遵从上帝颁发、世人认可的法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疯狂时所接受的原则。法律和原则并不是为了用在没有诱惑的时候……”这,是简爱的清醒,是简爱的坚守,多么炽烈的爱,没有仪式加以庄严,有意志有力量的心灵,断然选择的是遵从道德与法律。

是在这样摄人魂魄的小说里,小说主人公命运的沉浮中,我青春的幻想、所有关乎爱的仪式的天马行空,都沦陷于西式教堂婚礼的神圣。无数个白日梦,我,和我心仪的新郎站在肃穆的教堂,有穿着白色法衣的牧师在问:“你爱你的新娘吗?不管贫穷与富有,不管疾病与健康……”那声音,在古老的教堂高高的穹顶萦绕回荡……

二十岁,满脸稚气像个小中学生的我走进婚姻的殿堂,举行的是传统又简朴的山村里的婚礼。公公年过华甲,希望自己最小的儿子早一点成家,既然是心意已定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又怎么会计较结婚的迟早与仪式是否符合心意?婆家让当地的风水先生择好的结婚吉日,我的父亲在外出差难以赶回,弟弟妹妹还在上学,也承担不了送姐姐婚嫁的重任,母亲为我打点了行装,就由那个大男孩提着大大的提包带我坐火车,又换乘汽车,经过一天的旅途劳顿,来到了老公的家乡小镇,婆家哥哥找来一辆看起来够齐整的工具车,在夜幕笼罩中接我们回距小镇十多里的养育老公长大的小山村。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借着车灯的亮光,感觉车窗外黑魆魆的,都是悬崖峭壁,内心的恐惧弥漫着,都不敢向坐在后座上的山里娃用眼神求助。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隐隐绰绰中,车子进了村子停了下来,有家人围拢过来,问候着,扶着我在暗夜深一脚、浅一脚回到了一个小院。——在距结婚日子四天的深冬的晚上,我第一次跟着我的新郎回到了他的家乡,——我,源于不谙世事的懵懂,没有对陌生的家人与环境有一丝的设防和戒备。

婚礼在记忆里是大晴天里吹吹打打的热闹和乡间习俗的喜庆。而我,是自己化妆、剪着笨笨的学生发、戴着一支粉色假花发饰的够美丽、够清纯的新娘。像做梦,拜天地、敬酒,是由着乡间司仪导演的玩偶……多年以后,老公一高兴就取笑那个傻乎乎的新娘:“哈哈,都不懂拿捻要下轿礼包……”不懂矜持要下轿礼包的新娘,也不懂要结婚的房子,要离开村子回到工作地了,公公嘱咐:“买房子,需要多少钱,家里没多也有少,写信回来……”

深深浅浅的脚印里,饮食人生有着令人痴迷的喜怒哀乐,二十五年前的新娘,二十五年后依然可以在五十步外陌生人的视线里冒充青春妹——是岁月的宽容,亦或是厚爱。又是这样令人心思纷纷的腊月,洗衣机里洗着衣服,而我,坐在书桌前看书,手机铃声响起,是老公,“我能下班了,要出去吗?”

“哦,门口等着,我马上下去。”

穿起外套,带着手机和钥匙,还没有出楼门,老公又打来电话“你出门了吗?把电子血压仪拿上,要换。”于是,“噔噔噔”上楼回家……

街上是下班高峰期的喧嚣,车流璀璨,林立的高楼亮着一个个炫黄的窗口。虽然是暖冬,可毕竟是逼近年深处的四九天气,穿着羽绒服还能感觉到空气的寒凉,老公用他温暖的大巴掌拽着我的手亦步亦趋走过十字路口,先去药店换血压仪,再进旁边的干洗店取干洗的衣服,店里的小姑娘说还没有洗出来。

走出干洗店,老公的眼神看过来,“咱们,还去哪?”而我,站在这深冬的冷风里,突然有一种无名的孤单和绝望,明天,明天老公又要出差。

“老公,今天是腊月二十一,明天,是纪念日!”

“哦?”

老公又忘记这样重要的日子,我的失望如漫漫的潮水涌上来。

“明天,是咱们的银婚纪念日。”

就在这样的街头,我,只好像一个矫情的小女生提醒着两鬓已生白发的老公,“算算啊,91年——2016年,整整25年。”

“结婚纪念日,有那么重要么?听你的,我们怎么过?”老公好笑的看着我。

能怎么过?都不放在心上的日子!街的对面有一家摄影店,想着很久不在照相馆里郑重其事的拍照了,就说:“咱们去拍免冠照,像结婚时拍得那种,肩靠肩,头挨着头。”

“这个好说,出差回来咱们去拍,我也只是走两天嘛。”

“那咱们回家?”

“你说嘛,要不陪你逛商场?”

十字街口过去,就是灯火通明的商场,“老公,咱们去买情侣家居服怎么样?”

“哪里有卖?这个主意好!”

“前面的商城,三楼,给斐和佳买家居服时,其实我也看上了咱们穿得情侣家居服,当时没舍得买。”

一进内衣阁,导购小妹便热情的迎了上来:“姐,要和大哥买内衣吗?”老公煞有介事地浏览着,大大咧咧地问:“你这里有情侣服吗?”

导购小妹一听就乐了:“有啊,你们夫妻好浪漫,是要情侣家居服吗?”说着,便从货架上取出男女各一身的银灰色家居服,正是上次我中意的那一套,V领,大气、时尚,是我一眼看去就喜欢的款式。

“这是刚上的新款,95%的纯棉,样子好,上档次……”

“是纯棉吗?你不是忽悠我们吧?来,找个线头,我用打火机烧烧。”哈哈,看着导购妹这么卖力的推销,老公的猴兴又来了……

有人说,你厌倦了生活的格调,就厌倦了生活。我想,仪式感,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的格调,是平凡生活里爱的表达,更是生命里那些庄严时刻心存的敬畏。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对视、聆听、欣赏,也许也是人与自然万物互动沟通的仪式。

而此刻,银婚纪念日,家居棉,就是我想要的幸福满满的仪式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曾经,我很喜欢驻足在操场中央,摊开双手,凝望远方的天空,把思念的人儿的美丽笑靥织在蔚蓝里。回忆着他们天籁的笑声,我...
    末楼阅读 24评论 0 0
  • 我是一只懒得 连呼吸都觉得累的猪 投胎到了一位比我还懒的女子怀里 成为我的主人不知是福是祸 她开着一家叫做陈年往事...
    陈旧啊阅读 45评论 2 5
  • 为了让飞鸟学生在紧张的一周学习之余得到放松和愉悦,从而更加精神振奋地投入下一周的学习中,本周六上午在飞鸟进行第...
    李飞什么时候变成教授阅读 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