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大学生的遭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放我出去!”她声嘶力竭地捶打着被反锁的门,十指已经渗出了血,血迹印在门板上,仿佛在嘲笑她的无能。

她被关在这狭小的房里已经有三天了,只要她有一丁点儿力气,她就会不停的喊叫、哭闹,可是无论里面的她怎样喊叫,怎样哭泣,外面的人都毫不理会。只有到饭点的时候,才会有人打开门,送一些饭菜进来。

刚被关进来时,她拒食,饿得两眼昏黑,双腿发软。可是她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她开始大口大口地吃饭。

她曾经想过无数个方法逃跑,一周后,她彻底绝望了,这里除了紧紧反锁着的门和窗,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她想念父母,想念老师和同学,她想要回学校读书!

记得那天,从广州火车站下车,她叫了辆滴滴打车,乘坐不久她感到轻飘飘很舒服,渐渐就睡着了,醒来时她已经在这里了。

门打开了,涌进来五六个人,有个中年妇女对她说:“妹子,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你可别再闹了,乖乖听话,就不会受皮肉之苦。”

她懵了,“大喜之日,不!你们想干什么?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让我爸爸送很多很多钱给你们,放了我好不好?”

两个中年妇女给她梳妆打扮,她一直挣扎,他们就把她的双手双脚都捆起来,用一团布塞住她不安分的嘴巴。

那些人带她来到了一个大厅,大厅里聚集了好多人,中间站着一个拄着拐杖只有一条腿的小伙子,小伙子穿戴整齐。

她被强迫着与他拜了堂,接着她又被关进另一个房间。惊魂未定的她环顾四周,看见那个火红的大喜之字,它像一把刀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心窝。她欲哭无泪“不,老天怎么可以跟我开这种玩笑?难道我的人生就这样完了吗?”

一想到她马上就要失去了她最宝贵的贞操,她想到了死,正当她使尽力气一头撞向大镜子时,他冲了进来。

他扔掉拐杖扑了过来,他们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的额头鲜血直流。

“你别这样,怎可以轻生,你若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他给她解开了绳子,她爬起来撒腿就跑!打开房门,门外两个强壮的粗汉正恶狠狠的盯着她看。

她关上了门,扶起了他。“这里是哪?”“新兴村,你是父亲买给我的媳妇,因为缺了一条腿,家里也不宽裕,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我。”

两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沉默不语。过了半晌,他说:“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好好睡一觉吧。”他拿了个枕头直接睡椅子上了。她躺在床上一夜未眠,她担心自己会成为他的盘中餐。

天亮了,和煦的阳光洒进了房间,照在他黝黑的脸上,他睡得安详。她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竟起了恻隐之心。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饿了吧?我去找点吃的给你,你千万别逃跑,我爸他们已经对你严加防备,你自己一个人是跑不掉的,别担心,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他们成亲一个月了,他视她如珍宝,她待他如兄长,她配合着他在亲朋好友间秀恩爱,他们秘密谋划着怎样安全出逃。好几次他已把她送出了村口,但父亲一直找人跟踪他们。

他常常拄着拐杖带她去听潺潺的水声,去看清新的的野草,去闻淡淡的花香......

日子一天天这样过着,但他心里清楚,她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他,即使他真心地爱着她。

三个月后,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时机,父亲生病了,让他代劳去参加东海一个亲戚的婚宴,他征求父亲让她做伴陪他一起去,父亲极力反对:“儿啊!她会想办法逃跑的,你腿不方便,守不住她!”“爸,她已经是我的妻子,对我关怀备至,现在还怀了我的孩子,怎么还会逃走?“我要当爷爷了吗?你咋不早说呀!”听到这个喜讯,父亲高兴地答应了,这次没再找人跟着他们。

一路上,他一再叮咛她要注意安全,还塞给她一个小纸包,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的,她打开一看,整整齐齐地放着500元。

她呆呆地看着他,眼泪夺眶而出。这一别,也许永远不再相见。

开往广州的车缓缓地启动,他站在车窗外久久地凝望着。她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渐行渐远:“大哥,别了,好人一生平安!”

从此,她喜欢上了断树残根,喜欢上了破门颓墙,喜欢上了星陨月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