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知否,知否》有记(一)

知否,知否?


上月初无意间看了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明兰与顾二初次相遇的片段,直接被滚滚天雷轰成了焦碳渣渣。要知道《知否》小说可是对阿皮影响重大的一本书,虽然对其拍成影视没抱什么希望,但也着实没想到会被改得如此不堪入目,简直让人羞于承认自己当年也曾是天天追着作者大大摇尾乞怜求更文的一众脑残粉之一。

虽然早在2013《年度总结》里阿皮就将《知否》这本网络小说封为自己的年度小说,并宣称这本书不只是年度小说,更应该是自己下一世如果仍旧投身为女子时,必须要在18岁前仔细阅读的一本书,用当年的原话来说就是:“如果重回少年,我希望阿皮14岁时能读到《乔布斯传》,16岁时能读到《明朝那些事儿》,18岁少女情怀初开时能读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我想,她的生活可能会更恣意跳脱和丰厚,会少些妄念,更多些切实的滋润。"

春节放假全社会停摆,除了看书写字啥也做不了,于是就着金边瑞香的馨香,正好将《知否》小说大致地复习了一遍。

读罢掩卷,仍觉收获满满:当年赞誉实不虚也。


小说写一个现代女子穿越为一个古代庶女后的日常生活,作者自己给这本小说贴的分类标签只有一个:穿越,这个标签当然非常恰当,其实,可以再细分一点,属于穿越类小说中的种田文。

所谓种田文,讲的就是普通老百姓每日里的吃喝拉撒睡,以及吃喝拉撒睡中的各种小打小闹小情小爱小确幸。这种题材的小说很考作者笔下功力,你让阿皮来写,她肯定给你写成一本流水账,每日开销收入记得清清楚楚,可除了单调就是乏味,但你让曹雪芹或者简奥斯丁这些大神来写,同样的小打小闹小情小爱小确幸,它们却能神奇地的从吃喝拉撒睡的重复单调乏味中,一跃而出,变得深刻隽永又波澜壮阔,不仅激荡当时人心,也超越时间的羁绊,让此后行过历史长河的无数后来者,共赴心荡神迷之境。

但是看大神们写的种田文也会引发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非常容易导致自我认知出现重大偏差。

因为除了最重要的一个选择外,大神们笔下光彩眩目的男女主角们,日常的言行举止和普通百姓日日重复的吃喝拉撒睡并没有本质区别,而经过生花妙笔的浸润,那个最重要的选择就和男女主角的日常举止融为一体,变得不可分割,也变得不易看清,分分钟让人误以为只要自己的日常言行也如此,面对那个最重要的选择时,自然也会水到渠成地做出同样的决定。

事实上呢,十有八九当然不是这样。

一个家境富庶成绩拔尖会弹钢琴,有一个幼儿园时代就青梅竹马的长腿欧巴,但大学毕业欧巴出国留学,异国恋最终失败后,跑去晋江读各种悲情小说的女学生,她觉得自己和哭哭啼啼去葬花的林妹妹看起来有多大区别呢?除了十有八九她不会和林妹妹一样,嫁不了宝哥哥就直接去哭死。同样的,老王家那个高考两三次都过不了,今年还要继续复读的熊孩子,整日就爱和女孩子们厮混打kiss,他觉得自己如果生在红楼梦里,和那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又有多大区别呢?同样有着爱吃女孩子口红的可爱小癖好,同样讨厌读书瞧不起世俗功利。但我敢拿阿皮的名字打赌,真娶了宝姐姐这样的美人儿,他就算心里偶尔还会想起林妹妹,但十有八九他也做不出干脆出家当和尚的事。

在大神们创造的文字世界里,我们这些现实生活里一抓一大把的怂人,分分钟忘记自己的真面目,坚定地相信那个至情至性又智勇双全的猪脚,就是自己。

第二个问题则是阿皮自己的问题。作为一个只在中学学过历史,考试还只能刚刚及格的理科生,千万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文科生们烂熟于心的历史常识对她也是常识,不,她当然不知道,而且完全不知道,所以她才始终无法理解《红楼梦》里的探春同志:一个总和自己亲娘赵姨娘别苗头的女儿,不仅人前人后对亲娘没好脸色,更过分地是,居然不管自己亲娘叫妈,却叫王夫人母亲,王夫人和你探春同志的关系很铁吗?翻遍全书,赵姨娘还真没做什么虐待女儿的事,就因为言行猥琐上不得台面,身份不是正房而是合法小三,子女就能这样对待亲娘吗?这样的言行要放今天,岂止是不孝,真正算禽兽不如啊,微博上会被活活骂死才平民愤。但在《红楼梦》里,探春同志却是妥妥的十二金钗之一,不仅合乎孝道,还兼具智与勇,是作者也是无数读者又爱又赞的标准理想高大上。 个中缘由文科生们当然了然于心,但没看《知否》前,阿皮是真不明白。

所以好的穿越小说则能完美地解决这两个问题,它是枯燥历史知识的生动具象普及者,它是你我怂人真实形象的照妖镜。

能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好穿越小说不多,可也不少,但《知否》不仅成为阿皮当年的年度小说,更是与《乔布斯传》和《明朝那些事儿》并列为18岁成人前必读书籍,当然还有其他特别之处 。

小2000字呢,读累了吧,休息几天再接着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