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落幕(完)

这夜,无人入眠。

素水与宸北发去消息,宸北,她已经恨你入骨,今天公然把祭拜死人的花给你,公然叫你宸远,摆明就是要让你良心上过不去。我不想看你如此辛苦,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去告诉她真相。

宸北很快打来电话,深夜里,他的声音显的如此疲惫: “素水,没关系,涣然只是任性而已,过个阶段就会好。”

素水在夜色中叹出一口气: “宸北,你总是好脾气的退让。”

涣然双手抱膝盖,看着相片上眉目干净的宸远,宸远,宸北如今已经回来,若不是他你又怎会离开。说着说着,眼泪簌簌的掉落。

子明也辗转反侧难已入眠。那日,涣然醉酒,跌跌撞撞的走,她嬉笑的说:“子明我唱歌给你听。”涣然张开双臂口齿不清的唱,最黑的黑是背叛,最痛的痛是原谅。随后她低下头,吐了一地。再抬头,眼角渗出泪来。

子明用纸巾给她擦嘴,涣然问:“子明,若我做卑劣的事,你是否会瞧不起我?”子明摇头:“你若那样做一定有你苦衷,只是,涣然,你为何不放过自己。”

子明有一瞬间开始厌恶自己的自私软弱,明明是知道真相的,宁愿让她误解宸北,那些话也不能说,一说父亲就没有逃脱可能,一说就真的同涣然永隔天涯。

他把她背上背。涣然环住子明的脖子,入夜的街道人声鼎沸,四周有汽车的喇叭,子明恍惚听到一句夹杂在其中的话——子明,若是没有宸远,我定会爱你。那是唯一一次,像是一道刺青酪在子明心里,支撑着他以后绵延不断的爱。

Chapter 6

日子逐渐安稳下来,也算是岁月静好。四人常常一起吃饭玩闹。

宸北与朋友凑了点钱准备开家CD店。店面选在繁华的闹市。店内的装饰都是四人自己制作。

宸北看着爬到高处挂装饰品的涣然,不住的叮嘱她小心。涣然转过头,嫣然一笑。宸北想起那次因弟弟与素水去约会,而拜托他代替自己去参加山顶郊游,那夜,他怀抱着涣然,却不敢告诉她自己不是商宸远,只是他的孪生哥哥商宸北。他们在山顶求了玉,在上面刻下长长久久。

他看着涣然柔和的侧脸,若是当时自己大胆,向她表白,是不是日后种种都不会发生?

傍晚,小店基本装置妥当,只等明天开业。宸北打了个响指,大家辛苦了,请你们吃宵夜去。

那日,他们在小吃街的大排挡吃了火锅。涣然一杯接一杯的喝啤酒,眼神逐渐迷离。

宸北搂住她,她用手触碰他的脸说:“呵呵,其实我知道你是宸北,我也知道你一直喜欢我。只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死宸远。涣然脸上有泪水覆盖下来。”

宸北抱紧她:“涣然,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涣然用力推开他:“对不起,宸北,一切都已经晚了。”然后转过身去,吐了一地。子明弯下身子帮她擦嘴,涣然含糊不清的说:“子明,带我回家。”子明说好。把涣然横抱起来。走了好远一段路,涣然突然喃喃自语,再见了,素水,宸北。

涣然把头窝在子明的脖子里,一声声的喊他弟弟弟弟,你一定要去找个姑娘才衬的起你。

子明开口想说,我想找的只有你时,涣然如同洞悉一切,制止他说下去。

“你永远都是我的弟弟。你那么干净单纯,我衬不起你呢。”听完这句话,大片忧伤自责覆盖住子明,一切皆是因他父亲而起。

第二天一早,素水与宸北买了爆竹赶去店里。殊料,整个店面都被喷行红漆,商宸北是杀人犯。触目惊心。路过的行人也开始指指点点。人手都拿着一张纸,略带惊恐和审视的看着他们。素水夺过一个人手中的纸,上面也写着,商宸北是杀人犯。

素水喃喃,一定是涣然。宸北颓然的坐在店门口,想起昨夜涣然的种种,心里一片凉。

他无力的给涣然发去短信:涣然,我不管怎样做也化不了你心中的怨气,不管你怎样对我,我希望你能放了你自己。

没有人知道涣然的动向,自那晚后她像是突然蒸发一样。

素水没有告诉子明与宸北,自己见过涣然。那天,涣然发短信过来说即将离开。素水赶去机场,看到瘦弱的涣然时,眼泪哗的流了下来。

她抱住涣然,傻丫头,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涣然拍拍她的背,我爱宸远。

然后决然转身,从此远走。

素水看着飞机忧伤的划过天空,终于蹲下来,眼泪滂沱而下。

涣然,你这个傻瓜。你根本不知道真相。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时,我与宸远已经相爱,宸远怕公开我们的关系伤害到你,于是一直将你隐瞒。而那封所谓的情书也是我与宸远赌气时写给你的。

你也不会知道,宸北是多么多么喜欢你。那日情人节,他知道了我恶作剧给你写了情书,就一定要宸远来见你,而宸远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两人因为这个原因互相推搡,导致宸远跌入楼去。

涣然,我今天本打算把一切都告诉你,可是突然想起宸北说的话,若你知道真相,承受的必然更多。

涣然,自私的一直是我。

子明后来选择出国学习。他坐在飞机上想,故事的最后,自己还是没有勇气说出真相,这出故事里,真正无畏勇敢敢爱敢恨如同飞蛾一般的也只有涣然与宸北。

飞机起飞巨大的耳鸣声,使他一阵阵头疼。他想,终于的,所有爱恨都落幕了。我们都将开始新的生活。

尾声。

宸北没有去找涣然,他安静的开起了店,卖CD生的俊朗,自然得到周边学校小女生的仰慕。有女生问他,怎么样才算爱一个人呢

宸北停下手中的活,说,就是不管那个人对你做了多少过分的事情,你也始终能不离不弃的等待他。

女生哈哈的笑起来,说哪有这种傻瓜。

宸北开始习惯写部落格。用涣然的生日做了密码。他在部落格上写,涣然,你是否还记得,我曾经同你说过,我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涣然开始在他城安静的生活。素面朝天,穿白色棉布裙,笑起来纯净如水,像是干净的如同白纸的女生。

只是在深夜的时候,她还是会独自一个人吸一根烟。有一次很偶然的点开了宸北的部落格。看到他写下的那么多话语,眼泪终于崩然而落。涣然在宸北的部落格下留言。

她说,宸北,如今平静如水的日子是我想要的。我后来逐渐知道,宸远爱的是素水。我亦偶然看到了你贴身戴的那块刻了长长久久的玉佩,你才是那个与我在山上的男子。

我一直在想,我这样眷念着宸远,许只是眷念与他一起经过的再也回不来的青春年华而已。

宸北,谢谢你在我最无理取闹的时候包容我。

I want gentle,only you can give。我想要的温柔,只有你能给。

只是,对不起。你不用在停留在原地等我,因为我走的太远,已经忘记来时的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宸北拍拍素水的肩膀,出去吧。素水问,宸北,你爱涣然是么? 宸北转过头,眼睛亮的如北极星,是! 素水拉住他的手:“其...
    小萌新Lv1阅读 188评论 0 1
  • 涣然勾住素水的肩膀:“那我们现在去接宸远吧。” 子明是在这时候敲开的门,他浑身湿透:“好不容易叫到出租车,我们走吧...
    小萌新Lv1阅读 106评论 1 1
  • 谁都没有注意到,素水注视着台上挺拔卓尔不群的少年,仿佛看到前方的一束光,指引着她奔跑的方向。 那日,开学典礼结束,...
    小萌新Lv1阅读 209评论 5 1
  • 糖果说,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鱼缸里的鱼,我们活着不光是为了证明我们存在过的记忆。 一。当我们是鱼 当我们是鱼,盛放在...
    夏洛洛阅读 44评论 0 0
  • 今天我在早上因为健康证快过期了就跑到疾控中心去办理新的健康证。但天空却不作美哗啦啦的下着暴雨,我撑着伞三步并作两步...
    车菊子阅读 1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