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孟屯河谷

雨丝 摄
十月,正是川西赏彩林的时节。一队好友相约进山露营,共赏美景。一路车行拥堵,朝发夕至。除了7小时的车程,入山还有一段只能徒步的小路。大伙儿相互帮衬着,左提右抗,终是颠簸到了海拔3000米的高桥沟露营地。五颜六色的帐篷早已铺陈开来,多队露营团体正在潇洒活动。山里的太阳沉得快,赶紧拿着相机闪了几张,目光所及的雪峰从白到黄再到蓝,最后完全黑了下去。天黑之后,篝火就亮了,人也嗨了。

高原的气温下降很快,还好有藏式小火锅补充了一些体力,然后就是啤酒、篝火、烧烤、音乐、游戏。人们愿意走这么久的路、爬这么高的山,到一个从前的“永无”之地,烧一盆火、喝一碗青稞、在火光的映照下歌唱,只为暂时地忘却烦恼,寻一时痛快。

万小羽准备洗漱的时候到处找热水。山民们一个劲儿逗她:“有水,有水,你等着吧!”,回过头又窃窃道:“城里来的小姑娘哟,洗脸还要热水。山里头有水就不错咯!”

高山上没有热水,藏民一大早起来会烧几壶,不过用完就没了,夜里都忙着招呼客人,没人烧水,缸里存的水冷得渗人。

万小羽忙着洗漱、找厕所这期间,天外闪了几次闪电、下了一场暴雨、落了一出冰雹,还砸在了她的身上,提着裤子直跳。我躺在帐篷里,安安心心观察从嘴里呼出的白色气体。

雷子回来说:“老毕可坏了,下个冰雹还找小姑娘搭讪,到处问人家见过冰雹没!”有视频为证。

行将入睡,还是觉得冷,虽然已经裹了一床睡袋、一件大衣、一件羽绒服,两只胳膊冰凉。万小羽抓着我的手,说:“我热和。”夜里的气温只有5度,我睡得模模糊糊倒也还算暖和。万小羽鼻炎犯了,悉悉索索地一会儿找纸巾一会儿醒鼻涕,好容易睡着却把头放到了我的枕上。

六点,老毕就起床了,用嘹亮的男中音呼喊我们起来看星星。跌跌撞撞地起身,天已微白,星星不多,但很明亮。三点钟就起过床的玥玥说:“三点钟星星很多,月亮是红色的。”我倒是错过了当时的美景,望了眼目光呆滞喝着冰水漱口的李小萌,迷迷糊糊野了一下尿,又爬回帐篷眯着了。

山里的太阳落得快,升得也快,完全不顾及我的睡意,喜气洋洋地赶来温暖大地。老毕又来招呼看日出了……

雨丝 摄
七点,雪山顶被染成金黄,草甸闪烁着湿润的温柔,近处是绿色,远处是黄绿色,夹了一些红,红色里有枫叶,也有生长红色果子的植物,高原上好些植物结红色的果实,叶子小小的,但厚实,果实红得喜人。它们在这里,每日每夜,迎接阳光、雨露、雷电、冰雹、暴晒,不温不火、不急不躁。人们跋山涉水赶来欣赏它们,它们也同样凑着人们的热闹,仿佛在说:“欢迎你们来到高原、来到太阳眷顾的一片土地。这里路不好走,这里有它的可爱之处,在我的身后还有一片神秘的净土,但你们很难深入进去了。”我们都试探着拨开密林再深入一些,但昨日的雨还深深地浸润着土地,一脚一滩泥,或者动物的粪便,即使没什么臭味,也足以构成一道屏障,把我们和隐秘隔开。我丧气地回头看一眼通红的果树,它仿佛是笑我的天真和莽撞。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雷子始终很雀跃:“我们在3000米的海拔看到了4000米的景致!”

回程的路通畅多了,另有不少人寻着小道上来一睹孟屯河谷的风采。对了,还遇到一位藏族大爷。他操着蹩脚的普通话问:“成都来的吧?”只有麒哥听懂了他的发音,连连点头。大爷接着说:“我们藏人啊,不像你们汉人,脑子没那么好使。”

汶川地震之后,都汶高速开通,进藏的人流猛增。从汶川到九寨一线的旅游资源都逐渐开发了出来。每逢周末节假日,川西的一片乐土都会被挤得水泄不通。成都阳光很少,这几年污染也严重。车子一出都江堰天空就日渐明朗,到汶川,每次都是艳阳高照。尽管拥堵,城里人还是愿意堵在路上,晒一个太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抢我辣条还想跑!(娱乐圈) 作者:殷漠森 文案:逗比 殷漠森:乖,你配合一下。 季轩羽:我是第一次,我怕…… 殷漠...
    怪咖帅不帅阅读 2,642评论 0 0
  • #艾蔻羊黄历# 2017年4月9日,星期日,农历三月十三。干支:丁酉年,甲辰月,丙寅日。五行:炉中火。冲:冲猴煞北...
    艾蔻说阅读 187评论 0 6
  • 第一章 出逃 第二章 拜师 第三章 出山 第四章
    夏墨笙阅读 54评论 0 0
  • 三公主脑海里期待着传说中的醉仙八菜,一边跟着那个小伟子亦步亦趋。 良久,她开始发现事情并不对劲了,眼前的路显然越来...
    鱼团子环游银河铁道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