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爱之战

字数 3033阅读 53

  一

  漂亮的于晓曼此刻正紧锁眉头,呆滞的眼睛里有千万个百思不得其解,这使得她一个动作保持了很长时间,长的全身都麻木了!

  于晓曼半天才觉出累!身累倒也罢了,最重要的是心,累的不像话!她没有哭,哭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她要做个坚强的女人,离开了谁,她也有自己精彩的一片天空。眼下这件事谁也帮不了她,她得靠自己去消化了它。

  刚刚霍刚带给她关于张元的最新消息:他不小心爱上了别的女人,婚礼没有了,让她不要再等他了,遇到个看上眼的就把自己给嫁了吧,还特地嘱咐霍刚一定要代他说声对不起。这无异于晴天里的一记响雷,炸的于晓曼半天还如同在云里雾里……快要结婚的准新郎见异思迁的龌龊行径,还需要“不小心”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么?也只有他张元能做出这等事,好在婚还没结,否则,她于晓曼以后还怎么活人呐!

  前前后后想清楚了这件事后,于晓曼慢慢地站直身子,茫然地往前走,最后就被一直跟在身边沉默不语的霍刚送回了家。

  几天后,霍刚敲响了于晓曼的门——他只是放心不下她,也许于晓曼不知道,他是爱她的,只是以前她身边有个张元。如此,他便成了空气,一团混杂着爱的空气。现在,张元应该是那天上的云吧!有时候能看见,大部分时间是看不到的,因为变质的爱情大气把天空污染的太厉害了!

  霍刚不确定自己能走进于晓曼的心里,但事实是,于晓曼真真切切的在他怀里,柔软仿佛无骨的身体,肉体芬芳的味道,还有灼热的仿佛散发着烈焰的嘴唇,都那么真实的摆在霍刚的面前……

  于晓曼是知道霍刚的,是凭着一个女人的直觉,她无需为一个负心汉而守身如玉了。她感谢这块试金石,检验出了张元对爱情的纯度。很快的,她以向前奔跑的最高速度奔向了霍刚的怀抱……

  

  二

  一天,霍刚在小区门口看见于晓曼和一个男人在说着什么,手上还带着动作。霍刚快步走上前去,拽走了于晓曼。于晓曼跟他解释,只是一个学生向她打听一个业主的住处,这个业主就住在他们的对面……于晓曼不明白霍刚这是怎么啦?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有时候她只是跟邻居那男的打个招呼,霍刚见着总要狠狠地剜人家几眼,仿佛人家把她于晓曼怎么着了。她于晓曼可不是霍刚你养的金丝雀,见不得光。为啥就不能跟别的人正常交往?

  这天晚上,霍刚硬是等着一直磨蹭着的于晓曼,终于洗完澡上床来。他想跟于晓曼谈谈他对她的爱,对她近乎霸道的爱。他要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专情,可不是张元那样的朝秦暮楚!可是,就在最近他老是做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于晓曼离开了他,去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却怎么也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他竭力想要去抓牢她,箍她在身边,却徒然无力。这梦肆意侵扰了他的生活,所以他只能禁锢于晓曼和别的男子接触……

  他经常能想起他初见于晓曼的情景:她的美艳动人,娇小玲珑,她的不羁风情,热辣奔放,她和张元搂在一起的那种妖治,迷离的眼神,无一不让他神往……

  霍刚闻见了于晓曼身上氤氲着的香气,那是一种让霍刚心醉和着迷的香气,一种令他怦然礡发的香气,一瞬间他的某个地方暴涨了起来……他扳过背对的他的于晓曼,可是,她竟倔拗的不配合,温怒中扬手给了于晓曼一巴掌!于晓曼手捂着被打过的地方,不可置信的瞪着霍刚:“你还会打人,张元从不会打我”!霍刚眼里闪过一丝后悔,在听到“张元”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微微一振,手腕颓然地垂了下去……

  

  于晓曼渐渐发现霍刚接电话时,令人生疑的躲闪,为此,她还掀翻了一桌子的菜。她怀疑霍刚在外面有了人,她们吵着吵着就吵到了床上……霍刚对天发下毒誓:心里只有于晓曼一人!如有外心,必遭天谴!

  从此,于晓曼心安了,她给霍刚做爱吃的菜,花几个小时煲一锅营养的汤。她还是信奉:要拴住一个男人,首先要拴住他的胃。可是,于晓曼又发现霍刚越来越瘦弱了,经常在梦中呢喃着什么,满头大汗的大叫着醒来,问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霍刚有病了么?只怕是病的不轻。

  

  三

  那个神秘电话再次打来的时候,于晓曼正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煲汤。霍刚捂住电话听筒来到阳台上。电话是张元的,他要霍刚赶紧给他打点钱,他已经穷困潦倒了极点,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厌烦透了。他想见见于晓曼,告诉她一切,然后去自首,这样,他还能光明正大的接受阳光的照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长期沐浴在黑暗中,遭受良心的谴责,然后食不果腹、颠沛流离……张元祥林嫂似的絮絮叨叨还没有尽兴,就被霍刚厉声喝止:于晓曼是万万不能告诉的,更别提见面了,许多事坏就坏在女人身上。霍刚很快的去银行给张元打了更多的钱,让他这次跑的远点。他这边再探探风声,打点打点关系,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他,暂时他们不要联系……

  张元诺诺应允,不然,他又能怎样呢?谁叫他喝多了酒,犯下了事……

  

  那天晚上张元和他的好哥们霍刚到酒吧去见一个客户。生意是谈成了,酒也喝了,喝的张元舌头都直了,脑袋更是晕头转向。打车的时候隐约记得和谁发生点争执,好长时间没有解决掉争执的问题,热血沸腾的张元就一个酒瓶砸上那人的头,之后张元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第二天酒醒时,就被霍刚告知,他打死了人,叫他赶快有多远跑多远,不然就等着坐牢吧!死了人,应该不是光坐牢这么简单,说不定还得一命赔一命,张元用脚趾头想想都觉得怕,略微一收拾就“逃之夭夭”了。对于晓曼也来不及说什么,只由着霍刚代替他安抚……

  张元不知道的是:他的铁哥们霍刚和他好的可以同穿一条裤子,最后还和他享用了同一个女人。朋友妻不可欺哦!霍刚他注定是要被病魔缠上的。

  

  四

  于晓曼说服忧心忡忡的霍刚一起来到医院检查,得到意外的结果,霍刚竟然得的是肺癌,还是晚期。霍刚强壮的身体霎时间如风中颤抖的一株弱草,颓然难抵生命中随时抵达的狂风骤雨!于晓曼伏在霍刚身上大哭不已。

  于晓曼比之前更加尽心尽力的伺候着霍刚。每天事无巨细的打理着霍刚的一切事务。霍刚都看在眼里。慢慢地都由着她。某天,霍刚对着于晓曼立下了自己的遗嘱:他名下所有的房产,公司,股票全部由于晓曼继承。于晓曼说:我不要你的财产,只要你,是你,你知道吗?傻瓜!

  在医院万念俱灰的霍刚,某一日扶窗而立,感慨万千:自己戎马一生,用最清醒的付出收获到足够可以挥霍一生的财富,挚爱的女人刚刚才入怀,命运便剥夺了供他享用的权利!难道仅仅是因为对张元犯下的错,可张元的错不致死,而他自己的错也不致死……蹙眉间,一抹似曾相识的背影映入霍刚眼帘。这世界真是小,念叨谁就见到谁,那人不是张元又是哪个?

  在逃亡线上挣扎的张元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此刻与于晓曼正翩然走在了一起。他是偶然一次在网吧里上网而突发奇想的:死了人一定会有报道吧,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被他杀死的人长什么样的,就算要他偿命,他张元也要死个明白吧。带着这样的疑问,他翻看了那天本市的所有新闻,竟没有发现一丝有关死亡与通缉的蜘丝马迹。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霍刚为什么要他逃跑,丢下于晓曼,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对了,于晓曼,可以问问于晓曼。张元为自己的精明决断暗暗自嘲。

  见到于晓曼的那一刻,他简直就激动的语无伦次,但他首先得到的是一个狠狠的耳光。那个耳光打的他再次晕头转向,随后,看见于晓曼满脸泪水,痛斥他罪恶的行径,他从这些痛斥的语言中知晓了那些所谓的鬼魅魍魉,一个恶毒的计划在心中萌生着……

  

  五

  霍刚瞒着于晓曼来到另一所医院检查,惊异的得到一个炯然不同的结果——他不是癌症,谁TMD是癌症!戏谑的结论令他重新获得了新生。他要找到于晓曼,告诉她,他不是个将死之人,他必将会同她白头到老,而不是张元……

  他回到他的家门口,推开门,于晓曼那张美丽的脸赫然映在霍刚的瞳孔中,在于晓曼的身后,站着同样熟悉的一个人,是张元……

  霍刚无力的倚在门口,腿上像灌满了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