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在水澗

      溪水涓涓地流淌,左手捧起,一把是寂寞的光年,右手舀起,一把是流年的淡漠。彳亍在溪水边,一步一步滑进溪水表面,一夕间往下沉,一层层往下坠,溪水没过脚面,没过双膝,没过腰身,没过颈项,没过一切可视的表面,沉寂在溪水澗。

    下沉,不断下沉.挣扎,奋力上游,却被抽了气力般,全身如被深黑色的海藻缠住一般迅速下沉.眼睛在黑暗中被四面八方的水流冲刷的生生地疼.每个时针上的屏息都是为了生命做最大的斗争。然而仍是像极了伽利略在比萨斜塔上扔下的铁球,匀速向下坠.

    放空,全部放空,任其下沉.闭上眼,掷骰子,形势严峻,不过有待斡旋.闭上眼,赌一次,迎着千千万的水珠走向尽头。屏住呼吸,无需多言,也许可以走向天堂之路..你是不是还没见过我的另一面?

  于是,顺其下沉,顺其碾压身体表面,耗尽力气的最后一刻许下愿望.“唯愿水底石头之下有条石鱼.”

  ...溺在水澗,黑暗降临...

  七月末的风扬起了如云似得飘渺的热浪,睁开眼,破晓已来临。只见躺卧在溪水边手中紧握着那条石鱼.散落的风依附在衣服上的海藻,渺小蠕动的栉水母,含在嘴中的腥臭微生物.

  胃中一阵干呕,呕心地吐,吐出了泡在浸泡身体器官中积水,呕血地吐,吐出了压在心底的莫名怒气,誓把悲伤呕成金色涛浪。裹着腥臭的衣物,坐在溪边石岸旁,抬头眯着眼睛,望见了被朝霞涂抹了的黎明,浓重的一抹.该回去了,哼着小调,不要咖啡支撑,不要沉溺酒精,再没有啼哭.

  烈日炎炎,本是夏天.

  大水浸过,电子钟表依旧运行,珍珠泛着明亮色彩.尽情释放,大水毁不掉你的笔触,水中会看得到光明.

到底是怎样从水中走出来?

呵,还是讲讲那些未知之事吧,这个地方会让你迷失方向,美梦并不会出现,但不自觉越过了终点线.


       

                    七月末,上海留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