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灯下的幽灵

“啊!”

午夜的宿舍里传说了一声叫喊。之所以称之为“叫喊”而不是“尖叫”,是因为这喊声不大,还不算扰民,但对于宿舍内来说,已经很响亮了。 “哎呀……干嘛啊?”于甜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大半夜不睡觉吼啥?” “不好意思……”刚发出喊声的姚子涵貌似已经缓过来了,指了指电脑屏幕,“这个好吓人!”

大家好,我叫陈超,是农大的学生。今天我要说的是我的真实经历。

大家应该还记得上个月的雷雨天气吧?那些天由于雷电频繁,学校为了安全,规定每天晚上11点开始中断学生宿舍用电。这对像我一样喜欢熬夜的人来说是很不方便的。还好,我用的是笔记本电脑,电池的电量可以让我多用2个小时。

事情发生的那天,我正在上网,一看表,已经12点55分了,所以我慢慢合上了笔记本。

当时并不是很有睡意,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想吹吹风,也许这样能带来一点睡意。

我打了个哈欠。外面挺冷的,虽然快进入夏天了,但由于天气的原因仍然有点凉意。

突然,我看到窗户对面,EDT旁边的路灯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她低着头,孤单地站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鬼使神差地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宿舍楼。

宿管阿姨也还没有睡觉,她探出头,问我:“陈超你去哪啊?”

“哦,我有个东西掉那了,去捡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我走到了路灯边。她看见我来了,小心地抬起头来。

“你是……”我上下打量着。那个女孩一头长发,穿着一袭白衣,雪白雪白的那种。

“我……我回不了宿舍了。”女孩委屈地说。

“怎么回事?”我问道。

“我……回不了宿舍了……”

我低头一看,她穿着凉鞋;再仔细一看,在路灯下的她居然没有影子!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一件事情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上个星期,一个小师妹因为感情受挫,穿着白衣,深夜,投翠湖了。第二天早我还跑去看了,女孩的尸体用白布盖着,露出一双洁白的脚丫子,上面还穿着一双凉鞋。

对,就是这双凉鞋,一模一样!

“我……我好像认识你。”我小心翼翼地说,“你是501的女生吗?”

“是……我是的……”说完她低下头,长发遮住了脸。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镇定地说:“嗯……你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呆。”

“可我没有钥匙,我的钥匙上次丢到湖里了……她们也都不在……”女孩说,“我能用你的电脑给他们发封e-mail吗?让她们回来给我开门。”

我对这个女孩渐渐从害怕变为了同情。

“那……你跟我去宿舍吧,看看能不能发e-mail,我电脑的电量不多了。”

她跟着我走到楼口,停了下了。

“怎么了?”刚问完我就意识到了,门口有块牌子,上面写着:“异性进入宿舍必须登记!晚10点后禁止带异性回宿舍楼。”

“没事的。”我安慰了一下她。

宿管阿姨又从窗口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我,但是就像没看见那个白衣女孩似的,只是对我说声:“回来啦?”

“嗯。”我点了点头,就带着她上楼了。

到了宿舍,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屏幕已经一片漆黑了。

“不好意思,”我带着歉意地笑了笑,“好像没电了。”

“没事儿,我有办法。”女孩笑了,苍白的脸上,诡异的笑容。

果然,电脑的屏幕又亮了。蓝色的光芒映在女孩白无血色的脸上。女孩就那样阴柔的看着我,笑着说:“谢谢你,我想多呆一会儿……”

十分钟后,她消失了,我茫然地坐在那。

于甜看完了,发现姚子涵也茫然地坐在那。

“你还真信啊?”于甜噗嗤一乐。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姚子涵说道,“大半夜的看见这个谁不糁得慌!再说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人家说得那么细致。”

“就是因为太细致了,才显得它假。”于甜将笔记本还给姚子涵,半躺在床上说道,“你去看看那些用词,怎么看都是文学创作,像是写亲身经历吗?你跟别人讲亲身经历时会加入环境描写吗?什么‘打了个哈欠,外面挺冷’,什么‘仍然有些凉意’,放在这里都是废话。如果是真的话,在贴吧里告诉吧友这些事根本不用提那些东西。包括后面的对话,如果是真的话人们只会概括一下,比如‘她说她是501的,宿舍没人’之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完全引用出来。所以,这就是一篇文学创作。”

姚子涵想了想又说:“可是这样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意义呢?纯粹是为了吓唬人?”

于甜说道:“不像是吓唬人的,要吓唬人完全可以写出更惊悚的来,这篇倒是感觉挺温情的……”

“那是为什么?”

“我猜,这可能是一个挑战。”于甜说道。

“挑战?”

“以真实为前提,让大家来发现真相的挑战。”

“什么意思?”姚子涵一头雾水。

“就是说,虽然这个故事是他虚构的,但是假定是真实的,这种事也有可能发生。也就是说,作者是想要我们发现这个所谓遇鬼事件的真相。”

“那就是说,这是一个谜题咯?”姚子涵挠挠头。

于甜闭上眼睛,陷入了思索……

“喂!小甜!”姚子涵摇醒了于甜。

“干嘛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啦!”于甜抱怨道。

“你闭上眼睛我还以为你在思考呢!”姚子涵拍了她一下。

于甜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看表,“都快凌晨1点了,你也该消停了吧!”

“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姚子涵继续回到电脑前敲键盘,“我的生物钟跟正常人是反过来的啊~”

“切,你个夜猫子!”于甜继续躺下睡。

姚子涵见于甜又闭上眼了,脑子里起了坏念头,拿起一根羽毛,慢慢地靠近于甜的脸……

“反过来!”于甜突然睁大眼睛说道。姚子涵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摔倒。

“你干嘛啊……吓我一跳!”姚子涵大口地喘着气。

于甜突然变得十分精神了:“你刚才说,你的生物钟和正常人是相反的?”

“是啊,你还不了解我吗?”姚子涵很疑惑。

“我知道了!”于甜坐了起来,“把电脑拿来!”于甜拿过电脑,又仔细看了一遍,微笑着说道,“其实很简单,只要‘反过来’就好了!”

“反过来?”姚子涵不明白,“什么意思?”

于甜竖起了三个手指:“有三个提示!”

姚子涵心中暗道:“你以为你是小Q啊!”

“第一,突然来电的电脑;第二,麻木不仁的宿管阿姨;第三,路灯下没有发现的影子。”

“不要卖关子啦,快说吧!”

“很简单,当时不是晚上,而是白天!”

“白天?”姚子涵很不理解,“怎么可能!不是说凌晨1点吗?”

“文中那句话说了是凌晨?”于甜反问道,“1点可以理解为凌晨一点,当然也可以理解成中午13点!对这个你理解得应该要比我深吧?”

“有道理啊,”姚子涵说道,“虽然听起来很不爽,但确实是这样。”

“所以,电脑根本没断电!文中说了,他只是‘慢慢合上了笔记本’,并没有关机!后面说的‘打开电脑’,并不是打开电源,而是向上翻开笔记本电脑!”

“啊,我明白了!”姚子涵也一拍脑袋,“屏幕之所以是黑色的,是因为屏保自动开启了!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敲两下键盘,或晃一晃鼠标,屏幕自然就会亮了啊!”

“没错!所以那女孩站在路灯下没有影子,所以宿管阿姨会放人出来进去,因为当时是白天!”于甜一口气说了出来。

“啊,原来是这样……”姚子涵说道,“可是,还是有一点不对啊,宿管阿姨看着陈超把女生带进去,即使白天也不应该啊!”

“哈哈哈……”于甜大笑起来,“这就是作者的另一个骗局啊!”

“又一个骗局?”姚子涵不明白,“怎么说呢?”

“嘿嘿……”于甜笑道,“‘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作者的寝室居然有窗帘……”

“啊!”姚子涵又一拍脑袋,“这就是说……”

“没错,陈超——是个女生!”于甜说道,“只有女生宿舍的窗户才会配窗帘!”

“可是,如果光凭这点的话不行吧,男生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装窗帘啊。”

“当然不止这点,”于甜用手指点着电脑屏幕说道,“这里还说了,她发现女孩站在窗户对面EDT旁边的路灯下。窗户对着EDT的宿舍楼是哪栋?”

“我想想……”姚子涵想了一会,“是7栋和……10栋?”

“没错。”

“原来如此……这两栋都是女生宿舍!”

“所以,”于甜说道,“白天女生带着女生进宿舍,阿姨当然不会管的!”说完往床上一躺,有气无力地说:“好了,问题解决了,不要吵我睡觉了啊……”

第二天中午,于甜正在看书,姚子涵兴冲冲地跑回寝室,对于甜说道:“还真猜对了!我在贴吧里给那个陈超回帖了,她真的是女生,还说中午要请我吃饭呢!”

“那个……”于甜疑惑地说道,“你确定她要请你而不是请我们?”

“是啊,是请我啊,没时间了,她在等我了,我先走了啊,拜拜~”说完,姚子涵跑出了寝室。

于甜摇摇头,继续看书。不经意望了一眼窗外,门口路灯下好像站了一个白衣女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