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转的纸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至临近,天黑得越来越早了。

栀子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骑着电车回家,虽然回家的路不远,可是路上却堵得要命。栀子的车子开一段儿,停一段儿。

“要是走着回去早到家了”栀子望了望天空,星星已经点空,自己还未到家。

栀子家住在一个老旧沿街家属楼上。这可说来话长了。栀子那一年嫁给了林子,没有新房,栀子便随林子住进了林子爷爷当年留下来的老楼里。老楼里面是办公楼,林子的爷爷当年就在里面办公。老家属楼沿街而建,东边一个单元,西边儿俩单元。这东西单元之间有一个大门洞,无论是家属楼的住家还是办公楼的上班的人儿,都要从这里进进出出。这里的门卫是一对老夫妻,已经在这里守了大半辈子。

栀子吭吭哧哧得终于骑到了家门洞儿。门洞前面是一段水泥坡路,栀子猛拧车把,给电车加足了点,噌得一下骑进了门洞。门洞的西墙有个门朝东的小门儿,小门里有个小屋,那小屋便是门卫夫妇看门的屋子。

栀子只顾着赶紧回家,进了门洞就朝东拐。栀子家在东单元。楼下有一排小储藏间,栀子家的储藏间在楼下北数第一个,斜对着门卫小屋的门,门洞的灯有些暗黄,不过也足够栀子在已经黑天的夜晚找到开储藏间门的钥匙。栀子打开门,把电车推了进去。就当栀子锁上铁门,转身要上楼时。

“姑娘,有你的件儿。”

栀子抬头一看,是门岗的大爷。栀子想起来,中午确实有快递给她打过电话,不过急着回家的栀子把这事儿给忘了,大爷这一提醒,栀子才想了起来。

门岗大爷个儿不高,头发泛白略稀疏,虽然瘦削,眼睛却很有神,身披一件深蓝色羽绒服,说着大爷便转身进了小屋。栀子也快走了几步,跟了过去。

刚进屋,一个小男孩侧身站在了栀子面前。这小男孩看起来八九岁的样子,头发乌黑,短寸,身穿深蓝色羽绒服。他站在屋门口的木桌旁边,正在低头玩木桌上的橡皮。如果没猜错的话,是已经完成作业,正在悠闲得等待着吃晚饭。

“阿姨好!”

见栀子走进屋里,小男孩转动手中的橡皮,转过头,微微一笑望着栀子,声音洪亮得喊着栀子。

“这么有礼貌啊。”栀子笑着望着笑男孩。

小男孩是门岗大爷的小孙子,眉毛浓密,脸型和眉眼像极了门岗大爷。

栀子抬起头朝屋里望了望,小屋靠北墙有一张床,这应该是门岗大爷晚上值夜班睡觉的地方。

还没等栀了细细得去打量,大爷怀里抱着个大纸箱,递到了栀子面前。大爷的这小屋不大,这大纸箱在这放着不免碍事。

栀子有点歉意又满怀感激得说了声谢谢。大爷平素不爱说话,也没应声,只是笑了笑。

栀子接过大纸箱,正要走出小屋时。

“阿姨再见!”

小男孩又礼貌得和栀子道别。即使栀子已经抱着大纸箱走出了屋门,只是一个背影。

“哎,再见!”

栀子抱着箱子,费力得扭过头,微笑着也和小男孩说再见。

栀子抱着大纸箱快步走上了楼。

栀子走到门前,把箱子放下,打开了门。把箱子搬进了屋。

“这里面是什么呢?”栀子有些纳闷,这箱子也不沉,怎么还用这么大的箱子呢?

林子还没下班回家,栀子拿来了小刀,把箱子打开了,栀子一看,原来是五大袋法式小面包和两大包焦糖饼干。

栀子想起来,前几天上班总是起晚,顾不上吃早饭,林子在网上买了面包饼干给栀子当早饭。

栀子把饼干打开,咬了一口,焦糖的味道。“不错!”栀子吃得心里美滋滋。

栀子把箱子里面的面包和饼干拿了出来,放进了厨房的橱子里。拎着纸箱走到了阳台上,栀子望了望窗外,昏黄的灯光打在院子里的银杏树上,银杏树的枝头已经光秃秃,枯黄的银杏叶洒落一地,落叶旁边是一堆废弃的纸箱,纸盒和塑料瓶。

门岗夫妇年事已高,白天值白班,晚上值夜班已经够辛苦,可是小孙子还要上学念书,老夫妇为了多挣点钱给小孙子,平日里便收集这院子里各家各户的废旧纸箱,堆在银杏树旁的空地里,每天早晨,从这窗户便能望见老夫妇 ,弯着腰,蹲在那里,把纸箱子压扁了,用绳子捆起来,卖给专门收这废旧纸箱的,挣些钱。院子里的住家平时也会把自家的废旧纸箱送到这里。出门洞有个垃圾箱,老夫妇经常会去那里面“淘宝”,淘些可以卖钱的纸箱,塑料瓶。门岗大爷有时候也会骑着三轮去其他的垃圾箱淘一淘。就这样左凑右凑,那银杏树旁的旧纸箱每次都摞得满满得。

积少成多,积水成渊,积纸箱成小山。可是纸山经不起下雨啊。今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多还特别勤,几乎三天一小雨,五天一大雨。这可把这对老夫妇愁坏了,由于这些纸箱都是露天堆积的,没有挡雨的,这个夏天,老夫妇便只能眼睁睁得看着辛苦收来的纸箱还没来得及卖便淋湿了。老夫妇便等晴天了,把这些被淋透的纸箱放在石灰台阶上一张张晾晒,以求能卖个不差的价钱。

“叮咚!”门铃响了。

栀子把木箱匆匆放在了阳台上,跑去给林子开门。

林子刚进屋被便发现了桌子上栀子破开包的饼干,取出一片饼干便送进了嘴巴里。

栀子心里却惦念着有空把这纸箱给门卫夫妇送去,以表达帮忙收件的感激之情。

第二天中午,栀子和林子出去办事,刚走到楼梯口,栀子便望到门岗大娘正在那银杏树旁的纸箱堆里蹲着,弯腰整理纸箱。望着那个背影,栀子想起了昨晚的阳台上的纸箱,栀子转身又跑上了楼,开了门,走到阳台,拾起那个纸箱,跑到楼下,走到了门岗大娘身后。

“大娘,给您这个纸箱。”

门岗大娘转过身子,抬头望了望栀子,笑了笑“放在地上就行。”门岗大娘的衣袖和脸上已经满是尘土,可她的笑容却亲切暖人。

栀子把昨晚的纸箱放到了地上,门岗大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缓缓得站了起来。

门岗大娘脸庞圆圆的,个儿也不是很高,皮肤略黑,相比于门岗大爷的瘦削,大娘略显胖些,差不多也有六十岁了,白发略少。

林子推着电车也走了过来。

“你大爷和小孙子出去坐席去了,剩我自己了,你俩吃饭了吗?在这儿和我一起吃吧,我炒了白菜,熬了小米饭,还热着呢。”门岗大娘热情得邀请栀子和林子和她一起吃午饭。

林子和栀子由于还有事情要去办,便没有留下来和门岗大娘一起吃午饭。门岗大娘微笑着和栀子和林子挥手说再见。

栀子坐在林子电车后面,冷风不时吹过,栀子的脑海里又浮现门岗老夫妇和他们的小孙子一家,心里暖暖的。

(愿君不吝赐教*^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