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第二章

第二章

李捕头支吾了许久还是问了出口,大人莫非觉得那被告女子不是凶手?

鲜少会有凶手会在原告和证人面前如此平静,她还是个女子,一个看似纤弱的女子。萧寒顿了顿,除非,她的城府比我想象的要深。

对了,李捕头,请个大夫去看看她脑后有什么。

是,大人。

一个时辰后,李捕头回内堂禀报,大人,那女子脑后有淤青,大夫说应是钝器所致,且是新伤,而受伤部位易引发失忆的症状。

嗯。萧寒咂了一口茶,若有所思。

大人,那女子要求去凶案现场看一看。

哦?行,带上人,再去一趟凶案现场。

现场在死者赵六家中卧房,屋里除了拖到地上的被子倒也不算乱,而凶器只是一把生了锈的剪刀。

刚才在牢里,染染留了个神,自己检查了手脚和身上有无伤痕,发现两上臂都有较深的抓痕。

染染在屋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而后开始盯着那把剪刀发呆。

萧寒跟李捕头就站在门口看着她,李捕头一直担心她会破坏现场,大人,这……

无妨。萧寒倒真觉得这女子越发的有意思了。

大人,染染指着剪刀,这凶器你仔细查过了吗?

萧寒点头,那是自然。

剪刀常年使用,握柄已经生锈,不知大人有没有发现这上面有端倪?

看来你也发现了,握柄铁锈开口处有一块人的皮肉。

明显还很新鲜,证明就是凶手手上的。染染摊开两个手掌,喏,完好无缺。

那如果是凶手想栽赃陷害别人呢?

凶手的确想嫁祸给我才是。染染正色道,如若我一个弱女子要杀一个大汉必定会有一番争斗,可这屋里并无明显争斗痕迹。大人,我能否看看死者?

李捕头,带她去吧。

萧寒进屋重新查看现场,推门时碰倒了栓门的木棍,一抹深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捡起发现是还未完全风干的血迹,原来是这个。

停放死者的大棚下,趁着李捕头把吕氏等妇人引开,染染上前将死者的手掌大小与自己上臂的抓痕做对比,完全吻合。也就是说,原主曾与死者有过争执还是?

掀开死者身上的草席,死者前襟大敞,刀口位于左胸心脏致命部位,根据尸僵程度和尸斑大小来判断,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八九点。

面部肌肉已经完全僵硬,嘴巴张开,嘴角向下,瞳孔涣散,这应该是惊讶的表情,死者想不到凶手会杀他!所以没有任何争斗,凶手出其不意把剪刀刺进了死者的胸膛,致其死亡。

一个时辰时限已到,李捕头把何染染带回了大牢。

狱卒送来的水和饭菜她一口没动,坐在稻草堆上思索原主为什么要跳河,似乎还差点什么线索。

回来时往那条河边绕了绕,离码头最近的只有一户人家,就是那个证人金婆婆。

死者死亡时间是昨晚,为什么原主会选在今早跳河自杀?还偏偏正好在金婆婆出门倒夜壶的点上,到底是太凑巧了还是故意而为之?

这一点萧寒也想到了,他在码头附近的芦苇丛里又发现了相同的细线,还有半截鞋印。

李捕头跟何染染路过芦苇丛的时候,萧寒正蹲着量鞋印大小,完全没有被他们发现,他却可以看到周围所有事物,呵,倒当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大牢里,何染染还在为案子的真相头疼,古代就是不方便,放现代采集下指纹或检验皮肉DNA就可以了,这里真的是要什么没什么。

一个没了专业设备的现代法医被扔到了古代破案子,换谁谁头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