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随笔

很多年以后,他仍旧记得那个早晨。阳光穿过林间茂密的枝叶,细碎的洒在他的身上,暖暖的。跟在他身后的人充满活力,在他的身边晃来晃去,嘴里一直喊着他的外号,眼睛里闪着澄澈的光。他忽然觉得时光应该停留在此刻,能让他有时间画下少年的模样,留住那一刻的韶光,把那一幕,永远隽刻在心上。

——虎戮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快忘记他的模样了,可是那双眼睛还一直留在他的记忆里,不曾模糊。他的眼睛永远那样澄清透明,穿透他的身躯,温暖他的心灵。半生征伐,满身伤痕,他孑然一身,心早已冰冷如铁。可那双眼睛一直陪伴着他走过风风雨雨,提醒着他,有人曾愿陪他一生一世。

——虎戮

原来所谓的爱,就是这个样子。不管对方的身份年龄性别,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觉得彼此的心能够紧紧相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温暖安心。可以和他诉说自己的喜悦或者悲伤,他会在你任何需要他的时候陪在你的身边。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韶光

不需要一生一世那么久,我只希望,你能记着我,让我一直留在你身旁。

——韶光

原来心,真的是会痛的。痛的时候,是你用刀扎在我的胸口,转了一圈又一圈,撕心裂肺。

——韶光

惘然回首,流年早已匆匆消逝,他忽然间明白了他名字的真正含义。那些有他陪着走过的路,经历过的日日夜夜,每一分每一秒,原来都是他再回不去的韶光。

——虎戮

天高地阔,万里苍茫。他就站在这天地的中央,脚下巨龙展翼高飞,穿透云层,俯仰天地,咆哮四方。金色的朝阳打在他的身上,仿佛给他披了一件金黄的披风,在这个瞬间他就如同无上的君王,黑色的巨龙是他的座驾,天空为他的王座,整个天下就在他的眼底掌心。然而他并不孤独,因为有人就站在他的身旁,分享他此时的喜悦,也能在彼时陪他共度悲伤。他忽然很想对他说些什么,在这万里高空之上,在这狂风流云之间,对他许下这一生一世的诺言,“韶光,你可愿和我虎戮共拥这整个天下,一生一世,永不弃离?”

——旁白

“不,你错了,”灰狼转头望向天际,银灰色的瞳孔里映着寒星的冷光,“我从来不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这世界早已不存在值得我留念的人,值得我渴望的事,所谓的感情,在我眼中不过只是无聊的消遣,不光伤人,连自己都会沦陷。”

——狼牙

你以为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了吗?你以为这所有的悲伤不幸,孤独绝望就只有你一人独自承受?别天真了,在这个世上我们每个人都是绝望的奴隶,只不过有的人选择抗争,妄图挣脱命运的枷锁,哪怕失败,也绝不屈服,你这只蠢老虎,难道就这样被这悲哀的命运打败了吗?!

——韶光

那是怎样的绝望呢?他想。早在他真正了解这个世界之前,这世界就把它所有的暴虐和折磨,痛苦与绝望倾泄在他的身上。虽然已经消失,然而他无时无刻不感到那些伤疤在疼痛着。他不想独自承受这一切,作为回报,他要把那些痛苦化作绝望的洪流,让这世界支离破碎。

——夜归

所有一生一世的诺言,都是一生未尽,半途先殇。

——无名

原来他这一生都在追求光明。纵使受尽折磨,满身伤痕,那点微光都一直藏在他的眼中,不曾磨灭。他原以为自己的内心足够冰冷,足够绝望,足够坚硬以至于为他遮住所有的风雨,可还是无法阻挡那个人的眼神。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一遍又一遍的折磨他,把他当作卑贱的奴隶,迎来的却是那人不屈的目光。他们是不一样的,他深深感到自己的懦弱,面对苦难只敢暗地里诅咒命运,而那人却想要把命运狠狠踩在脚下,叫命运也不敢忤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当他濒临绝望之际,那人却把他搂在怀中,至死不肯放手。那是什么感觉?温暖安心,有着他从未体会过的安全感。在那一个瞬间,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渴望的是什么,原来求索一生,自己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个遮风挡雨的怀抱么。“我真傻啊。。。”他蜷在那人的怀中,低声说。

——夜归

这世界从来不会有纯粹的光明。你还不明白吗,虎戮哥哥,光明的背后从不缺少阴影,可笑你还认为我是真正的光么?希望的背后就是绝望,它藏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我吸收它们,把希望带给别人,却让自己沉溺于绝望的深渊,这绝望如此巨大,以至于足以毁掉这个世界。换句话说,这个世界,正是被你们这群无知之人所摧毁的啊。

——韶光

不知怎的,他又回忆起那个静谧的午后,阳光与树影扑面而来,虎兽低头盯着他的眼睛,逆光中虎兽的脸庞有些模糊,透着不真实的温暖。原来他一直不曾遗忘,那个午后,那个少年,早在不经意间就刻进了他的心房。

——狼牙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皎皎月华如水,流淌在狼兽雪一样的皮毛上。溪水汨汨流过,除此之外世界一片寂静,静的只能听见狼兽轻轻的呼吸。他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忽然而然的某种悸动,那感觉如此奇妙,那是源于生命深处的本能的躁动。他把狼兽搂在怀中,他的怀如此火热,几乎让狼兽融化在这如火的温柔里。双目相对,那一个瞬间他们就已经明白了各自的心意。没有言语,只有那个触及灵魂的吻。狼兽伸手搂住他的肩膀,抬头亲吻他的嘴唇。那是如此热烈的吻,彼此接近只闻得到对方的气息,舌与舌相互搅动,生涩却执着。这一生,这一世,有这一刻,就足够了。他把狼兽深深揉进怀里,合为一体,再不分离。

——虎戮

那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圣光中的魔鬼张开双臂,拥抱那并不存在的光芒。地狱的骑士高举诛魔之剑,审判世间诸般罪恶。都走到这一步了,一路风风雨雨,他终于站在了绝望的面前。他不再是那个只懂得逃避的孩子,有人用生命教会了他如何直面命运。他现在就站在命运面前,所有的悲伤,所有的不幸,连同他曾经的绝望,就在这一剑上,迎来终结时刻吧。

——夜归

最大的绝望,是自己。

——韶光

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样一个角色。那只兽只在他的梦里出现。他的梦是白色的,白色的光透过白色的窗,照进白色的房间,白色的犬兽安静的坐在床前。他看不清犬兽的脸,但他却感受的到那温柔的笑容,尽管犬兽从不说话。但这是他唯一拥有的温暖啊,哪怕是在梦里,他宁愿永远沉睡,不愿醒来。直到此刻,他终于被拥在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忽然间明白了自己错过了什么。那些被埋葬的记忆,如决堤的洪水冲进他的脑海里,那张记忆中的脸庞慢慢重叠。“哥。。。哥。。。。。。”他说,很慢,很清晰。身后没有回应。“哥哥。。。”又一声,不过有些沙哑了。他终于确信不会再有回答了,缩了缩身子,他往那人的怀里挤得更紧了些,最后闭上了眼睛。

——夜归

这些日子,来来往往,日夜陪伴,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靠近你了。可是原来傻瓜只有我一个人而已。还是猜不透,摸不到,说不出,原谅我早已习惯于懦弱,所以,连爱的勇气也没有。

——韶光

这个世界是没有光的。再怎么灿烂的光,也照不亮如此深邃的黑。那么,连光都不存在的世界里,我们,究竟是为何存在呢?受痛苦折磨,被绝望压迫,连反抗的权利也没有。到最后,都没有人陪在你的身旁。真的,好孤独呀。

——韶光

我们,是群居动物啊。正因为害怕孤独,才想要聚在一起,去拥抱那份温暖。就算没有光,就算看不见彼此的双眼,但只要能握住对方的手,就一定能传达这份温暖。痛苦,绝望,都没有关系,哪怕没有人陪着你,但只要坚信,那份光,一定能感受的到的。所以,别放弃啊。

——虎戮

你以为谁会在乎你?人群之中你永远是最懦弱无用的那一个,永远是那只被人欺凌的猫,谁会在乎你的感受?痛苦着,绝望着,那颗支离破碎的心,现在还会疼痛吗?受够了呢,这样的自己。

——无名

韶光,你知道吗?人生就是一场不断失去的旅程啊。亲人,朋友,爱人,最后连敌人也没有了。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果一开始我就不曾遇见你,不曾拥有过路上的那些风景,是不是现在,就不会那么孤独?

——虎戮

那样冰冷的月光。那样森寒的黑夜。虎兽躺在地上,胸口的伤触目惊心,微睁的眼睛没有焦点。狼兽默默看着虎兽,眉角涌出的血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好像躺在地上的虎兽会随时消失不见。为什么不动手?狼兽看着自己手中紧握的猎刀。用他的武器亲手挖出他的心脏,多么棒的想法,只要杀了他,他们狼族就是天下的主人。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手居然在发抖,以至于连刀都握不紧。还在怕些什么,失去虎兽?他明明从来未曾拥有。动手啊,动手啊,脑海里千万个声音汇聚成咆哮,几乎要把他淹没。随着用尽全力的挥动,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狼兽无力的把猎刀扔在地上,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左眼。那么多的血从眼睛里涌出来,模糊了他的视线,虎兽明明就在身前,可他却看不见了。狼兽跪倒在地,声音颤抖,却用尽全力,“虎戮,我对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狼牙

但愿我从不曾遇见你。

——虎戮

他一直不曾告诉那只蠢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漆黑的连月光也照不亮的晚上,他走到他的身边。那个晚上很冷呢,他一直都怕冷,可是那一次他不怕了。他紧抱着虎兽的身体,小小的身体蜷在虎兽的胸口,那么用力,仿佛下一秒就会失去,所以浑身的雪白被染上腥红也不在乎。该用什么来形容他的心情呢?那种仿佛等待千年的紧张,激动。“真温暖啊。”那是他唯一的想法。所以,在以后那么多的寒冷夜晚,这份温暖,成了他坚持下去的理由。

——韶光

等到江海成枯,故人归土,繁华已成落幕,你痴痴恋着的人呐,纵使眉眼不复当初,是否依旧,待你如故?

——无名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韶光。我忘记那是什么了,可是不知为什么,我醒来时是那么的悲伤。你,是不是要走了?

——虎戮

韶光,告诉我,欲望的尽头是什么?为什么我得到了一切,却感觉有些东西,永远都回不来了?你,是不是要走了?

——虎戮

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努力是最廉价的劳动,你就算付出一切,到头来也不及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指间遗落的一点流沙。这是不是很让人绝望?

——夜归

我等了千万载光阴,却等不来一场离别。

——虎戮

咱一直都是你口中的那一只傻猫啊,明明一无所有,却愚蠢到不肯放弃努力。那是因为我除了努力,就什么也剩不下了。

——虎戮

圣人无心,英雄无名,而帝王,最是无情。

――韶光

他终于迷失在回家的路上。他与故乡所隔的,不是万水千山,而是踏遍万水千山也追不上的茫茫时光。

――虎戮

从此,与世界为敌。

――韶光

“众生若线,命数如织,这世间纠缠的恩怨无数,又岂是吾能理清。”白鹿垂下眼睛,不再言语。

――灵寂

于是六合八荒,再无人称王。

――旁白

原来这世间真有这样痛苦的分别。明明相爱的两人终究越离越远,你是救世之主,我是灭世之祸,时间早已无数次证明了你我的选择。蚀心之苦,淬骨之毒,你我从今往后,都不必再做任何选择。

——韶光

若无沉疴长夜,如何得见光明?那是夜归第一次听见这句话,那时他还是从地狱归来的复仇者,眼看着那位年轻祭司眼角眉间满怀的悲悯,只有发自内心的嘲弄。所以未曾明白,所谓命运的含义。

——灵寂

若无沉疴长夜,如何得见光明?那是夜归第二次听见这句话,那时他早已将复仇的怒火撒向世界,一位勇敢的犬兽刀客与他拔刀而立,眉眼间并无分毫惧色。他只沉溺绝望,直至犬兽身死,才终于明白绝望的真正含义。

——夜晨

若无沉疴长夜,如何得见光明?那是夜归第三次听见这句话,那时他已成为世界的救主,却只在魔王眼中看到无尽的疲惫痛苦,原来长夜漫漫待归人,渴求光明的,从来不止他一个。原来命运,将魔王也随意玩弄。

——韶光

阳光隔窗照在狼兽银色的毛发上,晕出明黄色的暖光。“把我筑成刀刃吧——”狼兽躺在床上,如此说道。失去了双腿,狼兽却并未因此失去战斗的心,哪怕即将迎来死亡,他也要为那人永远的战斗下去。“好~”新的教宗转头避开狼兽决绝地眼神,眸里无光无影。

是为狼牙。

——夜归

在每个席卷世界的灾难面前,在魔王对面,总有被称为英雄的存在与之对立。初时弱小,后来强大,乃至魔王也不能摧毁。他就是这样的英雄——所有人都这样认为。光之子,教宗,希望之光,世界的光辉加持于他,支撑着他一路向前,终于来到这里。

曾不可一世的魔跪在他的面前,低头似乎祈求原谅。他眼神悲悯,动作决绝,以手抚顶赐予魔王最终最后的救赎。

「结束了。」

整个大陆,将迎来真正的光明。

——韶光

奴隶。

这是他的名字,他曾反抗饱经折磨,终于俯首屈服——旁人这样说到。他呀,曾经可是神圣王国的骑士呢,现在,只是一个下贱的奴隶而已——旁人这样侮辱。只是没有人明白,他并不因武力或是痛苦屈服,令他俯首的,是无数个深夜那个名为主人的存在海潮一般的痛苦。

他的复仇,他的憎恨,他的凌虐,他接受着主人的一切。没有迟疑,没有犹豫,没有怨言,哪怕名义是奴隶,可是他早已是一名真正的骑士。忠诚——哪怕整个世界与之为敌。

哪怕——是光之子!

也绝对不允许,夺走他的主人。他的主人可以回头,可以忏悔,可以绝望,可以疯狂,但是却绝不能被赐予救赎,施舍希望。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妄谈救赎。

每个人都忽视了这个沉默寡言的奴隶,当满心欢喜以为迎来必将到来的希望结局时,却没有注意到,那双燃烧着的眼睛。

出刀,斩落。

「把你的脏手,从我的主人身上,拿开啊!!!」

——海德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年迈的狐兽看着眼前的身影,觉得那只兽人的背影从没如此高大。他把长刀夹在腿间,用仅剩的一只手臂给刀柄一圈圈缠上防滑的绷带,一言不发,眼神都没动摇一丝一毫。

末了,犬兽长刃归鞘,他停在门前,门外是青灰色的天空与铅色的暴雨。

“什么时候回头都来得及,只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回来时的路了。”

所以只能前进。

——宗守•犬之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所有的故事 过去了,便是真的过去了,回不了头。 01 早些年的冬天,陪好友频繁的出入医院, 每次都是来不及照顾她自...
    彼岸花开人散去阅读 89评论 1 1
  • 回来后疲于还上出去浪欠下的债,顶着各种白眼。魂不守舍地经常听着听着歌就滑落到混乱的思绪里。又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小世界...
    lapetite33明天在哪里阅读 46评论 2 1
  • 宁静温柔的大地 漫漫的秋天 时光 刀劈斧剪 月光下 万物晶莹 不可阻止的蔓延 了却了 心愿 而远方 依然闭门不现 ...
    过者康阅读 89评论 0 4
  • 青岚山寺钟羽鸣, 秋黄一点寒蝉凄。 梦雨叠山重峰吟, 蝶花百恋千歌舞。
    青一先生阅读 4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