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荷残叶,来年夏天会香远益清、亭亭净植么?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犹记端午

她被日渐茂盛的荷塘中潜藏的危机割破了手指。兜起围裙擦干脸上的泪,老妪牵着她在草丛中掐几片蒿草的嫩叶,揉碎了敷在伤口上,撕下梁椽附着的粘稠蜘蛛网,包着蒿草,包着受伤的手指,又白又绿的手指头够她破涕为笑。

老妪佝偻着身子,端来混着绿豆的糯米米斗。长凳倚靠凳腿竖放在地上,另外一凳腿上挂着早就准备好的棕叶条子,面前摆糯米,旁边的木椅上放粽叶和抹布,等一系列动作就绪后,老妪便唤来她。她擦净粽叶上的水,掐头去尾递给老妪,只见老妪反排两张粽叶,三两下打出一个漏斗状的卷,填进糯米,扶、倒、按、夹、捆,棕叶条子上明明白白地挂上了玲珑的大绿钻石。在这没有江河的地方,端午的粽子不撒江、不喂鱼,只偏偏随了这习俗的乐子,叫包粽子的乐趣也消消五月的暑气。

可食几口粽

她坐在厨房后门边,一边观赏着半残半新的荷塘,一边注意柴洞与汤锅里的动静。柴火噼里啪啦,锅里汤水滚滚,粽香便是那囱里泛起的了了炊烟。到了黄昏,夏季的蚊虫也开始活跃起来,嘤嘤嗡嗡的蚊子尤其可恶,点圈檀香蚊香放在脚边后,你才有精力去做其他事情。而她没有其他事,她的事,只是数着荷塘月色吹来的几次凉爽的风,算着汤锅里的粽香阵阵到底几时出锅。燕子掠过电线,刷地一下回到了屋檐下的家,一天不见的猫咪贼头贼脑地溜进了菜园子,难不成菜园子里有田鼠,还是说被它发现了麻雀的踪迹?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些,摆在她眼前的,是筷子插上粽子,粽子裹上白糖,然后大口大口,就着糖衣吃下粽米。如果说她眼里有乱七八糟的世界要恼心,那此刻月色笼罩下的青青荷塘、新闻联播夺不走的粽香、还有头发斑白的古稀老人,就是她最想要守住的小幸运。

慵懒的老猫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梦印故乡

老妪说,老猫在外吃了毒老鼠,硬撑着回到家了才死。十来年的陪伴,说不在就不在了。就像老妪一辈子的陪伴,在那个冬天,说走了就走了一样。

粽叶含香是故乡

按照习俗,死过人的家里三年不得在家包粽子,说是会裹住离世的人转世路上的脚。那老妪还会包粽子么?在厨房后门的水房边,老妪洗净粽叶、擦干、掐头去尾、递给她。她十分娴熟地打卷、填米、捆绑。煮粽子的过程中,她依旧掌管火候,老妪在水房边洗菜,依旧佝偻着身体。她立在门边看着老妪。水池里的水溢出来,流进了稀稀疏疏的荷塘里。而荷塘因为漏水抓鱼的缘故,显得那么残破不堪。久久不觉风吹荷叶暗影浮动的舒畅、久久不闻粽子四处溢出的香,她觉得端午节好像少了什么味道了。她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团圆的味道?家的味道?还是幸福的味道?她想起那个冬天,悲痛欲绝的她置身荷塘的田埂上,没有硕大的荷叶,更没有亭亭玉立的荷花,她的稚心陨落了,也悄然被冷风吹散,而在这方良田中,荷塘月色的美景也破碎了。美景破碎,沉迷故乡的美梦也就破碎了,期待端午到来的圆满变得不圆满,渴望回乡品味粽香的圆满也变得不圆满了。

老妪说,端午节给你留着粽子嘞,还和以前一样,等你放学回来就能吃了。她问老妪,后院的荷花还开么。老妪说,开着嘞,盛夏来了荷塘就看不到水底了。她说,等荷花开了我就回来。

荷花旧残新开

在津踽踽,梦印故乡。她眼里没有乱七八糟的世界,只有乱七八糟的人生。她还是奢望能够回家过端午节,享受包粽子的乐趣,享受一面照顾火候的热气扑面一面聆听风吹荷摆的惬意。其实她最奢望的,是粽子蘸糖的美食享受,是古稀老人期望的回家团聚。只是她不知道回到家的时候,后院的荷塘是不是真的像老妪说的那样茂盛而充满生机,也不清楚回家的时候老妪留给自己的粽子还能不能蘸着糖吃。

花不似盛开,人不会常在。她只希望老妪能陪她过更多的端午节,她能给老妪包很多年的粽子,而那些年的夏天,她还能够看见满园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7辑 浓情端午飘粽香 黄石市龚家巷小学小风筝班 2017-6-9 卷首语...
    木铧犁阅读 1,336评论 0 9
  • ​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又到一年一度的端午节,说到端午节,我们联想到最多的民俗是吃粽子,划龙舟。其实在...
    魔王_Archenemy阅读 1,208评论 0 10
  • 你知道我们来时的方向不同吧。(去图书馆的方向) 有些东西,我们根本不知道结局。(写完信之后呢?) 想见什么人,就去...
    导演张升志阅读 124评论 0 0
  • 小时候, 以为人多就是热闹, 也确实是, 人多伴多,就是热闹。 长大些, 以为一群伙伴挤在一起就是热闹, 也确实是...
    Y七夏阅读 93评论 0 0
  • 世界上本没有钱 只有做为物品交换的符号 一只鸡可以换一只鸭 但不能换一头牛 世界上本没有产品 只有需要一个解决问题...
    王正清2017阅读 9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