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己心


妲己,以九尾狐为图腾的有苏部落之女。据《晋语》记载:“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四大妖姬之一。

妲己妖娇起众怜,临刑军士也情牵。

桃花难写温柔态,芍药堪如窈窕妍。

忆晋冀州能借窍,应知闺内善周旋。

从今娇娃归何处,化作南柯带血眠。

——《封神·妲己》

有人称我为妲己。

我是冀州苏护之女,也是有苏部落的女子,故也称苏妲己。

有苏是一个充满着梦的地方,也是在这梦一样的地方,我结识了那个让我这一生都不得安宁的人。

他叫考,不过后来的史书都称他为伯邑考。

我曾想,若不是当初他清雅的回眸浅笑,或许我对他的情也不会这样始于魂牵,止于梦萦。

“姑娘,可有受伤?”

那日我因找我的狐狸迷了方向,更险些被蛇给咬到,也就是在那个时刻,他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向我伸出了手。

“未曾。”

我摇摇头,站起身后退了几步,脸颊有些发热。然而,我看见了他手里提着的东西。

“那是我的宠物!”我有些生气地指着他手里提着的一只白色狐狸,那是我的雪儿。

他有些怔愣,缓了半天才笑道:“多有不敬,在下不知这狐狸是有主之物,既然是姑娘的宠物,那就还给姑娘吧。”

我抢过雪儿抱在怀里,略微嗔怒地看着他,继而轻哼了一声,抱着狐狸就往回走,走了几步才想起来,我可是一个迷了路的人。

“这位公子……”我转过身有些尴尬地问他,“你对这一块可熟?我迷路了。”

他侧过头,微微笑了笑,“不知姑娘家住何处,若在下力所能及,定然不会推辞。”

我支支吾吾地将地点告诉了他。之后,便是清冷的月光下,二人一狐渐渐远去的背影。

在路上,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姬考。

姬考,西伯侯姬昌的嫡长子。

我也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就这样,我们相识了。后来啊,我和他渐渐熟络,他会亲切地叫我,妲姬。

我越来越喜欢雪儿,觉得是它给我带来了这样一个翩翩公子。于是,相恋就成了一种必然。

正当我们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战火却波及了这个充满了梦的有苏部落。

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

有苏部落的首领挡不住殷商的大军,在灭亡和屈膝之间,他选择了屈膝,把我和大量的财物一并交了出去。

我的天空,像是塌了。

我去找姬考,这个时候,只有他能救我,然而,我没有见到他。

“我们姬家不能做那不忠之人,只要一日他是我们的大王,我们就不能违逆王命。”

太拟是这样对我说的,她是姬考的母亲。那日我在那青石长阶之外淋了整整一日的雨才进了这姬家大门,然而,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太拟不愿帮我,西伯侯在一旁也是闭着眼。宛若不愿意见到我这个被定为贡品的女人。

“姬考……也是这个意思?”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愿意相信,那个亲切地称我为妲姬的人,到头来,却是走的这样的干脆。

“考是个孝子,你该知道他的选择。”

你该知道他的选择。

这句话在我耳边萦绕了很久很久。我能猜到他的选择,可就是不愿意相信。

“我要听他亲口说。”

“妲姬,认命吧。”

我的话音刚落,他的声音就已经在我的耳边响起,我不可思议地转头看他,他依旧清雅,却不再看我。

堂外有风吹进,打在我湿透了的衣裙上。应该是冷的啊,可我为什么觉得那么暖和呢?大概是这颗心, 更冷吧。

“那么……”我站起身,露出一个十分美艳的笑容,“打扰了,西伯侯放心,从今以后,妲己,不会再踏入西岐半步。”

我走得果断,决绝。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他在我身后,也看不到我的脸颊,溢满泪花。

若是这一切都不曾发生,我想,我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留名青史。

在去往朝歌的途中,我亲手掐死了雪儿,那只跟了我很长时间,曾经为我带来了他的狐狸。

有苏部落以九尾狐为图腾,狐狸在有苏氏的眼里,就是神灵。然而,如今无论有苏部落,还是雪儿,都是我的魔障,我的噩梦。

我告诉自己,我有两个仇人,一是姬考,二是纣王。

在纣王揭开我的面纱之时,我对他展露了有生以来最为美艳的笑容,适时地颔首低眉,恰到好处地献媚取宠,我对自己的容颜从来就很有自信。

从纣王的眼里,我知道,我可以掌控这个男人。

纣王,本名帝辛。

“纣王”并不是正式的帝号,是后人硬加在他头上的恶谥,意思是“殘义损善”。说到底不过是这个可怜男人为我背的黑锅而已。

对付帝辛这样的男人,有苏部落的女人拥有与生俱来的优势。没有哪个好色的帝王能挡得住狐狸的柔情。我成功蛊惑了这个男人,成了他的王后。酒池,肉林,甚至是鹿台,都是这个事实的最好佐证。

帝辛给了我一个身为女人最高的殊荣。

“妲己之所誉贵之,妲己之所恶诛之。”

这天下悠悠民生的荣华富贵, 只不过是我的一句话的事。

殷商的臣民开始不满,于是,上书谏议的大臣也就多了起来,然而,那群可笑的臣子却是不知道,无论曾经多么英勇的男人,最后都会死在温柔乡。呵呵,他们的谏书,都被帝辛摆放在了我的面前。

“妲己,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我是时正卧在帝辛的膝上,帝辛的手抚摸过我如缎的青丝,裸露的肩。

“可是妲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大臣们嫌恶?”

我支起头看着帝辛,适时表现出来的怜弱,这才是女人对付男人的法宝。

“你怎么会做错?”帝辛将谏书扔在了桌案上,“孤的王后做了什么,还轮不到他们来多嘴多舌。孤只是觉得,他们有点太闲了!”

我略微掩了眸光坐起身,用手帕拭了拭眼角的泪。“若大王也觉得妲己有错,那就将妲己送回有苏部落吧。”

“不可能。”

他霸道地拥我入怀,我在他怀里伪装着柔软可怜,从他越来越坚定的目光里,我知道,这朝歌里的繁华迟早有一天会葬送在我妲己的手里。

炮烙,多么有趣的刑罚。

将硕大的铜柱子烧得通红,然后再让人赤着脚在上面走,一个受不了就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没错,我发明的。

帝辛用这种方法来惩罚那些上书谏议的大臣。他们死的时候,我在笑。帝辛也陪着我一起笑,看吧,我把这个英勇的男人调教成了为妇言是用的昏君。

在我的笑声里,无数大臣的尸体在这片火海里化成了湮粉。

姬昌,姬考,你们的大王,现在是我的奴隶。很早以前我就告诉自己,我有两个仇人,一个是姬家,一个是帝辛。

如今,帝辛已然是我这温柔乡里的奴隶,而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这个奴隶,摧毁你们的信仰。对付姬家,我不会用炮烙这样丝毫没有美感的手法。姬考,我舍不得用炮烙来对待你这样清雅的男子,对你,我会更残忍。

我一番话的功劳,西岐就得罪了帝辛。于是,姬昌被囚禁。姬考是个孝子,这个我是知道的。所以才有了伯邑考入朝歌进贡的事。

你不会知道,我是多么想见到你。多少个日日夜夜,我在帝辛的怀里,想的却是你。我在想啊,当初你是何种心态让我认命,现在,你我再次相见,你,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

呵呵,真期待。

我看着镜中容颜,不错,非常美丽。

有苏氏的女子继承了狐狸的一切优点。美貌,手段,技巧,还有一点,我得感谢伯邑考,是他教会了我什么叫作心狠。

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

在它们的身旁我看到了你。

清雅公子,举世无双。

“妲己,你瞧这三样宝物,可喜欢?”

我离开帝辛的怀抱,走下台阶,目光看似打量着这三件宝物,而实则却是在打量着伯邑考。许久不见, 他竟是销售了些许。

“这猴子着实有趣。”

我抚摸着那只白面猿猴的脖颈,脸上带着笑,暗地里却揪了一撮白面猿猴的毛,果然那猿猴被我激怒,向我攻击了过来。

“大王!” 我装着惊慌失措,扑进帝辛的怀里。

我听见帝辛有冰冷的声音问他,“连只猴子竟然敢袭击孤的美人,你们西岐是不是也敢袭了孤?”

伯邑考慌忙下跪,“臣不敢。”

“哼!”

“大王……”我从帝辛的怀里出来,眼中还有未散的泪光,“这事儿怪妲己,是妲己不了解这白面猿猴的习性以至于伤了它,这事不怪伯邑考。”

帝辛忙着安抚我,也没怎么管得上殿下跪着的那个人,只有我看见他望向帝辛的目光,满眼的不可思议。

姬考,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帝辛拥着我离开,经过他的时候我露出当初离开西伯侯府时的美艳笑容,用嘴型告诉了他两个字。

认命。

伯邑考,曾经是你让我认命,认命地成为一个贡品,那么,如今的我已经认命,你,也必须认命。

你们的王,是我的奴隶。

华贵的偏殿中,我命人将伯邑考请了过来,但伯邑考不会知道,在这之后,我也请了帝辛,只不过,时间稍微延后一点而已。

伯邑考,你不会知道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多么精美的大礼。

在那花团锦簇之中,我再次见到了他。

“姬考。”

我衣着华贵,容颜妖冶,全然不似当初在有苏时那清丽的模样。若当初的我和他是天生的一对,那么如今,他是云端那抹洁白,而我,是罪恶泥潭里那纯粹的黑。

“王后。”

他叫我王后,而不是妲姬。

“呵呵呵呵。”我轻笑,继而抬眸看他,“王后?你可曾想到有一天你会这样叫我?”

他似乎是有些难以开口,缓了好一会儿才说,“妲己,我知道你对我有怨,可是,这与殷商江山无关。”

“无关?”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殷商若不伐有苏,那么我现在会是这个样子?”

“那你为何害我父亲?”

我走到他面前,挑起他的下巴,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为什么?因为我恨,你们是天生的刽子手,是你们亲手毁了苏妲己。”

“妲姬……”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叫我?”我甩开他的脸,脸上是冰冷的笑容,“我只问你一句话,如今这一切你可曾后悔?”

他沉默良久,才抬起头,一如当初初见时的清雅,他启唇,只说了两个字。

“不悔。”

我怔住,随即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不悔,好一个不悔。”我笑着,眼里流出了泪。“伯邑考,我原本想着,你若悔了,我便离开,不再祸乱殷商。可如今你说不悔,那么,我告诉你,这殷商的覆灭,都是因为你。”

我解下自己的外衣抱住伯邑考,他在惊慌地大叫。

“你怎能如此不知廉耻!”

“你逼的。”我在他耳边吐气如兰,“你们不是忠臣吗?我就是要逼你们造反!”

然后,我看见帝辛走了进来,我喊着救命,接着是帝辛愤怒的脸,之后,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帝辛抱着我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

“把这个畜生给我拉出去,分尸!”

后来伯邑考确实是被分尸而死的。不过他可比后来的商鞅分得彻底多了。

我把他做成了肉丸子。那盘肉丸里,有他的肉,和我的泪。伯邑考,你知道吗?我好开心,你最终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后来我蛊惑了帝辛,让他把这盘肉丸子端给了西伯侯,姬昌。帝辛正担心着西岐的反叛,我只需要告诉他一句话就可以。

“据说圣人是不会吃自己的亲骨肉的,那就把伯邑考的肉给他试试。”

帝辛欣然同意,由我亲自将这盘肉端给了姬昌。

“西伯侯大人,别来无恙。”

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跟姬昌说着话。

“你这个妖女!”

“呵呵。”我看着他怒不可遏的表情有些想笑,“咱们,彼此彼此。”我将肉盛在碗里献给姬昌,“西伯侯,请吧。”

姬昌愤恨地夺过我手里的碗,我看见他咬了一口肉在嘴里嚼,我便很好心地告诉他。

“西伯侯可是觉得这肉非常美味?哦,妲己忘了告诉西伯侯,这肉,可是从您的嫡长子身上一刀一刀割下来的,妲己亲手割的。”

他闻言便要吐出嘴里的肉,我用一只手指堵住了他的嘴。

“千万别吐,大王的心思你是知道的。”我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姬昌,我的两个仇人已经死了一个,剩下的一个,你不得不帮我解决,呵呵。”

我张扬地走上阶梯,依偎在帝辛怀里,欣赏着姬昌一口一口将伯邑考的肉吃下,我心情很好,真的很好。

因为,我预见了朝歌的覆灭。

有苏女子的预感一向都是很灵的,千万不要小看一只狐狸的直觉。

我没有告诉帝辛,就算是姬昌吃下了西伯侯的肉也不能放了他,因为他将带来的,是更凶狠,更果决的报复。

此后我还要做什么呢?我要做的就是将帝辛身边的忠臣全部剪干净。

比如,他的王叔比干。

杀了比干,于我来说简单极了。不过是装一下心疼,微微皱一皱眉装一下娇弱的功夫,比干就不得不献上他的一颗七巧玲珑心。

姬昌,我已经为你铺好了路,你可不能让我失望,我相信,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否则,你怎么对得起在你腹中阴魂不散的伯邑考?

果然不出我所料啊,那年的冬天,在那个叫作牧野的地方,我看到了殷商覆灭的第一缕光。那个时候,我陪在帝辛身边,如今,他已经被人称作了纣王,一个昏庸残暴的帝王。

“妲己。”他坐在鹿台中,拥我入怀,我静静地依偎着,这将是我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晚了。

“孤一直都是知道的。”

我一怔,他知道?

“孤知道你爱伯邑考,知道你拿天下做一场游戏,你爱他,也恨他,更恨孤。”

我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现在的我除了听着,似乎没有更好的表现了。

“你只知孤宠你,却不知孤爱你,你要玩,孤就让天下人陪你一起玩。”继而,他看着我,我居然能清晰地看到他眼里的不舍。

“如今,孤再也护不了你了,所以,你走吧。”

“大王!”我有些惊讶,这个时候,他居然想要放我走!

“走吧,孤已经命人候着了,走了,千万不要再回来。孤只希望,以后你的心里,还能有孤的一席之地。”

说完,他挥挥手,便有两个人拉着我远去,渐渐地,我看见鹿台着了火,他站在火里,对着我笑。

“帝辛!”

我向他大喊,可是,他只是笑着对我挥挥手,启唇对我说了一句话。

“妲己,好好活着,别忘了孤。”

后来啊,帝辛死了。而我在外漂流两日之后便自己走到了武王的面前。他叫姬发,姬考的弟弟。他们很像,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我见到了姬考。

“我是苏妲己。”我坦然承认自己的身份,坦然面对自己的结局。

最后呢,当我以灵魂之躯回到朝歌的时候,我看见我漂亮的头颅悬挂在朝歌的城门上,被万人唾骂。

伯邑考,我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史书上不会有我妲己那么浓墨重彩的一笔。虽说魂归躯体,魄归故里,可我的躯体早已被姬发命姜子牙烧了个干净,只留那一个头颅供人瞻仰。

看,我的脸依旧那么美丽。

有苏部落是个有梦的地方,我已经不适合再回到那里。所以我只能游荡在朝歌城,这个城池记录了我所有值得骄傲的一切,还有我为姬考流下的泪。

现在,姬考于我,就只能是一个梦,一个终究会醒的梦。而帝辛,他却是我心口的朱砂,稍微触碰就是钻心的疼。

现在,请让我在朝歌鹿台的地下睡一会儿,但是,请不要忘记,这里睡着一个狐狸般的女子,她的名字叫,苏妲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