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

阿虎  文/素白

罗兰夫人说:我认识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

小时候养过一条狗,我给他取名叫阿虎。邻居的哥哥姐姐闲来就问我,你干嘛给一只小狗取名阿虎。因为我希望他像老虎一样厉害啊,我回答。

孩子希望自己变成苍天大树,也希望她的狗像老虎一样不受制于人。

阿虎全身长着黑色的毛,两颗圆眼睛总是滴溜溜的随着我手中食物的方向转啊转。阿虎他是只贪吃的狗。那时,日子并不宽裕,我把自己的饭分给他吃时,妈妈说,没见过这么傻的孩子。

我问阿虎,我傻吗?阿虎就围着我撒娇般发出吱吱吱的声音。我觉得它的声音真像老鼠,便咯咯咯笑了起来。

有一次,我偷了妈妈为哥哥留起来的肉给阿虎吃。贫穷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一个人在家中的地位,无疑,哥哥那时是家里的王。但我不在乎。我看着阿虎狼吞虎咽般吃掉了“王”的美食,然后跑进屋子给自己穿上厚厚的裤子,我摸摸屁股,想象着妈妈发现肉不见了以后,拿起扫把打我屁股的情景,心里竟有不惧风雨的悲壮。哈哈,我是个坏小孩。

后来,我真的被妈妈打了,阿虎追着妈妈手中的扫把又是咬又是吼。我抱着屁股呆呆看着阿虎袒护我的认真劲儿,觉得阿虎是个英雄。

那时我觉得妈妈很不讲理,阿虎也是我的家人,它吃了和哥哥吃了为什么不一样。但这个想法,在后来看到妈妈一而再再而三,为哥哥留起好饭菜时被推翻。

我知道我不能勉强所有人都爱一条狗,或者,所有人都像阿虎一样爱我。

有一次我在带阿虎去放羊的田间摔了。那天忽然下了雨,风从森林里呼啸而来,我看到树的背后,藏着一片花海,风雨中像飘零的阳光。

我想起,我做梦都想拥有一片花海,也好奇熟悉的荒郊野外竟有我未曾见过的花,便向她们飞奔而去,然后临近时栽在农民们挖来蓄水浇农作物的坑里。

我起身坐在田埂上,带着满身满脸的泥巴,看到树的背后不过挂了一块破破的花衣裳,就哭了起来。

空旷的田野,山羊在雨中变得躁动不安,而阿虎像个懂事孩子,舔我膝盖上的泥巴。偶尔抬起头来看我,眼里也不知是雨还是泪。

回家后的第二天,阿虎就病了。常常在深夜里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声。妈妈说,节要到了,阿虎发出的声音不吉利。第二天,没和我说,便把奄奄一息的它,丢到了村里人用来丢垃圾山脚下。

我找到阿虎的时候,它已经连呻吟声都没有了,只剩下那双黑色的圆眼睛,无力的看着我,眼角都是黄色的脏东西。

我难过的抚摸它的身体,拿出用作业纸包着的一块肉,在它眼前晃动,我想阿虎吃饱了病就一定能好的。我想起,先前每一次阿虎狼吞虎咽吃肉的模样就开心,仿佛这一次也会这样。

但我终究是失望了。看到肉的时候,阿虎只是吃力的张了张嘴,然后永远的合上了,连同它的眼睛。

我不知道我守着阿虎慢慢变僵硬的身体多久后才回的家。进门时,妈妈指着趴在八仙桌下的一条小黑狗对我说,牛弟的爸爸刚才放牛时看到你在哭阿虎,特地选了一只和阿虎一样的狗送你。

我走过去,拿出作业纸里包着的肉对它说,阿虎,吃肉。它开心的甩着它的尾巴,一口便吞了下去。

我死死盯着留在纸上的油渍,不肯再流出一滴泪。

妈妈在旁边警告我说,下次要是再偷肉给狗吃,就把狗还给牛弟的爸爸。

我静静的点了点头。

我真的没再给狗偷肉吃了。因为,再也不会有阿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