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风里 21

0.129字数 991阅读 1022

27.

上一章

这些年我们老家小镇被“家乡巨变”弄得面目全非,那个沙滩也重建了,变成了一处毫无特色的水泥拦坝。

我们张扬青春的痕迹都被擦去了。

今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我和狼子偶发神经回到那个不再是沙滩的地方,两人各捧着一半西瓜埋头大啃。我们拍着肚皮说着那些遥远如梦的往事。

狼子:其实,我向玲玲表白过。

我:哦?新鲜事,说来听听!

狼子:那时候我跟珊珊分手了,玲玲也跟她大学的男友分手快半年,我约了她出来,问她我们有没有可能。她说考虑考虑。可没过多久她就突然跟相亲对象订婚了,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的。

我:……那你有没有问她为什么?

狼子:问了。那时候她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正好缺钱,她的相亲对象家里有钱,就这么简单。

我:……

狼子:我问她喜不喜欢那个人。她说,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不讨厌,这就够了。她说她已经不在意那些东西了,她只想要安稳。有些话,我记得很深刻……

狼子顿了一下,微微眯起眼睛:她说,其实他并不比你优秀,他只是比你早一点出来工作,他现在拥有的东西你以后也会有的,只是我等不了那么久。

狼子转过头望着他那辆刚买一个月的小轿车,眼睛眨了几下:操,忘记带烟出来了。

狼子的眼里含着泪,我扭过头假装没有看见,我掏出纸巾,擦了一下嘴巴,又偷偷擦了一下眼睛。


28.

云玲的女儿已经两三岁了,她的空间上到处是女儿的照片。我在她的近照中已经找不到青春少女的感觉,那样的老成,那样的稳重……就像一个征战菜市场十几年的大妈。

男孩要花很长时间变成一个男人,而女孩变成女人却快得多,尤其是结婚生娃后,女人从外表到内在都会发生明显的变化,让人轻而易举地看出来。

在我的感性世界里,晴枫永远不会变成这样,她一直是个清逸如风的女子,不会因为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而损去灵气。

而在我的理性认知里,晴枫很快也会变成这样,也许是五年后,也许是十年后……

而我的青春也会随着她们的老去而终结。

当我突然意识到从前喜欢过的女孩全部成了少年眼中的大妈时,我知道我的青春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把她们当成性幻想的对象,脑子里娇媚性感的女子全是些陌生的脸孔,叫不上名字,也不会长久记住,也许无意中按一下delete键她们就会彻底地走出我的人生。

我在银杏树下的缅怀,狼子的风花雪月,大抵都是我们青春将死的回光返照罢了。

尽管我们有过无数艳阳夏日,我们的身体还像我们的老二一样斗志昂扬每天都想大干一场,我们的青春终究步步走向坟墓,埋葬在眼角渐浓的皱纹里,埋葬在冷漠麻木的回忆中。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