胧月夜:放荡不羁,还是追求自我?

96
茹果君
2016.12.08 21:32* 字数 2843

世上大部分轻浮男子都希望别的女人很容易就被勾引对他投怀送抱,但自己的妻子必须是对一人忠贞,不能因为不收敛让自己蒙羞,却忘了被他辜负的女人也终究成为别人的妻子,而自己的妻子也可能遇上比他们更无耻放荡的男人。

“己所不欲,勿施他人”。

可惜这个世上就是这么不公平,谁有话语权谁说了算,像轩端荻、胧月夜这样才情俱佳,热情奔放的女子,换作现代应该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奇女子,对心上的人全掏一片心,毫无保留地热爱,却被源氏这样自己招蜂若蝶处处留情的风流公子认为轻浮不值得多用心。

这样说来,比起源氏,那个打酱油当了接盘侠的朱雀帝显得可爱多了,可惜,爱情这玩意儿,从来不讲道理,不是你人品正为人优秀就能得到意中人的垂青,偏偏胧月夜就一颗芳心只在源氏身上,对如此衷情于她甚至不在于她名声的朱雀帝,始终不是那么在意。

这样看来,胧月夜实在有点像不知好歹的浅薄女子,未出嫁就失身,还爱上哄骗自己的浮名浪子,失去了婚姻,更失去了本来可以成为中宫的锦绣前程。

连源氏也认为她是**“最妖艳灵动的贵妇” **,却从不曾动过一念心思娶她回府。

胧月夜也想以真心回报朱雀帝,可惜人的心和情从来不受我们的头脑支配,何尝知道谁是对自己真心实意的人,也知道谁只是逢场作戏玩弄于己的人,可是陷入爱情的女人啊,智商为零。

朱雀帝薨了之后,被源氏一勾引,胧月夜本来就没忘怀他,更是又滑入温柔陷阱中。

从社会道德的角度来看,胧月夜这样的女子实在是不知羞耻,有伤风化,于是很多人将自己当作审判人怀着圣母般情怀,指责着叱骂着嘲讽着,像胧月夜这样的女子就不该存活于世。

如果你是胧月夜,你会因为不幸失身而自责至死,觉得贞节是一个女子最大的筹码,没有贞节的女子就不配得到幸福和快乐吗?

要知道,胧月夜并不是一开始就与源氏苟且,她不过是运气不好,正好遇见酒醉又被藤壶拒绝伤心难过的源氏强行拿来发泄自己满腔的愁怨。

或许她最大的罪过,是不应该爱上这个本来就没有真心对待自己的男子,可是,对于胧月夜,她不过是一个待字闺中还未识知人事的小姑娘,突然来了个翩翩佳公子,虽然被强迫,可是这个人柔情蜜意情话连篇,连六条妃子这样成熟老练的女子都能为他所收服,胧月夜又怎么能避得开他的温柔攻势。

正常的女子都很容易爱上源氏这样风姿卓越的男子吧,其实胧月夜是很难得的忠于自己心意的人,这个层面上讲胧月夜反而是真情实意忠贞守一的女人,就连朱雀帝那样同样也算是当时出众优秀的贵公子,如此低心下意地对她也没能真正得到她的心。

如果源氏是真正爱她的人,这也未免不是一段佳话,可惜源氏对她不过是浮心浅意,只是是喜欢她的娇媚动人和可以随意上手罢了,不过是当作可以作为谈资的一段香艳情事。

当年葵夫人突然离世,右大臣也曾想过把这个小女儿嫁给源氏当继室,但凡源氏有心,能想到这个和自己有过缠绵一夜的女子,将她娶作夫人,那么自然不存在失贞的问题,这样看来源氏对于胧月夜真是凉薄啊,无缘无故坏了人家的身子,又一点都不肯替她考虑。

这就造成胧月夜的悲剧了,世上有太多的“痴情女子负心汉”,像胧月夜这样一片痴心的女字,又不懂心计,对情郎有求必应,甚至事败之后被父亲姐姐责骂,并因此使得胧月夜再也不可能有正式婚姻的名分,一辈子只能做个尚侍(相当于后宫的女官,没有皇上女人的名分),可是从头至尾都没见过胧月夜有一句抱怨责人的话。

胧月夜能得到朱雀帝独一无儿的宠爱,连婚前失贞婚后与人私通都没有影响朱雀帝的厚爱,可见胧月夜并不象源氏认为的那般没有什么分量的轻贱女子,肯定也是有她独到的美好之处,才会让朱雀帝这样念念不忘。

可见,有时候,爱情的不幸,不是因为你不够好,不够优秀,而是你根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源氏的品位独特,也可能是自己内心情感的欠缺和性格上的偏执,他总是会对那种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性感兴趣,越是不理他越是欲火中烧越想千方百计得到手。

胧月夜的性格大胆奔放,敢爱敢恨,喜欢一个人就倾心付出,全不在乎别人的态度,也不去患得患失地计较谁多爱一点谁少爱一点,像空蝉那样想得太多,就干脆把自己包起来作自我保护,胧月夜就像我们常见的那种傻姑娘,爱上一个人,那就满心满意都是他了,只想见到他和他在一起,至于应不应该全抛至脑后。

这样疯狂地爱一个人,那炽烈会让一个人融化,何况胧月夜本身也是那么艳丽无匹的女子,源氏本身也是一个“接近任何一个女子,都会发现她的好,进而喜欢上她”的“情癖”,这样太强烈不管不顾的爱总归会招致祸端。

胧月夜进宫即使受到朱雀帝那样的专宠,还是没能忘了源氏,初恋的情人永远是心底的烙印,对于胧月夜这样真性情的女子来说,爱上一个人就很难移情别爱,即使后来的那个才是更适合自己的良人,如果初恋遇人不淑,是胧月夜这样女子的悲哀啊。

胧月夜是如此大胆的女子,想念源氏竟然利用自己患病回家休养的时候,与源氏私底下夜夜相会,而此时正好她的姐姐,源氏的政界宿敌弘御殿太后也在自己娘家,右大臣发现他俩的私情一时气急败坏去告知弘御殿,这件事终究成为弘御殿一直以来就想惩治源氏的把柄,也成为源氏远离政治中心放弃权势自我放逐到须磨的导火索。

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很多起这样的重大事件,而牵涉进去的女子都被称为“红颜祸水”,误国殃民,实际上呢,不过是真实缘由表面上的那层蒙面纱罢了,这些女子不过是替人受过的可怜人罢了。

难得的是胧月夜并不因此自轻自贱,也从来没看她哭天抢地抱怨自己的命运,更没有顺应那些道德人士对自己做所谓的反省,她很坦然地面对:我就是爱这个男子

这种勇气,怕是很多男子都没有的吧,这些男人总想偷香窃玉,真正事到临头还不如一个他们口中的淫妇浪娃来得有担当。

谁没有做错的时候,谁没有不知天高地厚轻狂得像吃灯心草的时候,“人不风流枉少年”,那些道德卫士们可能一辈子都没试过,顺从自己心意去用尽全身心地去爱吧,没有爱过没有燃烧过的人生是多么荒凉啊。

在这一点,我们大部分人活得多么憋屈,为了一些虚无的利益名声,从来没有痛快淋漓地表达过自己心意,甚至有的人,怕被自己的心上人看轻,不肯流露一点好感之意,直到心上人牵手别人,终生黯然消魂,不知道这样落不到实际的情意有什么可贵的,没有让对方感知的爱意不过是感动自己。

爱人,不是等来的,害怕受伤只不过是更爱自己


胧月夜是这样勇敢的女子,到最后她完全体察到了源氏对自己并不如自己对他的爱意深厚,更是毅然决然地不顾源氏的挽留,看破这红尘就绝不留念。

这么多女子中,也有灰心想出家的,空蝉虽出家却不得不接受源氏的收留,紫姬数次表达出家的愿望都因源氏的不允许而没成行遗憾而去,六条妃子更是名义上出家心里还是念念不忘与源氏的因缘,死后还要纠缠。

只有胧月夜,这样随心纵情的女子,一辈子都照着自己的心愿活,轰轰烈烈地爱过,后来朱雀院离世,胧月夜对于世间情爱和源氏本人的看透,醍醐灌顶地醒悟世事无常,就绝不再拖泥带水,对源氏也挥慧剑斩情思不愿意再有一点纠缠。

世间的人们啊,只知道看表象地下结论,去嘲笑别人,只不过是因为别人和我们过了不一样的人生而已。

真正敢于活得像胧月夜这样纯粹热烈的有几人,“来过,活过,爱过”。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