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风舞月云花开谢》

喜欢的朋友可以玩玩,后期会发布真相解析和彩蛋哦…

剧本人数:4

剧情简介:明朝末年,京城脚下的桃溪镇发生一起离奇死亡事件。时任礼部侍郎苏晋天的独女苏月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内,但疑似自杀凶器的绳子却与尸体相隔甚远。苏晋天大怒,要求官府彻查此案,但随着案情的深入调查,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笼罩着整个桃溪镇……

作者笔名:丨青芒

剧本类型:古代

人物简介

仲天云:男,23岁。死者的未婚夫,崇尚武学。

陆凯:男,25岁。死者的表哥,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

柳如薇:女,20岁。死者的好友兼贴身侍女,与其关系亲密。

洛风:男,22岁。外地而来的翩翩书生,现居死者家中。

三、人物剧情

1. 仲天云

你叫仲天云,是苏月的未婚夫,起初你并不喜欢这位声名狼藉的未婚妻,若不是因为两家长辈是故交,早已定下了婚约,你压根都不想理会这个女人(仲家真正的目的是借联姻来监视苏家)。

其实你和苏月并不熟悉,年少时期你沉迷武道,一心只想舞枪弄棒,早早就借助家族的力量进入了军营。

在军营中你遇到了一位小军医铃儿,她温柔善良,总是耐心地帮士兵们包扎伤口,也很乐意聆听众人诉说军营的故事、帮忙解决心事,用她的话来说“医生不仅要医身,也要医心”。大家都很喜欢她,包括你,你觉得你在爱情方面所有的情愫都在遇见她的这几年被纷纷唤醒,她就是你心目中最完美的“妻子”。

几年后,你的父母认为你已经在军营里已经“玩够了”,便将你唤回(给了你一块可以调用军队的“令牌”,开始实行监听苏家的计划),你虽不愿但无法违抗父母之命,只得离开。在离开前你特地找到了铃儿,忐忑不安地对她说出你的感情,却意外发现她也早已倾心于你,你握着她的手认真地承诺道回去之后就与父母商议,将她娶回家。她送了你一块绣着她名字的手帕,告诉你让这块手帕代替她陪在你身边,而她会一直在军营里等着你。

你回家后兴冲冲地告诉父母这个好消息,却被父母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此时你才知道很早之前你就有个婚约,你试图用没感情当理由回绝,但父母强硬的态度让你碰了一鼻子灰。

回到房间后你越想越不甘,便传唤来一个下人询问你的未婚妻是个什么样的人,可得到的答案却让你眉头皱起。据下人的说法,这个女人性格暴躁,脾气很大,蛮不讲理,总之风评极差,你想这样的女人根本没法跟你的铃儿相比,所以你一定要取消婚约。

于是你再次向父母抗议,可父母依旧坚持让你娶她,并警告你别相信外面的风言风语,如果还惦记铃儿就把你禁足直到成亲当天。你虽无可奈何,但为了能和玲儿在一起,你只能暂时地忍耐,并下定决心前去找苏月商量并恳求一起向长辈提出取消婚约,若她不答应就别怪我撕破脸。

十一月二十四日 时间线:

13:00 你捧着铃儿赠与你的手绢发呆,思来想去后决定尽快找苏月说清。

14:10 你来到苏府。

14:20 侍女请你稍等她去通报一声。此时你发现下人们离苏月的院子都有一定的距离,打听后得知苏小姐脾气古怪,平时没有要紧的事都不会去打扰她,听到这话你对她更加嗤之以鼻。

14:25 你被允许与苏月见面,但对她负面的印象极其厌弃,再加上娶心上人的急切让你在谈话时态度很差。苏月显然不满你对她的“命令”,大声地打断你的话并将你赶了出去。你同样气愤不已,朝着里面喊道我一定会让你退婚。

14:30 一边骂一边准备离开的你忽然被一人扯住,那人将你带去了院旁的一座假山后。她告诉你她是苏月的贴身侍女也是她的好友,自从苏月知道婚约后就认准了你,再加上两家的关系,你们一定会成亲。所以,你就别再做无所谓的挣扎了…你听罢,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苏月会突然地暴躁,但这番话也让你更加地焦急。

14:35 被告知内情的你顾不上离开,直接闯入了苏月的房里与之理论。你叫她别赖着你,就连铃儿的一半你都比不上,她也不甘示弱地开始嘲讽你,甚至在话语间转到了铃儿身上。本就气急败坏的你听到她对铃儿如此的侮辱,便瞬间失去了理智,你用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苏月苦苦挣扎,挣扎中抓破了你的手,可她的力气哪能和你相比,十几秒后,你的理智回归,但苏月已经没有了反应,你猛地撒手,她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你懵了,但脑子里却划过的是她再也不会缠你了…

14:45 你稳了稳思绪,打开房门看向四周,确定无人,便逃离了苏府。

15:25 回到家中,你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思考今日之事要作何处理。

16:00 你得知了苏月已死的消息。

请判断自己是不是凶手。如果是,请隐藏身份;如果不是,请找出真正的凶手。

2. 陆凯

  你叫陆凯,是苏月的表哥。和苏月一样,你有一个相当好的出身,锦衣玉食,生活优渥,但你并没有好好珍惜,每天过着挥金如土的日子。

作为一个富家公子哥,你如常人的刻板印象一样,整日游手好闲,不学无术。 几年前,你的狐朋狗友们带你去了一家神秘的赌坊(这间赌坊就是苏家旗下的产业之一),告诉你只要下注就能赢银子,漫天的纸醉金迷和肾上激素分泌让你瞬间沉沦其中。刚开始你确实赢了不少,觉得赌钱太简单了,便想一次性赢把大的,于是你在朋友的怂恿下,就将身上全部的银子都投了进去,但这次却输光了。你不服,觉得是运气问题,便向赌坊老板借了一百两银子以更加疯狂地速度和额度往里下注,最终还是输的一文不剩。

频繁的金钱流失很快引起你父母的注意,可深陷赌瘾中的你谁劝也不听,甚至面对父母的苦口婆心说了大逆不道之言。你的父亲一怒之下将你赶出府门,断绝了你的经济来源,只分给你一处房屋让你有地可住,并告诫你若再戒不掉赌瘾就别想进这个家门,也不会认你这个儿子。这对你来说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一来你在赌坊中欠了一屁股债没有还,二来你可舍不得离开这样的“休闲娱乐”。面对即将到来的催债危机,情急之下的你想到了堂妹苏月。

起初,你借银子的过程及其顺利,虽然你们两家平日里接触地并不多,但也算是关系不错的近亲。苏月显然相信了你声泪俱下的演技,将银子拿给你并劝告你别再去赌,你一边点头一边在心中不以为然。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你依然混迹于赌坊之中,没了银子便找苏月要,每次都是以可怜地姿态对苏月说这是最后一次,每次也都如愿以偿。不过近几个月你突然发现苏月的脾气有些不对劲,有时仍无奈借银子与你并叮嘱你远离赌坊,有时却将你臭骂一顿,好几次你都愤愤离开。

你见现在已经无法继续从苏月这里稳定地拿到银子,便假装收敛自己,回到家向父母承认错误,没有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很快你就得到了他们的原谅。这次你学了机灵,不再揣着大量银票三番两次的往赌场跑,而是暗地里利用各种方式偷偷藏起银子,隔三岔五的趁人不备偷溜进赌场,你隐瞒的很好,没有人发现你的这一秘密。

十一月二十四日 时间线:

9:50 你来到常去的“兴轩赌坊”,发誓这次一定要赢。但幸运之神在光顾你三次后就转移了目标,赌红眼的你忘记了平时的收敛,不仅投进了所有的银子,还额外借了一笔银子。

10:40 赌坊老板见你已血本无归、翻盘无望,便不肯再借你银子,并要求你当天归还所欠银两,否则全城的赌坊都不会再接待你。忿忿不平的你不敢去找父母,只得再次把主意打到你的堂妹苏月头上…

10:50 你来到苏府。

10:55 你好声好气的向苏月讨好,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只要还完债就彻底戒赌。但苏月此时已不在相信你,不仅不借银子还将你臭骂一顿,并承诺一定会将此事告知你的父母。

11:05 你愤怒地离开了苏府。

11:10 走在路上的你又气又怕,你知道苏月说的都是真的,恐怕到时候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你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你的生活,于是你决定在她告状之前除掉她。

11:15 你来到集市上的饰品铺,早前知道苏月的喜好,便挑选了一个香囊,因身上没有银两还向老板娘赊了账…

11:20 你悄悄来到街边地拐角处,将香囊中的原装换成了“虞美人”的花瓣。这种花香初闻很清新,但持续吸入后会令人感到头晕,几个时辰后便会致人死亡。

11:35 你拿着“伪装”过的香囊再次进入苏府,一见到苏月就可怜兮兮地求她别告诉父母,并将香囊拿出给她赔礼道歉,发誓再也不去赌钱。苏月犹豫了下,点头答应了你的请求。你看她将自己送的香囊收进怀里,随意闲聊几句后便找了个理由与之告别。

11:45 你离开苏府,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转而又恶狠狠地想:“因为你再也看不到我了…

12:10 你回到家中,若无其事的同父母吃了顿饭,假借和狐朋狗友玩乐之名要了些银两。父母见这次索要金额与你之前赌博的相差甚多便没在怀疑,只是叮嘱了几句,你敷衍地点点头,并未放在心上。

13:30 你拿着银子去“兴轩赌坊”还了债,担心如再欠债就无法偿还,便拒绝了旁人的邀赌。

16:00 你得知了苏月已死的消息。

请判断自己是不是凶手。如果是,请隐藏身份;如果不是,请找出真正的凶手。

3. 柳如薇

    你叫柳如薇,是苏月的好姐妹,但你还有另一个身份——苏家收养的孤女。

  你出身于一个贫寒的家庭,母亲在生你时难产过世,父亲不忍你从小没了娘亲,便在媒人的撮合下又娶了一个女人。几年后,你的二娘给你生了一个妹妹,起初,你并不喜欢她,但随着你们渐渐的长大,你发现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没有那么讨厌了。你开始接纳她,父亲看到你们的关系逐渐变好也甚至欣慰,就将自家祖传的两枚玉佩拿出来,给我们一人一个戴在身上,并告知无论什么情况,玉佩绝对不能离身。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次年桃溪镇爆发了瘟疫,你的父亲不慎染病,不久便撒手人寰,你的二娘为了生活,带着妹妹也狠心离开了这里。那一天你的心崩塌了,你不得不乞讨维生,那是你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每天都忍受着别人的白眼和嘲弄,穿着褴褛的衣衫卧在桥洞下,寒风刺骨地向你吹来。你羡慕地望着其他跟在自己父母身后蹦蹦跳跳的女孩,心中不免更加的悲痛……

  你以为生活会永远的这样下去,直到有一双温柔的手将你扶起,后来你才知道那人竟是苏家夫人。那天,苏夫人正带着下人在镇上赈灾,路过时瞧见你年纪小却如此凄惨,便于心不忍想将你带回去做小姐的玩伴,你自然是欣喜地答应,甚至觉得曾经的苦难都是为以后的美好生活做铺垫。

起初,你老老实实地跟在苏月身边,做她的贴身玩伴兼侍女。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你们也渐渐地长大,可是你发现最近苏月好像有什么心事。你前去询问事情原由,她却不愿说出口,你唯有作罢。直到有一天,你向往常一样前去找苏月,想让她帮忙寻找下自己的妹妹,当路过中间庭院时,你发现老爷正在和一个全身穿着黑袍的人在交谈什么。你心中纳闷,老爷最近不是以身体不适为由暂不见客的吗?怎么……你出于好奇,便偷偷的躲在一座假山后面,也许是老天帮你,老爷和黑袍人也恰好走到了假山前,你竖起耳朵,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由于你从小书读的不多,你只听到那个黑袍人说了“少女”、“祭祀”的话,你不明所以,想再多听听时,老爷和那黑袍人已经走远。你离开假山,前往苏月的庭院的途中,嘴里不停的叨叨刚才黑袍人说的话。恍惚间,你走到苏月的房前,你见外面风大,窗户是开着的,就想将窗户关起来,移步至窗前,准时伸手时,你看见两个丫鬟将一个盘子端给了苏月,苏月悻悻地望着盘内的东西,当一个丫鬟拿起一枚玉佩递到苏月面前时,你顿时惊呆了。因为你发现那枚玉佩是如此的熟悉…那不正是你想寻找妹妹的贴身之物吗。你心情有些激动,想到曾经父亲说过,无论什么情况,玉佩绝对不能取下来。而如今玉佩却离主,你不忍落泪,想去问苏月玉佩的由来,但是丫鬟的一句话让你如遭雷劈……

直到此时,你终于明白了刚才那个黑袍人所说的“少女”和“祭祀”的意思。如今,妹妹凶多吉少,这都是拜你们苏家所致。你连忙离开了苏月房前,回到自己的卧房,过了许久,你的心情始终不能平静下来,你决定报仇。但是苏家在桃溪镇家大业大,你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扳倒他们呢,你思来想去,不经意的抬头望向苏月房间的方向,一个邪恶地计划悄然萌发……

你知道苏月自幼体弱多病,有每日喝中药的习惯,便利用每次出门帮她采购物资为由,偷偷地从黑市买来“无情水”,这种药水无色无味,长期服用会让人性情大变,一旦到了药物的临界点时,就会致人死亡,这只是你计划中的“第一步”。你常借着给苏月端药的空当下手,而对你毫无防备的苏月也在药水的影响下渐渐变得喜怒无常,让人不敢轻易接近。你每每望着她发作后乱摔东西、打骂下人时的模样,心中欢喜但并不感到满足。于是,你时常打着关心她的由头去劝说她,故意让旁人看到她对你打骂的场景,你面上委屈不敢言,但心中却暗自冷笑。

  一个月前,苏月约你出门买些胭脂,你挽着她的手假装亲密地闲逛,突然苏月脚步一顿,直直盯着一个方向,你好奇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个俊俏的白衣书生直撞进你眼眸,看的你心头小鹿乱撞。但是苏月却下令让人带他回府,自己也拽着你匆匆赶回,你一脸不解地跟她进了房间,只见她半兴奋半担忧的问你还记不记得她曾跟你提到过的男孩。你突然忆起很久之前苏月曾经告诉你她儿时遇到过一个男孩,可惜后来断了联系。苏月对你说,刚才看见的那位书生就是当年的小男孩,不过她现在有所顾忌不便与他明说,只得先将他留下。你表面上安慰她无事,早晚会相认,心里却想到了计划的“第二步”……

你找了个借口离开,回到自己的房内用朱砂在胳膊上抹了一个和苏月相同的胎记后直奔洛风的客卧,你见他警惕地看着你便可怜兮兮地喊着“诺诺哥哥”,并卷起袖子给他看你伪造的胎记,询问他是否还记得你。他一怔,你心知有戏,便告诉他你编好的经历和他被带来的原因,你见他半信半疑也不着急。

之后的几天你频繁的去找他,并装作不经意间地提到以前的事。你见洛风对你逐渐信任便伺机对他大吐苦水,说你在苏月身边的种种委屈,还故意制造了伤口说是苏月打的,想让他带你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洛风一边安慰你,一边在想着如何开口去跟苏月说,而你一边应道一边却在心中开始实施复仇计划的“第三步”……

十一月二十四日 时间线:

11:00 你算好时间差不多,拿着无情水到厨房给苏月煎药。

11:05 你端着药正朝着这边走来,恰好看到陆凯怒气冲冲地离去。你知道这是苏月的表哥,这次肯定又是来借银子。你向来是看不起他的,一个纨绔子弟,整天不务正业,净想着不劳而获……

11:10 你推开苏月的房门,看着怒火中烧的苏月,你内心很平静。你一边帮她怒骂着陆凯,一边劝她别气坏了身子,顺手将药喂她服下。看着苏月喝完了药,你又假意叮嘱了几句后便收碗离开。

14:25 你听到仲天云来到了苏府,知道他是苏月的未婚夫,前来找苏月一定又是为了退婚的事。此时,你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一定不能让他们如愿地取消婚约。你赶忙来到了苏月的庭院。

14:30 你见仲天云要走,便将他拉到一旁的假山后。你故意告诉他你是苏月最亲近的人,并歪曲苏月早已认准了他,加上两家的关系,你们一定会成亲,让他别再做无所谓的挣扎了。你见他听罢后,脸色变得冰冷,心之有戏,便将长辈对苏月说过的话传达给他……

14:35烧完“这把火”的你心情极好,你快步走到洛风的客房想去找他,但他不在房内,你只好悻悻地离去。

15:30 你在房内惴惴不安,总觉得计划好像少了一环,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你既不想让苏月好过,又怕她联姻失败转而去找洛风,思来想去,你决定先去苏月那里探探情况再说。

15:40 你来到苏月房前,敲了敲门,见没人回应,你便推门进去。但映入你眼帘的却是苏月斜斜地倒在地上,身边的不远处还掉落着一根断裂的绳子。你心中一惊,难道是到了“无情水”的爆发点,才导致苏月死亡?你正想去探探她有无呼吸时,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你感到有些慌忙,你担心被人发现小姐此时的样子,自己会有嫌疑,便将苏月拖拽进身后屏风内。

15:42 来人是苏府平时伺候苏月的两个侍女,你知道她们是除你以外与苏月最亲的下人了,这次前来是老爷和夫人让她们给苏月送成亲的礼服,并请小姐移步厅堂,前去商议成亲的事由。见状,你不得以假装成苏月在屏风后挥手示意她们将东西放下,侍女也知道这位小姐现在性格古怪,脾气暴躁,担心被骂,也没多想,便快步离去了……

15:45 你静静地等了一会,确定侍女们已走远,担心一会再有人来,便没敢久留,快速地离开了房间。

16:00 你得知了苏月已死的消息。

请判断自己是不是凶手。如果是,请隐藏身份;如果不是,请找出真正的凶手,并让大家相信你是真的小花。

4. 洛风

    你叫洛风,是个外地来的书生。你来到桃溪镇的原因别无其它,只为寻找儿时那个让你念念不忘的女孩。

  曾经幼时,因父母长期经商,你被寄养在镇上的一个亲戚家。那阵子正值夏日,大人们懒得出门,可正当贪玩年纪的你却闲不住,万般央求下大人只好同意让你出去逛逛。

  新城的一切事物对你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有趣,你边走边望好不快活。突然一个小女孩歪歪扭扭地撞在了你的身上……“喂,你......”你吃痛,刚准备开口指责时,却发现女孩双眼紧闭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你有点慌张,赶紧摇了摇她,见她满脸通红并未醒来,料想她或许是中暑了,便奋力将她扶去街角一处阴凉的小巷,使其坐靠在墙角,又赶忙跑去街边小摊借了些毛巾和水。你依照曾经阅读过的书中所言,有模有样地为女孩做着急救措施,没一会女孩悠悠转醒,你见她一脸警惕地望着你,便连忙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女孩面容稍作放松,向你道了声谢,很快你们便熟悉了,她告诉你由于体弱她从不被允许出门,这次是趁父母外出偷跑出来,不料却中暑晕倒,幸好遇见了你,你拍了拍胸脯道从今天起你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往后的日子,她总是趁父母去寺庙祈福时偷溜出门与你玩耍,你得知女孩的闺名不能随意透露,便根据她胳膊上的花型胎记唤她为“小花妹妹”,她也因年龄小口齿不清的唤你“诺诺哥哥”。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一日你的父母来到镇上准备带你回家,你赶忙跑去约定的地点要同小花告别,可是你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看到她。次日你带着遗憾和依依不舍地心情离开了这。如今你再度前来,便想完成当年的遗憾。

你走在儿时遇到小花的街上,不停的向旁人打探她的消息,可都一无所获。正当你一筹莫展之时,一群侍卫突然出现将你带走,你不知所措地被请进一座气派的府邸,直到进了客房你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没一会儿,房门被一道瘦弱的身影推开,你警惕地看着她,只见她一脸委屈又小心翼翼问道是“诺诺哥哥”吗?你一怔,又见她卷起袖子指着胳膊上的花型胎记问你是否还记得她。小花告诉你,自从你离开后的没几年,她的父母便相继离世,幸好被苏府收养,今天刚好陪小姐逛街偶遇到你,正想打招呼却不知为何小姐下令将你带回府。之后的几天,小花时常来找你聊过往的事,还隐约向你透露苏家小姐脾气不好总是打骂于她,希望你能带她离开。起初,你不是没有起过疑心,但据你打探到的消息与她说的句句属实,且儿时的事情也应当只有你们二人知晓,渐渐的,你放下了戒心。不过让你感到奇怪的是,自从你被带来府中,苏月仅在第二天匆匆和你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未曾找过你,只是吩咐下人要好生照顾你,除了离开苏府,你可以做任何事。你问过小花原因,但她只说苏月脾气古怪她也猜不透,后来你便不在意了,就想着如何去跟苏月说起带走小花一事……

十一月二十四日 时间线:

14:30 你从小花的口中得知苏月有个未婚夫名叫仲天云,最近几天常来与苏月谈起婚约一事,最后竟发展成要退婚。此时,你的内心不禁有些着急,你原以为苏月很快就会嫁人,你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带走小花,不成想关键时刻却出了岔子。如果让小花再继续留在苏家,不知道她还会承受怎样的待遇,而你们也将无法离开,于是你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14:35 你借外出买东西为由,离开了苏府。走在路上,你心里想着如何才能万无一失的除掉苏月,不知觉中走到了集市上,看着路上的女子戴着花花绿绿的丝巾不由得心生一计。

14:45 你在饰品铺上精心挑选了一条非常漂亮的丝巾,并用精致的礼盒包装起来。

14:55 你回到苏府,躲开下人偷摸去了仓库。你在仓库中翻找出来了一根绳子,绳子虽旧,但也足够使用。你将绳子绑于腰间,整理妥当后,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任何异样,你放心的离开了仓库。

15:05 你一路畅通地来到苏月门前,她早有交代下人不必拦你。你敲了敲门,见没人回应就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跨进门口,你就被苏月撞了一下。苏月见来人是你,猛地落泪……她告诉你仲天云想要杀她,但此时的你并未有任何地怜惜之心,只想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过听到仲天云三个字,心想可以将凶手之名嫁祸于他……

15:10 你假装安抚她坐下,拿出准备好的丝巾告诉她这是你为了感谢她的留宿而送她的礼物。苏月特别高兴,你便借此说要给她戴上,你慢慢的走到苏月的背后,就在围上丝巾的一瞬间,你紧紧勒住了她的脖子,虚弱的苏月很快便没了气息。

15:15你不确定苏月是不是已死,但又怕会有人前来,就快速地处理了现场:先将仓库里拿来的绳子悬挂在房梁上,再将苏月吊挂在上面摆成自杀状,最后将丝巾塞进她的衣橱,盒子埋在院子里的泥土下。待一切收拾好后,你悄然离去……

15:35 你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才发觉身上出了层薄薄的汗,你内心紧张害怕,但想到若苏月不死,你就无法和小花永远的在一起。想罢,你便不在害怕了。

16:00 你得知了苏月已死的消息。

请判断自己是不是凶手。如果是,请隐藏身份;如果不是,请找出真正的凶手。

线索搜证

【第一轮】

场景一:仲天云

身上有一块边角绣着“铃”字的手帕

左手食指上有一枚戒指,内圈刻着“仲”

手上缠着一圈绷带

腰间有一块“令牌”

场景二:陆凯

身上携带着一些碎银子

衬衣中夹带一片花瓣

场景三:柳如薇

房间里有一些胭脂

小手臂上有一道花型的胎记

身上有一阵淡淡的花香

房内有一根透明管子,里面还残留一些透明液体,没有味道

场景四:洛风

衣服上有几根似草的植物纤维

鞋底沾有泥土

腰间有一把折扇

场景五:死者

脖子周围有三道痕迹

脖子中间的内侧痕迹似乎比后面的深

脖子右侧有一小块着重的红色痕迹

小手臂上有一道花型的胎记

房间的地上有一根断裂的绳子

尸体被人发现在屏风后

衣橱的角落里放着一条被揉作一团的丝巾,看上去款式很新潮

怀里有一个香囊,凑近可闻到阵阵清香

房梁上有被摩擦过的痕迹

【第二轮】

场景一:群众

集市上的饰品铺老板娘说:今天可真是稀奇,居然有两个大男人来买女孩子用的东西

集市上的饰品铺老板娘说:那位公子哥看上去挺富贵的,没想到买东西还赊账

苏府的下人们说:小时候的小姐脾气没有那么差,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姐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时不时的还打骂下人

苏府的侍女们说:15:40的时候我们还给小姐送过礼服,她当时还回应我们了,那肯定是小姐,我还看到胎记了呢

赌场的老赌客说:平时见他银子不当银子的,今天居然拒绝了,可真是少见啊

场景二:其它

无情水,无色无味,长期服用会让人性情大变,且怒意状态下药效翻倍;一旦到了药物的临界点,就会致人死亡

虞美人,淡淡花香,初闻很清新,但持续吸入后会令人感到头晕,几个时辰后便会致人死亡

苏月院内的花草泥土下似乎有被翻动的痕迹

圆桌阶段

请找出杀害苏月的真正凶手,并判断小花究竟是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