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

      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老黄出生在大巴山深处的黄家梁。斗大字不识一升的小黄从小就随父亲一起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空闲时间跟父亲学习用竹子编筲箕、簸箕、席子、背篼等,二十出头就成了黄家梁小有名气的“篾匠”。

      老黄“出名”后就在周边农户家从事篾编技术,“东家”以天数或者件数给他工匠钱,遇到家庭困难的农户老黄就以工换工,从不斤斤计较。那时候他听父母的话,坚持做好人才能做好艺。老黄在村东边李老头家做手艺时,夫妇俩看老黄聪明、勤快、又有手艺,就把如花似玉的女儿菊花介绍给老黄认识,那个年代的大巴山人认为,手艺是活宝,行走天下都饿不到。家境贫寒的老黄靠一手篾工技艺抱得美人归。

      婚后老黄做手艺向生产队按工值交钱记工分,菊花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小家庭虽然谈不上富有,但小日子也还过得去,结婚5年菊花就给老黄生了3个孩子。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科技的日益发达先进的机器和艺人在竟争,农贸市场上什么都能买到而且价格便宜。手艺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老黄觉得靠手艺养家的时代过去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在神洲大地掀起了做生意的热潮。老黄看到边远山区家家户户都要用牛耕田犁地,认为贩卖耕牛一定是个好生意。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国家爆发了两次通货膨胀,国家和人民的经济都相当困难。老黄想做生意又没本钱,家里唯一值点钱的就只有一头老黄牛。老黄找菊花商量把黄牛卖了再把卖牛的钱拿来做生意。菊花死活不同意,害怕误了一年春,十年理不清。老黄说:“相信到了明年春耕生产的时候,我肯定能赚回一头牛的钱来,到时候买一头既能干活又能生小牛犊的壮牛多好嘛!”在老黄无数次软磨硬泡下,菊花相信丈夫的承诺松了口。

      老黄刚当上牛贩子的时候,一两个月还回家一次,后来就懒得回家。第二年春耕时节,没有牛耕田犁地,丈夫是死是活也不得而知,菊花急得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用三五个人工换一牛工,最后在基层干部的协调下,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才把该收的农作物收回来、该种的农作物种下去。由于家中缺少劳动力,又没有经济来源,菊花家的日子越过越穷,本该继续上学读书的三个孩子只能辍学在家。大儿子牛牛15岁就外出打工,小小年纪就开始承担家庭重担。

      菊花每当用到儿子寄回来的钱,就忍不住失声痛哭,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回老黄,让孩子们重返课堂。不久传来消息,有人看到老黄在后山一户人家做手艺编背篼,菊花翻山越岭去了那户人家,家里只有一个残疾男主人,没有见到女主人,也没看到老黄。男主人说:“他们家没有使用过篾匠,他也没有见过老黄模样的人。”过了几年,又有人在隔壁县看到了老黄。菊花用了几天的时间蹲守在老黄出现过的地方,终于在一个寡妇家逮到了他。老黄看了三个儿子呼唤父亲的短信后同意跟菊花回家,就在离家越来越近的时候,老黄又随尿而逃了。

      老黄人变了,心也变了,连儿女的劝阻也只当秋风过耳。菊花心也累了,觉得感情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夫妻经历生死扶持,相濡以沫之后仍然会变心!紧握的沙留不住,变心的人让他走吧。从此过后,菊花再也不在三个儿子面前提起他们的父亲老黄。

    两个小儿子也一天天长大,都跟随大哥出门打工,菊花在家耕种田地养猪养羊,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大儿子结婚后,家里的住房就显得紧张,没有能力给他们建房的菊花就将两个小儿子出赘。菊花在三个儿子之间来回走动,带带孙儿孙女,儿子儿媳也孝敬这个辛苦了半生的单身母亲。菊花非常庆幸自己有孝顺有担当的儿子,贤惠孝顺的儿媳!经常对孩子们说:“你们是我活下去的勇气,从小到大,你们一直都是懂事、孝顺、有责任心的好孩子,你们的成长和进步,让我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

      菊花的生日从来没有亲朋好友送过祝福,因为她是大年三十出生的。60岁那年三个儿子决定,提前一天在牛牛家给母亲做六十大寿!四亲六戚和邻居们都到齐了,正准备开席的时候,两条看家的黑狗望着竹林一直吠叫,菊花四处张望没见到客人,唤回狗狗又跑去围着竹林叫个不停。菊花朝着狗叫的方向走去,在竹林深处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身上裹着一床破旧的被子背对着菊花。菊花使劲咳嗽一声,老头没有动静也没有回过头来。“叫花子不理他,客人看到会影响心情与食欲。”菊花边想边朝家里走去。

      酒阑宾散过后,菊花对儿子儿媳们说:“竹林里有个告花子。”儿子儿媳和孙儿们拉着菊花就要去看看。孩子们一声声大爷你从哪里来,吃午饭没有?告花子依旧不作声不回头,两个小孙儿用石头瓦块对准老头儿一阵乱打,告花子才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转过头来,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头出现在一家人面前。菊花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老脸转身就走,还不停地命令孩子们赶快回家。牛牛回头刚走几步就听见告花子用微弱的声音喊他乳名,“牛牛,牛牛。”牛牛回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告花子哭得止不住,泪如雨下,哭声低吟,像一个快要被饿死的人,让人心碎。在菊花的大声怒吼下孩子们都回了家。

    牛牛回到家内心五味杂陈,“今天没有人喊过我小名,告花子咋知道我的名字喃?莫非他是……”牛牛找来两个小兄弟,猜来猜去都觉得老头儿十有八九是自己的父亲。母亲恨透了父亲,也不敢去她那里问一些父亲的情况。牛牛吩咐老婆和弟媳们去陪母亲唠嗑稳住她,他们兄弟三人给乞丐送些饭去,顺便问个明白。牛牛说:“老人家你把这碗饭吃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寒潮来袭、天寒地冻的,风餐露宿会生病的。”老头子说:“孩子们啊,我是你们的父亲,我对不起你们娘娘母母,看在我们父子一场的情分上,今晚我死在这里的话,乞求你们明天把我软埋在你们爷爷的墓旁边。在生我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死后保佑你们人寿年康全家安。”话音刚落,就倒在了竹林里。牛牛伸手摸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像一团火,兄弟三人异口同声的说:“快,背他上医院。”三兄弟一人背一节路,硬是把他背到了十多公里远的公社卫生院。

      老黄入院后,因为治疗及时病情立马好转。三兄弟问他当年为何抛妻弃子做了陈世美?老黄却哭得犁花带雨的,半天才说出话来,“开初几趟牛生意赚了点钱,我连本带利又去买了一头大水牛,在回家的路上水牛一脚踩空,不慎掉入悬崖直接摔死了。我揣着卖牛肉的几个钱不敢回家,思来想去还是去做手艺,等凑够了买一头牛的钱再回家。”说着说着老黄又伤心的哭了起来,牛牛又问道:“二十多年来你还没挣够一头牛的钱吗?老黄说:“在后山做艺时遇到一户人家,男人卧床不起,女人拉扯四个孩子经常揭不开锅,我把钱借给她们,还帮助她们把粮食抓起来,后来那男人病好了不感恩还钱,全家人叫我从哪里滚到哪里去。”牛牛又问道:“后来喃?”老黄说:“身无分文的我怕被熟人认出来,就听别人介绍跑到隔壁县去做手艺。那家男人在外地打工摔死了,留下一个女儿,女儿的妈翠花对我特别好,不象你们妈那样总是唠唠叨叨的。相处了一段时间,我却疯狂的爱上了她,觉得跟她之间产生的才叫爱情,跟你们妈过的那叫婚姻。那个时候,我是真的忘了我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什么老婆孩子全都被抛在脑后。”牛牛说:“那你为什么又过成今天这样?”老头说:“翠花的女儿我养了十多年,把她从小学送到了大学,大学毕业在城里工作,怕我连累了她们母女,母女俩把我赶出家门后卖掉了房子,带上钱离开了农村。”哭了一会儿的老头子又说:我后悔啊,我是真的后悔啊!如果人生能够重来,我一定会好好守着自己的妻儿踏踏实实过日子。

      三兄弟了解了父亲的情况后,决定坐下来找母亲好好谈谈。最好的是让父母和好如初,相伴安度晚年!母亲说:“当我看到背影时就知道是他,把孩子给别人养大了,年老病多了就跑回来求子女赡养。他就算是死在任何地方也和我们这个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们要对他尽赡养义务我无权干涉,记住这个家不能让他越雷池半步,有他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他。”三兄弟想道,母亲对父亲的积怨太深了,解铃还需系铃人,在老屋后面给父亲搭个窝棚先安顿下来,让父亲自己去慢慢化解母亲心中的怨恨。

      老黄出院后住进了茅草屋,穿吃三个儿子如期提供,过年过节儿子媳妇想了很多的办法,餐桌上还是有父亲就没有母亲。儿子儿媳不在家时,老黄去菊花家一次次都被赶了出来,几年后,邻居闻到臭味才发现老黄的尸体在茅草房里腐烂生蛆了。

      老黄死了,全村的人都说他该死,在妻子儿女最需要他的时候抛妻弃子。男人抛弃自己的家庭,不光是抛弃了家庭中的女人和孩子,更抛弃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和义务。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家庭都无法承担起来,那他怎么能承担社会和家庭的其他责任喃?一个人的品得和责任感是紧密联系的。男人可以不辉煌,可以不成功,但不可以没有责任感。男人的肩膀天生就是承重的,它不但是女人靠着时的一份心理安全,更应该担起属于它的实际责任。

      三个孩子遇到一个抛家弃子的父亲,过早的承担了家庭重担。菊花嫁给一个没有责人没有担当的男人,作为女人的她不得不要有三头六臂,一个人照顾孩子,一个人照顾自己所谓的家。她哭过闹过伤心过,与老黄的婚姻20 多年前就走到了尽头,怎么可能有回旋的余地喃?菊花说:无论谁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留不住一个要走的人”。

      世界上万物都遵循能量守恒定律,你若伤了别人,也总有被别人伤了的一天。对于那些抛妻弃子的男人,最终会自食其果,大多数都会遭到孤独终老、郁郁而终。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012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89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819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52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5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8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8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04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82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5评论 2 24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8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9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64评论 3 23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7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6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94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81评论 2 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