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审美与人生的关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美育的目标是发展完满的人生

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美育都很早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在西方,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十分重视美育。到了18世纪末,席勒第一次明确提出了美育的概念。在中国,孔子是最早提倡美育的思想家。到了20世纪,蔡元培在北大和全国范围内大力提倡,产生了巨大影响。

席勒认为,在人身上存在着两种冲动,感性冲动与理性冲动。这两种冲动都使人受到一种强迫(压力)。感性冲动使人受到自然要求的压力,理性冲动使人受到理性要求的压力。在这两种冲动的面前,人都是不自由的。于是席勒又提出第三者冲动,即游戏冲动。他认为,这第三种冲动即游戏冲动可以消除这两个方面的压力,“使人在物质方面和精神方面都回复自由。”席勒认为,游戏冲动的对象就是美(广义的美),而美就是“活的形象”。所以席勒又把游戏冲动称之为“审美的创造形象的冲动”。

席勒说:“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

这个命题的内涵就是:审美对于人的精神自由来说,对于人的人性的完满来说,都是绝对必需的。没有审美活动,人就不能实现精神的自由,人也不能获得人性的完满,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我们今天对于美育的性质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和更全面的论述。人的完满性在于人不仅有物质的需求,而且有精神的需求。精神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人要真正感受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有意思的,有味道的。这就是蔡元培说的人在保持生存之外还要“享受人生”。这个享受不是物质享受,而是精神享受,是精神的满足,精神的愉悦。审美活动给予人的正是这种精神享受。审美教育就是引导人们去追求人性的完满,也就是学会体验人生,使自己感受到一个有意味的、有情趣的人生,对人产生无限的爱恋、无限的喜悦,从而使自己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这就是美育的最根本的性质。

美育的功能与美育的性质是联系在一起的。美育可以从很多方面提高人的文化素质和文化品格,但最主要的,是以下三个方面:

一、培育审美心胸。审美心胸,西方称为审美态度。这是审美主体进入审美活动的前提。审美态度是人对待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它不同于科学认识的态度和使用伦理的态度。海伦凯乐写了一篇题为《给我三天光明》的文章,就是在劝告我们要培育自己的审美心胸和审美眼光。

二、培育审美能力。审美能力,就是审美感性能力,审美直觉能力。也就是对无限丰富的感性世界和它的丰富意蕴的感受能力。这种能力包含审美直觉、审美想象、审美领悟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能力。它需要一个人的整体的文化教养为基础,需要通过直接参与审美活动(包括艺术活动)的实践来培育,而且和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有着十分的内在联系。

三、培养审美趣味。审美趣味不仅决定一个人的审美指向,而且深刻地影响着每个人每一次审美体验中意象世界的生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