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鬼的少女(七)

看见鬼的少女(七)

1

夏泽煜送我回去的路上,接到一个重要的电话,他必须立即回公司。

“丫丫,你可以先陪我去公司吗?我晚一点再送你去琳阿姨家。”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和琳阿姨尽量避免见面,因为太过于尴尬。夏泽煜晚送我回去,也可以缩短我们相处的时间。

于是,我欣然同意。

夏泽煜带我去了他的公司。

从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夏泽煜像是变了一个人,眉头微蹙,表情冷峻,目光犀利,走路腰挺背直,说话言简意赅,一副胸有城府之人。

夏泽煜带我去了他的办公室,拉下百叶窗,然后问我:“想吃什么?”

我拘谨地坐在沙发上,说道:“不用麻烦。你忙你的工作就好。”

夏泽煜按通了助理的内线,问道:“小乔,你平常喜欢吃什么零食?”

小乔摸不着头脑:“夏总,您在说什么?”

“你们女孩子平常喜欢吃什么零食?”

“薯片……牛肉干……栗子……开心果……话梅……”

夏泽煜打断她的话:“好。你马上买回来,送到我的办公室。”

我很不好意思,说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

夏泽煜挂掉内线,悄声说道:“我今天在外面净装孙子了,在这里我是老大,你让我过过瘾。”

我笑了,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他拿出一副耳机,问我:“喜欢郭德纲的相声吗?”

“我喜欢小岳岳。”

夏泽煜“哈哈”大笑,学着小岳岳的口吻:“哦,我的天哪。”

我忍住笑,夏泽煜似乎不满意,于是开口就唱:“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我终于笑出声来。

“我也喜欢小岳岳。”

我放松下来,说道:“我一直想去德云社听他的相声。”

“好。哪天我们一起去。”

夏泽煜语气忽然有一丝怅然,说道:“郭德纲的相声,陪伴我度过很长的一段孤独时光。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必定放着他的相声。听得多了,都记住台词。有时候还把自己当成于谦,跟他对演。”

他调出Ipod里小岳岳的相声,把耳机给我戴上,说道:“小姑娘,你需要多笑一笑。”

正在这时,小乔敲门,夏泽煜立马换了严肃的表情,坐到办公桌后,声音沉缓:“进来。”

小乔拎着一大包零食进来,夏泽煜只轻轻一个眼神,她便把零食摆放在我面前,并一一把包装袋撕开。

小乔忙完之后,又向夏泽煜报告:“夏总,陈总监刚才来电话,说他遇到堵车,可能会晚到十分钟。”

夏泽煜点头,表示收到。

小乔看了我一眼,问道:“要不要布置会议室?”

“没关系,在我办公室里谈就可以。”

“好。”

小乔乖乖退了下去。

我听着小岳岳唱起了《五环之歌》,魔性的旋律和歌词,又一次让我捧腹。

夏泽煜正翻看资料,被我的笑声吸引。他望着我半天,舒了一口气,叹道:“我也需要多笑一笑。”

2

夏泽煜的运营总监陈自强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他们是大学同学,关系非常亲近。

陈自强一进公司,迫不及待地推开夏泽煜的办公室的门,声音中带着不可抑制的兴奋:“泽煜,你猜我有什么好消息……”

陈自强看到我愣住了,用口型问夏泽煜:“她是谁?”

夏泽煜说道:“我的……表妹。”

陈自强才发现我戴了耳机,知道自己可以安全地说话。

他打量了我一番,冲着夏泽煜,一脸不怀好意的笑,说道:“你小子老实交代,哪里来的表妹?”

夏泽煜笑道:“别闹。真是我表妹。”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你有个表妹。”他看了我一眼,笑道:“怎么?改风格了。霸道总裁和清新小妹妹,够狗血的呀。”

“别胡说。她真的是我表妹。”

“你好像提过,你舅妈领养过一个女孩……”他想起关键部分,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她就是那位,眼睛……”

夏泽煜点点头。

陈自强却想着另一件事情:“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呀。如果有感情的话,是可以成立的。”

夏泽煜作势要打他,他才笑着告饶:“开玩笑,开玩笑,”

夏泽煜坐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吧,有什么好消息,火急火燎地把我从外面叫回来。”

“是这么回事。我不是一直在接触……”

陈自强说不下去了,他盯着我,说道:“这是商业机密,有外人在,我说不出口。”

“她不是外人。再说,她一个小女孩,什么都不懂。”

陈自强嘴角一抹戏谑的笑意:“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

“她也听不到。”

陈自强严肃起来,说道:“你信任她,但是我不信任她。要不我们两个私聊,要不换个时间再说。”

夏泽煜表示明白。他走到我面前,先拍拍我的头,提醒我有事。

我摘下耳机,问道:“有事吗?”

“丫丫,你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客服部参观一下?”

“嗯?”

“畅老师给我推荐了他的一些学生,来我这里当客服。其中也有你认识的人,你既然来了,要不要和他们去聊聊天?”

我才明白过来,他要我避嫌,于是马上同意。

夏泽煜喊小乔进来,让她带我去客服部,还不忘提醒她:“把零食带上,就说是丫丫请的。”

小乔忙不迭的答应。

出了夏泽煜的办公室,小乔忍不住问我:“请问您贵姓?别误会,我好称呼您。”

“我姓艾。”被养母领养之后,我就随了养父的姓。

“这个姓不太多……”她恍然大悟,“您是夏总的……”她似乎对称谓不太熟悉,绞尽脑汁捋辈分。

我替她答道:“表妹!”

“对,对。原来您是夏总的表妹。”

员工们都看出来,我的眼睛看不到,所以一路上,都比划着问小乔:“她是谁?”

小乔用口型回答:“表——妹——表——妹。”

尤其是年轻的女员工,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金铛走在我身旁,把一切都描述给我听。我才知道,夏泽煜那么受女员工的欢迎。

3

客服部的残障人士都是畅老师的学生,在盲校的时候,也经常玩在一处。

他们见了我,都非常高兴。我们大家围坐成一团,一边吃着零食,一边亲切而自然地聊天。

有个人说起一件事情,引起了大家的恐慌。

“最近,我已经听说有两个盲人姐妹失踪。虽然报了警,可是人到现在也没有找回来。”

另一个人说道:“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女的拐卖到山里面,给有残疾的人做老婆。男的就扔到矿山做苦工。”

“听说他们是一个团伙,有组织地作案。大家最近一定要结伴同行。”

有人质疑:“这是假的吧。”

“不是假的。我有个亲戚就在派出所工作,已经证实这件事情。”

大家忧心忡忡地表示:“以后要注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插不上话,只能听着。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是琳阿姨打来的。

琳阿姨的声音似乎焦躁不安:“丫丫,你林叔叔在画室里忽然晕倒了,现在人还在医院。今天晚上,阿姨得在医院陪着他。我已经托了一个朋友照顾你。”

“叔叔怎么样?”

“应该没有多大事情,不过突然晕倒,还是挺吓人。”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阿姨不用担心我。”

琳阿姨嘱咐了我几句,才挂了电话。

我担心的是林天歌,他如果知道林叔叔住院了,一定会很着急的。我犹豫要不要给他打电话时,他的电话却来了。

“丫丫,你安全到家了吗?”

“我在表哥的公司。”

“为什么?”

“他忽然有急事,一会儿就送我回去。”

电话那头传来陆文萱的声音:“丫丫,我们哪天再一起吃饭。”

我回道:“好。”

林天歌却沉默了。

我很想提醒他,注意保暖,别感冒了。可是转念一想,他身边已经有了陆文萱,应该不需要我的关心。

手机里只有忙音占线,我们两个却都没有话说。

我记得他高二的时候,参加一个全封闭的夏令营。手机、电脑、Ipad全部没收,不能跟外界联系。

那是我们第一次分开那么长时间。有一天下雨,他故意淋了雨,然后住进了医院。他一感冒,扁桃就发炎,然后就是高烧。

半夜时分,他高烧未退,借了护士的手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外面还下着大雨,他把窗户打开,让我听了很长时间的雨声。

我莫名其妙:“为什么让我听雨?”

他勉强说出一句话:“我觉得,‘滴答滴答’的声音,特别像我思念你的声音。”

我既心疼又感动。

他离家又生病,外面还风雨潇潇,心里更是百感交集。

那一个电话,我们几乎都没有再说话,两厢里默默地流泪。

如今,我们又是相对无言,只是情境却已经不同。

4

夜幕时分,天上开始飘雪。

夏泽煜工作到很晚,一副废寝忘食,不闻窗外事的模样。等他想起我的时候,我已经靠着沙发睡着多时。

夏泽煜很是抱歉,拿了一条毯子为我盖上,见我还戴着耳机,轻轻地摘下来。不想,我被惊动了。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夏泽煜看看时间,说道:“是我大意了。我送你回家。”

我本想告诉他琳阿姨不在家的事情,转眼一想,似乎没有必要,因此没有开口。

夏泽煜开车送我回家,放着郭德纲的相声,我们听着“哈哈”大笑。碰到郭德纲讲荤段子,他立马关掉,有些尴尬地说道:“我们听点别的。”

他想起什么,笑道:“我们听一下《五环之歌》吧。”

于是,一路上小岳岳魔性的声音不断地循环: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到达琳阿姨家里,夏泽煜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她一见我就说:“你就是丫丫吧,我是阿琳的朋友。她让我来照顾你。”

夏泽煜上下打量她一番,问道:“怎么回事?”

琳阿姨的朋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夏泽煜听。他听完之后,说道:“我看您也不方便,要不然,让丫丫去我那里。”

“这不合适吧。你是……”

“我是他表哥。梁莹是我舅妈。”

琳阿姨的朋友问我:“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与其和一个陌生人共处一室,还不如和夏泽煜在一起。

琳阿姨的朋友也没有坚持,于是夏泽煜带我去了他家。

他给我找换洗的衣服,翻了半天,找出一套运动衫睡衣。

“这是林珊以前买的,都没有穿过,你换上吧。”

我换好衣服后,走出卧室。

夏泽煜也换好了衣服,与我所穿的是同一款情侣装。

他坐在沙发上,沙发背后是宽大的玻璃窗,鹅毛大雪划过漆黑夜幕,飘然而落。

他看到我穿的衣服,似乎触动了回忆:“我把林珊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就剩下这一套衣服,今天才翻出来。”

他一笑,“她曾经和郭德纲一样,对我很重要。”

“你们为什么分手?”

他陷入往事之中,幽幽说道:“因为我妈的缘故,我从小就不喜欢强势的女人。她最初吸引我的,勇敢、独立……”他忽而苦涩的笑了,“当然,她是个相当漂亮的女人。”

我想起陆文萱,心里涌起一丝苦涩。

“我当初创业也是为了她,她很有雄心壮志,一直想做一番大事业。她不喜欢我身上的纨绔习气,于是我就努力给她看。”

他叹了一口气,“我不喜欢我妈妈那样的女人,可是到最后,我还是找了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人。”

我想起畅老师曾说过的一句话:你所排斥的,最后都会成为现实。

夏泽煜排斥艾丽,结果找到了同样强势的林珊。

我一直排斥孤独,结果孤独如影相随。

世界上究竟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圆满的呢?

5

外面乱雪纷飞,我和夏泽煜坐在沙发里,各想心事。桌子上的牛奶都凉了。

夏泽煜忽然说道:“丫丫,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能看见。”

我暗然一惊,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的眼睛有光。每次跟你在一起,我都很害怕,你忽然看到我。像做了坏事,害怕别人知道一样。”

金铛冲我眨眨眼,有了金铛,我什么都知道。

“说得好像你真的做了坏事。”

他靠在沙发背上,幽幽地说道:“我从小到大包装得都很好,可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的脆弱。如果你能看见,我以后跟谁倾诉呢。”

“好多人都盼着我眼睛能看得见呢?”

夏泽煜笑道:“丫丫的心更明亮。”

他拍拍我的头,振作起精神,说道:“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今天你睡卧室,我睡沙发。”

我有些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你不是我的麻烦。”

他把我安顿好之后,又去工作。

第二天我一醒来,就听到外面隐隐约约传来郭德纲的相声。掌声与欢笑声揉碎在空气里,有着化不开的喜感。

我侧耳倾听,也不自觉地笑了。

我走出房间。

夏泽煜正在厨房里做早餐,他心情欢快,整个人像一条活泼的鱼。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我。

我由金铛领着,去了卫生间,洗脸、刷牙,还不忘抹了夏泽煜的润肤乳。淡淡的薄荷香,我很喜欢。

一切完毕之后,我由金铛领着,轻松地坐到餐桌前。

夏泽煜一转身,看到我,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有一点骄傲:“刚才。”

“你……”他闻到了薄荷味,“你已经洗漱完毕,然后还抹了我的润肤乳?你怎么跟正常人一样?”

我笑道:“你不是怀疑我能看得见吗?”

他不可思议地摇头,说道:“哇哦——你很棒!”

他把装着食物的盘子放在我面前,我闻到了香喷喷的玉米味。

“这是我特制的培根玉米三明治。”

“一定很好吃。”

夏泽煜制止我:“等一下——”他小心地把三明治切块,然后才把叉子放到我手里,说道:“你慢点吃。”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夏泽煜去开门。他看到来者之后,惊讶地问道:“天天,你怎么会来?”

林天歌客气地问道:“表哥,丫丫在家吗?”

“……在。”

“我妈妈让我来看看丫丫。”

“她很好……”

林天歌嗅嗅鼻子,说道:“你们在吃饭吗?好香。我没有吃早饭。”

夏泽煜忙客气地问道:“要不然一起吃?”

林天歌一脸的没心没肺:“好啊。”

他走进屋,脱了鞋,打着哆嗦道:“外面太冷了,还是家里暖和。”他径直走到餐桌前,一屁股坐下来。

夏泽煜只做了两份三明治,只好把自己的那一份让给林天歌。

林天歌狼吞虎咽地吃着,不住赞叹:“真好吃。”

夏泽煜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他对外一直都是寡言的形象,所以没有多问。

原来,林天歌昨晚给琳阿姨打电话,得知爸爸住院的事情。一晚上,他都在医院陪着琳阿姨。

第二天一早,他便回家看我,结果我并不在家。

琳阿姨的朋友告诉他,我去了表哥家。

又是夏泽煜。

从昨天开始,林天歌对夏泽煜已经种种看不惯。一整天待在一起,晚上还住在他家里。

他越想越气,恨不能立即找到我,把我从夏泽煜身边拉开。

我的手机有GPS定位功能,他用手机找到我的位置后,立即打车赶到了夏泽煜家里。

6

林天歌吃完早餐,才注意到我和夏泽煜穿着情侣睡衣。他压着火,问我:“丫丫,你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

“金铛在你身边吗?”

夏泽煜好奇地问道:“金铛是谁?”

他以为我把什么都告诉了夏泽煜,没想到,夏泽煜根本不知道金铛的存在。他感觉自己扳回一局,心里好受一些。

我却为他的幼稚生气。

夏泽煜又问道:“金铛是谁?”

林天歌信口胡诌:“她有一个玩具,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陪在她身边。”

夏泽煜相信了,问我:“丫丫,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玩具?我今天给你拿过来。”

林天歌急了,问道:“丫丫今天晚上还在这里?”

“当然。我照顾她,直到舅妈回家。”

“为什么?”

夏泽煜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

天天黯然道:“我妈妈要照顾我爸爸,可是我也可以……”

“你不上课吗?”

“我……我今天没课。”

林天歌特别像跟夏泽煜讨价还价,好像只要他有时间,我的意见完全不重要。

我压着性子,说道:“我今天有课。”

林天歌抢先说道:“那我送你上课。”

夏泽煜看出了端倪,他笑道:“我这两天工作也很忙,也没有时间照顾丫丫。你能够帮忙,再好不过。”

又有人按门铃,是小乔来了。

她拎着几个购物袋进来,对夏泽煜说道:“夏总,您让我买的衣服,我买来了。”又像邀功似的,补充道:“白色的羽绒服,今天又下雪,不太好买。”

原来是夏泽煜见我衣服单薄,根本不适合下大雪穿,所以让小乔买了保暖的衣服。

小乔又问道:“夏总,需要我帮艾小姐穿衣服吗?”

夏泽煜问我的意见。

我摇头,于是夏泽煜说道:“你可以上班去了。”

林天歌心里发酸,一脸的不服气。

小乔走后,夏泽煜拎了衣服,把我带到衣帽间,不忘把标签摘下来。

他看了门外的林天歌一眼,用若无其事地口吻问道:“天天是不是喜欢你?”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他有女朋友。”

“你也喜欢他,是不是?”

我想否认:“我……没……没有。”

“昨天在餐厅碰到他和他女朋友,你的心情就变得很差。”

“他们说,我们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

“我会受伤。”

夏泽煜轻轻笑出声来,拍拍我的头,说道:“丫丫,爱只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勇敢。”

林天歌走到门口,警惕地问道:“还没好吗?”

夏泽煜带着长者的笑意,说道:“好了。”他走出去,林天歌忙把门关上。

我问金铛:“表哥说得对吗?”

“你自己怎么想的?”

“我很生自己的气,为什么不勇敢。但是我更生林天歌的气——”我的眼睛里已充满泪水,“为什么他也不勇敢。”

没有人天生就勇敢。

如果爱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伤害是第一课,那么勇敢会不会是结业课?

ize:�s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见鬼的少女(八) 1 学校打来电话,今天下大雪,所以休学一天。 家里只剩下我和林天歌,夏泽煜上班去了。临行前,他...
    艾偲怡阅读 1,093评论 23 19
  • 看见鬼的少女(四) 1 夏泽煜和我算是比较亲近,因为他经常来学校看我。 我在一家盲校专修英语。 教课的畅老师本身也...
    艾偲怡阅读 1,137评论 16 16
  • 看见鬼的少女(三) 1 我和林天歌赶往书店,去找金铛。走在半路,天上下起了雨。我们没有带雨伞,只好先到一旁商店的屋...
    艾偲怡阅读 1,053评论 30 21
  • 看见鬼的少女(六) 1 我加入了畅老师组织的“同爱交流会”。这个组织每周六下午聚会一次,地址就在畅老师爱人开的杂货...
    艾偲怡阅读 1,381评论 18 28
  • 在阿里云OSS API用户身份验证的时候,需要按照提供的算法对参数进行验证 其中Content-MD5和Conte...
    云端漫记阅读 606评论 0 1
  • 这次送去医院体检的是一个东北娘们儿,39岁,穿着破洞牛仔裤,白色拼布T恤,一头黄色卷毛儿。正独自一人在宾馆...
    我眼中的阅读 461评论 0 0
  • “听说某某某比赛一等奖可以签约” “你知道吗,那谁的孩子因为竞赛成绩好被保送了” “我们家孩子没到人家那个程度,还...
    植夫阅读 233评论 0 0
  • 又到岁末年初跳槽季,职场上不少上班族又开始蠢蠢欲动。无论是职场新手还是职场老手,都在规划着自己的未来。或是因个人发...
    冬槐先生阅读 97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