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里的问

你的她到底在何方?

你恼怒了,不想再问,

拿起羊毫笔写起皇家瘦金体。

你试图把喜乐,期盼,疑问蕴藏在书法里。

但是为什么里面有我的名字,

我被你吓坏了,也被自己吓坏了。

你是随意选的诗吧,

也许你压根没注意那"一依"两字,

我却窃喜得心快跳出来。

你的字果然跟你的人品一样,刚毅而高洁。

你优秀得眩目,却温润而富有情怀。

而我,渺小如微尘的我,只好把热烈藏在心里,把倾慕写在诗里,把那永不熄灭的火画在盛开的花里。

明早,带上我的利剑,问那高楼大厦下的幸福树,

何谓幸福?

东木先生的字,有筋有骨,果然字如其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