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感叹,吕后无声,文景之治再创人生巅峰!

秦汉交替之际,有很多神人出没。虽然名气比不得汉太祖高皇帝刘邦、西楚霸王项羽,但西汉俞侯栾[luán]布的经历,值得再书一笔。

栾布本是梁地一个非常普通的穷小子,年轻时在齐地打工,更不慎被人劫持,转卖到燕地成了奴仆。

人生已经到了不能再艰难的地步了,但栾布没有怨天尤人,在秦末天下大乱之际,他替自己的主人报仇,结果被燕国大将臧荼看中,直接被任命为燕国都尉。

公元前208年,秦朝灭亡后,西楚霸王项羽分封各路诸侯,将臧荼立为燕王,臧荼紧接着就把栾布提拔为燕国大将。

幸福来得太快终非好事,公元前202年,刘邦战胜项羽后称帝,建立西汉王朝,之前一起打天下的异姓王,成了他必欲除之而后快的鸡肋。

燕王臧荼不甘坐以待毙,起兵造反却被早有准备的刘邦率军斩杀,栾布也成了俘虏,被关入死牢。

谋反是杀头的死罪,栾布似乎是必死无疑了。但他贫贱时结交的朋友彭越,如今已是大汉梁王,不仅从刘邦那里赎回栾布,还让他担任了梁国大夫。

公元前197年,刘邦在率军讨伐造反的代王陈豨途中,派人向梁王彭越征兵,彭越借口身体不适派将领与刘邦汇合,结果被刘邦、吕后两口子一起,先废为庶人,再诛灭三族。

彭越死后,从齐国回来的栾布抗旨哭祭,被怒不可遏的刘邦下令烹杀。

然而,栾布临死前一番重情重义的话,让刘邦慨然,不仅没有杀他,反而被任命为大汉都尉。

燕王臧荼、梁王彭越两位赏识过栾布的贵人已经横死,栾布的人生,却还有更多的传奇。


刘邦立盟,吕后代子掌权

公元前195年,在燕王臧荼、赵王张敖、韩王信、梁王彭越、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等六大异姓王已经身死国灭,燕王卢绾也被汉军压制,长沙王吴臣一心忠于汉廷的情况下,刘邦召集右丞相王陵、左丞相陈平、绛侯周勃等大臣,立下了著名的“白马之盟”:

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

刘邦想通过这一集体宣誓,来确保皇族刘氏宗亲才可以被封为王。

然而,英雄一世的刘邦还是天真了。

同年四月,62岁的刘邦驾崩于长乐宫,16岁的皇太子刘盈即位,是为汉惠帝,皇后吕雉被尊为皇太后。

燕王卢绾原本想在刘邦病愈之后,亲自到长安去谢罪,听说了刘邦的死讯后,明白落入皇太后吕雉之手必死无疑,就带领亲信逃亡到匈奴,匈奴人封他为东胡庐王,最终客死他乡。

汉惠帝刘盈个性仁柔,他的母亲吕后却是野心勃勃,很快掌握了朝政大权。

在经历了吕后毒杀赵王刘如意、将已贬为奴的情敌戚夫人做成“人彘”等事件后,汉惠帝认为母后的做法“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从此不理朝政。

吕后则更加牢牢地把握住了权力,还将11岁的外孙女张氏立为皇后,以图亲上加亲,但这让汉惠帝根本无法接受,一直没有与既是外甥女又是皇后的张氏圆房。

张皇后得不到汉惠帝的临幸,自然无法怀孕,但这还是难不倒吕后,她命张皇后对外声称自己已经怀孕,然后将一个后宫美人生的儿子刘恭据为己有,并立为皇太子,刘恭的生母却被吕后秘密杀害。

汉惠帝对这一切当然是心知肚明的,但他根本不闻不问,因为他知道,在母亲吕后的眼中,他只是空气。

栾布对吕后专权也有耳闻,但他明白自己人微言轻,踏踏实实地做着都尉。


废立皇孙,诸吕为王拜侯

公元前188年八月,年仅24岁的汉惠帝抑郁成疾,在未央宫去世,也算一种解脱。

汉惠帝死后,吕后立皇太子刘恭为皇帝,史称西汉前少帝。

为了继续掌权,刘恭的养母张皇后不称太后,仍称皇后;吕后则继续称皇太后,并以刘恭年幼为由,自己临朝称制,行使皇帝职权,成为我国皇太后专政的第一人。

利用至高无上的权力,吕后先是追封她已故的两个哥哥为王,其中吕侯为悼武王,吕释之为赵昭王,以此作为分封诸吕为王的开端。

吕后这种公然破坏“白马之盟”的做法,激起右丞相王陵等多位大臣的反对,但吕后不为所动,我行我素。

公元前187年,吕后册封侄子吕台为吕王,吕产为梁王,吕禄为赵王,侄孙吕通为燕王,并且还追尊父亲吕文为吕宣王。

公元前186年,吕王吕台去世,吕后下诏赐谥号肃王,并续封吕台之子吕嘉为吕王,其后更先后分封吕氏家族十几人为王为侯。

公元前184年,刘恭渐渐长大,偶然听说自己并不是张皇后的亲生儿子,真正的亲生母亲早已死去后,忿忿然道:

后安能杀吾母而名我?我未壮,壮即为变。

刘恭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这么多年请安、行礼的皇后竟然是杀母仇人,长大了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可是,刘恭复仇的想法埋在心里,说不定还有成功的希望,拿出来说了,就比较危险了。

果然,吕后知道刘恭的言语后很担心,决定未雨绸缪,果断废黜了刘恭的皇位,并暗中将他杀害。

同年五月,吕后改立汉惠帝的另一个儿子常山王刘弘为帝,史称西汉后少帝,继续临朝称制。

吕后废立皇帝干脆利落,权势不减反增,吕氏王侯也继续作威作福,掌握朝廷机要。

栾布对此也有不同看法,但他埋在心底,因为他坚信一个东西,可以改变一切,到时候他也能再次出头。


平吕有功,文帝拜相提将

栾布的信念就是时间,因为吕后的年纪确实大了。

公元前180年,62岁的吕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但她心心念念地是巩固吕氏天下,下诏任命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梁王吕产统领南军,并告诫他们:

高帝已定天下,与大臣约,曰’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今吕氏王,大臣弗平。我即崩,帝年少,大臣恐为变。必据兵卫宫,慎毋送丧,毋为人所制。

吕后真是一个极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刘邦留下的紧箍咒,也知道自己让吕氏为王为侯很多人不服,料定自己死后,大臣们会发生兵变,要求吕禄、吕产等人牢牢把握兵权,不要被人忽悠。

说完这句话,吕后没几天就去世了,留下的遗诏还是给娘家人揽权:吕王吕产被任命为相国,赵王吕禄的女儿吕氏则成了刘弘的皇后。

然而,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未卜先知也没有用的。

吕后一死,赵王吕禄的女婿朱虚侯刘章就有了动作,派人暗中告诉他的兄长齐王刘襄,让刘襄从外部发兵,他和三弟东牟侯刘兴居在京城做内应。

刘章还联合了刘邦的旧臣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等人,就这样,齐王刘襄发难于外,刘章、陈平、周勃等人响应于内,拥护刘氏皇族的势力很快诛灭吕氏势力,重新夺回大汉政权。

在这一刘吕争权过程中,栾布坚定地站在刘氏皇族这一边,并立有战功。

吕氏倒台后,大臣们认为吕后所立的皇帝刘弘和他的兄弟济川王刘太、淮阳王刘武、常山王刘朝等人,都不是汉惠帝的亲生儿子,不符合皇位继承的法统,应该在刘姓皇族中选择皇位继承人。

最终,经过一番博弈,大臣们挑中了刘邦的第四个儿子代王刘恒继承帝位,是为汉文帝。

汉文帝刘恒来到京师继位后,刘弘等人很快被秘密杀害,刘章、陈平、周勃等有功之人得到加官晋爵的奖赏。

栾布自然也没有被落下,被汉文帝任命为燕国国相,并且升任将军。


富贵由心,报恩也要除恶

汉文帝是非常时期入京登上大宝的,所以巩固皇位成了他的第一要务,除了迅速任命亲信宋昌、张武等人掌握兵权,汉文帝对拥立自己做皇帝的功臣们也是恩威并施,同时还镇压了皇侄济北王刘兴居的叛乱、提前处理了七弟淮南王刘长的反叛图谋等。

汉文帝了解民生疾苦,个人生活非常节俭,奉行黄老“无为而治”的政策,汉朝经济得以长足发展。

栾布经历了这么多变故后,总算安定下来,他对亲友说道:

穷困不能辱身下志,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非贤也。

栾布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成功人士的金句,简单一点概括,就是:穷则能舍善弃以图发展,达则称心快意实现抱负。

和一般光说不做的人不同,栾布信奉的是:说到做到。

于是,栾布对以前对自己有恩惠的人,便加倍报答;对有怨仇的人,也会想尽办法用汉律来除掉他。

如此快意恩仇,真的是一位磊落汉子!


再立大功,终得封侯居社

公元前157年六月,47岁的汉文帝去世,皇太子刘启继承帝位,是为汉景帝,尊祖母皇太后薄姬为太皇太后,尊母亲皇后窦氏为皇太后。

汉景帝刘启即位后,听从御史大夫晁错的建议,决定削藩,第一个就是削夺吴国的会稽和豫章两郡。

吴王刘濞是所有诸侯国中势力最强大的,而且已经暗中准备谋反四十来年,他见朝廷开始动手,不愿束手就擒,抓紧行动起来。

公元前154年,刘濞联合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胶东王刘雄渠等刘姓宗室诸侯王,以 “诛晁错,清君侧” 的名义,举兵反叛,史称"七国之乱"。

汉景帝先是听从曾任吴国丞相、素与晁错不和的袁盎建议,诛杀了晁错,但七国之乱并没有停止,汉景帝只好调派绛侯太尉周亚夫领兵攻打吴国、楚国,曲周侯郦寄攻打赵国,将军栾布攻打齐国,大将军窦婴屯兵荥阳,监视齐国、赵国的军队。

在周亚夫等人的努力下,仅用三个月便击溃叛军,将叛乱彻底平定。

汉景帝对平叛有功的人大加封赏,栾布被封为俞侯,再次担任燕国国相。

栾布的声望达到了顶点,燕、齐等地的老百姓为他建造祠庙,叫做栾公社,以求得到保佑。

公元前150年夏四月,王夫人在后宫斗争中胜出,在无子无宠的薄皇后被废、皇太子刘荣被废为临江王、情敌栗姬忧惧而死后,被汉景帝册立为皇后,她七岁的儿子胶东王刘彻则被立为皇太子。

公元前145年,栾布在富贵无忧中安然去世,他的儿子栾贲继承了“俞侯”的爵位。


悦史君点评栾布的前半生,从奴隶到大将,接着又因哭祭梁王彭越差点被烹杀,可谓大起大落。

而在一言偷生后,栾布大彻大悟,平稳度过了吕后专权的十余年光阴,并在平定诸吕中,一举发力,成为汉文帝的从龙之臣。

晚年更是参与到对抗七国之乱的战争中,迎来了人生的巅峰。

快哉!

可以说,栾布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方向,活出了自我,也得到了辉煌。

说他大器晚成,只算对了一半,毕竟,早年得意的他,也交了学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