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生暮死的虫

我是一只朝生暮死的虫子。

隔壁树上的虫子,对,就是那只能听懂人说话的虫子,总是嘲弄我,其实也算不上"总是",大概有四五次。但我的时间可宝贵的很。

他自言自己是方圆几百里寿命最长,知识储备量最大的一只虫,没办法,他活得太久了。我也看的出来,他对我短暂的生命很不屑,你看,和我说话时,他从不看我,只有前额突出的那对触角,一动一动的。

"喂,小年轻。"那对纤细的毛茸茸的触角轻轻振动了两下。"你知道吗,你是第一只在这里陪我说了半辈子话的虫子,哦,当然,我说的半辈子,是指你们这类虫,毕竟,你知道的,我活得太久了……我只是觉得,你很不一样,很奇怪,你知道的,虽然我活了很久了,但我不明白,……"

"我只不过是只小虫罢了。"

"那也你会像那些虫一样吗,在黄昏降临时刻,战栗悲鸣,胡乱冲撞,然后,丑陋的死去……"

"谁知道呢,不过看你这嫌弃的样子,我最好还是离开的体面一些。"我小小伸展了下透明的双翅,看着日光反射在上面的颜色,我估摸着某个时刻的一点点推进。

"老虫啊,怎么都不听你提起你的家族,真想知道你们是吃的什么能活得这样久,怕是人类都要羡慕你们哩,哦对了,你可千万别被人类逮着了,他们准会拿你做个实验的……"

日头像是又低了几度,光线滑来滑去的。

老虫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似的,触角也一动不动,我猜他在打盹?

"我是个异类,就只有我,只有我活得久。"老虫的话语变得支吾吞吐,声音有些沉闷,眼尖的我注意到有团闪亮的东西顺着那细长的触角缓慢滑动,又驻留在尾端。

"那你也会寂寞吧,老虫。"

"我忘记了,你知道的,我活得太久了,忘记那是什么了……"

"对不起。"我努力爬到老虫的身前,老虫一直在悄悄哽咽,此刻他正用那对灰色有些混浊的老眼睛看着我,而我在那双眼里,竟好像也看到数万年的寂寞。

我的气力在无声无息地流失,这时候意识到其实我还是会惊俱的,但我宁愿悄悄的惊惧。至少在老虫面前,我是不一样的。

"喂,小年轻。"老虫轻轻唤了一声,眼底依旧混浊。"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事吗?或许我可以讲给你听,作为你陪我聊天的报答。比如说你想知道星星是什么样子的吗,这是你无法见到的最美的东西了。"

"不,我不想,谢谢你的好意老虫。"我下意识的拒绝了,虽然心里会痒痒的。"那个东西本来就不应该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我觉得我不能这样占有它的美。这是自私的。"

身体内部的各种器官开始搅动并无规律地传来阵痛,呼吸甚至成了一种负担。

那个时刻似乎越来越近。

"其实,我从不觉得自己的生命很短,你明白吗。"

"朝生暮死不该被定义成是枯槁的,悲痛的,我同你们一样,都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一样的,都是一生……"

我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意外的,静止了。世界不再是鲜亮的,但好像,也没那么失望。

"谢谢你,小年轻。"老虫轻轻抱住,那具和他度过了一天的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